《团宠老太太是个虐渣精》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古月伊,萧哲谦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团宠老太太是个虐渣精

小说:种田

作者:最响的鼓

简介:【种田+团宠+无极品+重生+穿越+脑洞】古月伊穿成农家老妇人,被憨媳妇强塞了一个相公,人人都在看她的笑话。想着回归正途太难打算自暴自弃,没想到从此走上人生巅峰。吊儿郎当的混混儿子说:“娘,我赢得一切都给你!”就连憨媳妇也说:“娘别怕,公公不听话,媳妇来给你想办法。”未来位极人臣的夫君霸气道:"娘子,金银财宝太俗气,没什么好送的。你看哪个不顺眼,为夫把他抓来给你解气。

角色:古月伊,萧哲谦

团宠老太太是个虐渣精

《团宠老太太是个虐渣精》第1章 捡来的夫婿免费阅读

古月伊醉的不省人事,隐约中不知道哪个吃了熊心豹子胆了,那手猴急的都摸上她的腰吃豆腐,眼看着就要一路前进,古月伊迷糊中伸手一抓,不知道捞着什么狠狠地甩了过去!

“滚开!”

“砰”

一声闷响后,终于清静了。

可这四周安静的过分。

摆庆功宴的会所可是嘈杂的很,这动静有点不对劲,缓缓得睁开眼睛一看。

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目光所及之处是一张瘸了条腿的斑驳木桌,上头摆着红烛,摇曳的烛火中,一间破旧的土屋,那屋顶还是茅草铺的,蜘蛛网都还在上头挂着。

这情景怎么那么像影视剧里演的,被人拐进山区卖了当媳妇的情节,难道有人趁着她喝醉,把她卖了?

古月伊拢着衣襟仓皇地坐起来,发现身边还躺着一个男人,想来那就是刚刚的咸猪手。

踢了一脚那男人的肩膀,男人没有反应,死猪一样趴在那里一动不动。

凑过去一看,把古月伊给吓坏了。

只见那额头还在不停地往外冒血,显然就是被她迷糊中砸到的男人。

别是让她给砸死了吧?

伸手探了探鼻息,还好有气。

赶紧扯了床边一块布,随意的给他包上。

“娘!成事了吗?”

正打算把那长长的布条给男人手脚捆住,就听见外面有人喊娘。

古月伊随手捞起靠在墙角歪歪扭扭的凳子去开门,只见一个体态丰腴一身襦裙的女人站在门口,怀里还抱着一个几个月大的孩子,两眼直往屋里瞅,憨憨的对着她笑。

不是凶神恶煞来捆住自己和人那啥的人,古月伊松了一口气。

不动声色地把凳子放下,戒备的问,“怎么回事?”

“娘!你们可成事了?”

女人抱着孩子,还不忘大拇指对着大拇指做手势,笑得一脸憨憨。

“你喊啥?”

“娘!你别怕,有我在这里守着。”

这一声声娘喊得古月伊心肝颤颤,脑瓜子嗡嗡。

哎呦喂!

她一个只见过猪跑的菜瓜蛋,男人逢场作戏都没有过,啥时候多了这么大一个女儿了?

“这到底怎么回事?你再说一遍!”

“娘!您不是说要生小叔子吗?那男人咱们捡的来历不明,我担心,那药效压不住他圆房伤了您。娘,不过你也别怕,有我在,不会让他伤着你!”

这是什么虎狼之词啊!

古月伊一口气上不来,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毫无预兆的朝后倒去,门口的女人眼疾手快一把揪住了她的衣襟。

“娘!您怎么了?”

再次回到床上,古月伊那断片的记忆才恢复。

想她上辈子从小被遗弃,孤苦无依的长大,进了公司三年好不容易拿了最佳业绩奖,以为从此就要走上人生赢家的路子,结果庆功宴上硬生生被人给灌酒灌死了。

钱没花,男人手都没有摸过,一天福没有享,她居然就那么嗝屁了!

最惨的还不是死了去投胎,司命那混蛋说她阳寿未尽,出了乱子,把她给错收了。

一算她上辈子亲缘薄,孤苦无依好不可怜,说要给她一个重生享福的机会。

就给了她一个乾坤印,让她去幻境,帮这也叫古月伊生的那个,最后连累全家砍头的混蛋儿子改邪归正,功德圆满才可重生。

捂着刺啦啦疼的心口,脑子里有股不属于自己的记忆,一个妇人凄苦的半生,浮现在古月伊眼前。

原身丈夫萧哲谦二十年前去赶考,一去再也没有音讯,直到同窗送了丧信,和仅余的五两碎银才知道死了。

咬着牙守寡抚养幼儿,那性格也慢慢变得泼辣跋扈爱贪小便宜,每当撑不下去就喊改嫁,喊了十几年再嫁都没有改嫁出去。

可惜起早贪黑洗衣做绣活拉扯大孩子,还想着让他出人头地,没成想父亲才高八斗,儿子连他父亲的才识半点没有学到,反倒偷鸡摸狗狐朋狗友一堆,吃喝嫖赌样样精通。

这不前几天就与人赌彩输得被人打断腿,她家唯一值钱的祖宅,当年族里那么多人觊觎都被原身泼辣的保下,没想到如今就那么被拿走还赌债,一家四口沦落到住进村尾废弃的牛棚落脚。

人在,那家就在,原身还抱着一线希望。

偏生那混蛋输红了眼,自己被人打得半死不活,不顾原身阻拦,还想把妻女卖了继续去翻本。

原身大概也是心灰意冷,一气之下把断腿的儿子打了出去,更是发话说就当不孝子死了,她要再嫁生个儿子给自己养老送终。

本来是一时冲动的气话,可原身那傻媳妇平常就以她的话为宗旨,这下婆婆还是为了护住她们娘俩才再嫁的,一听就当了真,立马去找媒婆。

也不知道是走了什么狗屎运,才出门不远就遇到一个落魄男人倒在地昏迷不醒,看着面容俊秀,还挺年轻,连谢媒银都省了,于是胆大包天的就把人带回家。

原身正在气头上,也一时冲动,脑子一热说的再嫁。

没想到她那儿媳妇更是行动派,更是二话不说就跑回娘家借了几十文,勉强买了两根红烛回来把婚事给操办上了。

务必让原主大号废了练小号贯彻落实。

那天才擦黑,就自作主张把那好东西都给新郎官灌进去,扛着就送进了婆婆的房。

从头到尾不过一个时辰,比现代闪婚速度都快。

要说这儿媳妇胆够肥,敢捡回家,也敢给婆婆送。

这不原主享受不了儿媳妇的“孝顺”,还没来得及练小号,进了洞房就恢复了理智,让自己这出格的作为,活生生给吓死了。

于是留下一堆烂摊子给倒霉催的古月伊。

看完那简短的半生,古月伊摸爬滚打活了二十五年,这下算是开了眼界了。

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原来还担心是被拐进深山做了媳妇,没成想是拐了别个男子做夫婿,你说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这穷的叮当响,时刻都要担心性命不保的幻境,司命那家伙是不是对享福有误解啊?

就她现在的处境,在这阶级分明的古代,活不过两天。

上辈子过得那么苦,再活一回,比以前更惨,有什么意思?

古月伊掀桌子!

姑奶奶我,不干了!

——

作者有话说:

新书发布,还请小可爱们多多关照,谢谢!

                           

原创文章,作者:最响的鼓,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indever.com/novel/70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