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强者》小说最新章节目录贺东良,苏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都市超级强者

小说:都市修真

作者:乔玄秉

简介:五年前苏灿家一夜之间破产,父母自杀,财产被瓜分殆尽,疑点重重,苏家傻子苏灿五年后清醒,强势回归。身负血海深仇,学得通天彻地术法,一身横练金刚体魄,手刃仇人痛快,囚困异魔壮哉!家仇情恨!五年屈辱!浑浑噩噩一朝苏醒,我有一拳可镇山河,可碎日月。我有一剑,镇海,摧山,开天!敢叫天地皆俯首!

角色:贺东良,苏灿

都市超级强者

《都市超级强者》第1章 我叫苏灿免费阅读

“啊!救命啊,着火了!”

一声尖叫让喧闹的街道像是被按了暂停键一样突然定格,紧接着惶恐迅速蔓延传播,一女人从“庆祥火锅店”冲了出来,身上带着零星火焰。

紧接着大批的人从店里跑了出来,哭喊着在门口挤成一团。

顷刻间原本在火锅店门口的人呼啦四散而去,一股炙热火舌冲出门店,店里火光四溢,哭喊声叫骂声混成一片。

大街上行人见这一幕谁也不敢冲进去,焦急看着议论纷纷。

缩在对面水果摊前一衣衫褴褛蓬头污垢的年轻人怔怔望着这一幕,眼睛时而呆滞时而明亮,表情很是迷茫。

“我怎么会在这?我不是被扔在大裂缝等死吗?我不是被玉疆战神夺体了吗?怎么回事?”

眼神恢复明亮的年轻人努力的回忆着过往经历,轰然爆响他本能抱住头,趴在地上。

庆祥火锅?

他想都没想爬起身来向着对面冲了过去,火势已经蔓延到了门口,一股热浪扑面而来,他冲进旁边面馆,对着水龙头浇湿全身,抓起毛巾捂在自己鼻子上。

庆祥火锅店里面还有人被困在里面,有小孩喊妈妈,急躁嘈杂伴着里面火势的轰轰声,情况非常紧急。

女人在门外着急的直跺脚,正要冲进去却被一只乌黑枯瘦的手抓住,她刚想挣脱,一道人影冲了进去消失在门口的火焰中。

不一会浑身黑漆漆的年轻人抱着一小孩又冲了出去,一把塞进女人怀里,回头又冲了进去。

他已经在里面看见几个小煤气管向外喷着的火舌,将周围桌椅沙发全部点着,店内浓烟滚滚,很难睁眼。

“救我……”低微的女声在前方不远处传来,年轻乞丐眯着眼睛跳过小火堆,隐约间见有一人趴在地上。

“能走不?”他急切问着。

他使劲拉起地上的人,一咬牙扛在肩膀上,冲出了店门。

周围人呼啦围了上来,帮忙放下女人,年轻女人睁开眼气若游丝说着:“我弟弟,我弟弟……”

年轻人转头冲了进去,庆祥火锅店的老板和她弟弟他怎么都要救出来,自己痴傻这五年,一直是他们给自己一口饭吃,才不至于自己饿死,没有他们就没有今天苏醒的自己。

见年轻人冲了进去,地上的女人突然眼睛睁的大大的:“傻子?”

后厨,贺东良肯定在后厨,他几乎承包了店里的所有杂活。

照着记忆年轻人冲进后厨,看见贺东良晕倒在水池边,用力架起他准备往出走,轰的一声外面又传来一声爆炸声。

紧接着又是一阵轰鸣声,接连两次爆炸屋顶的天花板咚的掉在地上,店内整个变成火海出路被堵死。

店内空气仿佛一瞬间被抽光,巨大火舌向着后厨席卷而来,年轻人踹了一脚后厨大门,哐当一声大门关闭上将巨大火舌堵在门外。

想我苏灿就要死在这里了吗?刚清醒就要死了,老天爷这玩笑开的太玄幻。

父母去世的原因,姐姐被抓走,自己被挑断手脚筋扔在大裂缝,这些仇这些恨,要留遗憾吗?

正在苏灿焦急寻找活路的时候,突然眼前一亮,看着在墙壁上一人高的地方那窄窄的通风口。

他拿起菜刀敲在上面“嘭”的一声玻璃应声而碎,自己能出去,但是贺东良怎么出去,自己这身板想要架起他到那么高的距离很不容易。

苏灿从地上拽起贺东良踩在案板上大喊一声:“起!”

一个仰身差点从案板上掉了下去,也没那么多时间考虑为什么贺东良突然变得这么轻了,直接将他从不足一米宽的通风口塞了出去。

苏灿拍了拍手听见墙外传来一声“扑通”落地声,自己扒着通风口跌落外面杂草中。

贺东良悠悠转醒,摸着自己的脑袋一脸迷茫,他记得自己被跑出去的厨子撞到在地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怎么现在躺在外面杂草堆中。

对,店里有人喊着火了,一拍脑袋疼的龇牙咧嘴,摸着头上的大疙瘩满脸怒气。

咦,傻子怎么在自己旁边,还对着自己笑?

“东良你醒了,我刚才也不是故意的,主要那地方太高,大火封住了出去的路,没办法只能……”

苏灿指了指一人多高的通风口,正有浓烟冒了出来。

“傻子,我姐呢?她没事吧!”

见苏灿肯定的点了点头,贺东良摇摇晃晃站了起来,伸手去拉苏灿,蓦然间一双神气饱满的眸子让他惊讶,苏灿竟然好了。

两年前店里来了个傻子乞丐,贺婷见他可怜给了些吃的,从那以后傻子也不肯走了,也不进店只是到了饭店往门口一站,贺婷就让贺东良拿些吃的给他,一直两年时间。

奇怪的是叫他来店里他从来不进去,有时候会帮忙倒泔水垃圾,但是从来不去店里面,更别说跟他们回家住,这傻子也不嫌冷,大冬天就往哪个角落里一缩就是地就是床天就是被子。

有次大半夜突然下雪,贺东良拗不过姐姐给苏灿送了一床被子,这被子陪伴了苏灿一年多了。

有时候大街上有人欺负苏灿,贺东良不管有多忙,都会为他打抱不平,这两年可能是傻掉后的苏灿过得最安逸的两年。

“我好了,我记起以前的事情了。”

其实,苏灿比贺东良大了好几岁,但是苏灿傻的时候贺东良一直拿他当弟弟,记得去年夏天苏灿一身酸臭,贺东良硬拉着他要去泡澡,见苏灿惊恐害怕的眼神,贺东良心一软就不在强求。

“好了,好了就好!”贺东良显得有些激动,姐姐说过他要洗的白白净净一定是个大帅哥,但是不知道遭遇了什么事,变得看起来傻乎乎的,肯定受了很严重的打击。

贺婷向来都是愿意善待弱小的人或者动物,店门口经常放着一个大铁盆,将客人剩下的东西倒在里面,到了晚上一群流浪猫会聚集过来饱餐一顿。

“我叫苏灿。”

肮脏的污垢遮住了他本来的肤色,破烂的衣服掩盖了自有的气质,全身酸臭让人们远离他,但这一刻的自我介绍以及他的笑容,让他看起来光芒万丈,如同黑暗中一缕阳光破云而出,照耀大地。

                           

原创文章,作者:乔玄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indever.com/novel/3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