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是兼职,我的主业是神医》小说最新章节目录杜若,杜若馨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皇后是兼职,我的主业是神医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一条闲鱼

简介:大荣朝三月,异时间三十年。杜若遭人暗算昏睡,梦中灵魂穿越到异时空现代,学医坐诊,当主治大夫。再醒来时,她仍是杜家女扮男装的长公子。本想凭借医术逍遥一生,谁知父亲卷入宫斗,不慎身亡。亲大伯强夺家产,为报父仇,为保母亲幼弟,她决然投身太医院,行走宫庭。太后狠厉,皇上腹黑,王爷病娇,同僚狡诈……她紧捂着马甲,斗智斗勇斗瘟疫,十年后,她站在朝堂之上,成为史上首位一品御用太医,还收获小包子一枚。

角色:杜若,杜若馨

皇后是兼职,我的主业是神医

《皇后是兼职,我的主业是神医》第1章 一梦三十载免费阅读

大荣朝仁宗元年,太医世家杜府,沉香院。

阳光灼热,瓦蓝的天空一朵云也没有,所有人都在午睡。

只有初秋残蝉歇斯底里地鸣叫着,莫名有些曲终人散、不肯早早退场的悲凉。

主卧内,一个面色苍白的“少年郎”躺在床上,旁边杌子坐着个梳着双髻的小丫鬟,正在有一下没一下地打着扇。

可能是秋困来袭,小丫鬟明显不在状态,眼皮子都快合上了。

小脑袋一点一点的,和着扇子摇动的频率,倒也相得益彰。

不知何时,床上的少年郎悠悠醒来,她瞪大眼睛,盯着雕花床顶的淡翠色床幔,双目无神,久久无言。

好像是沉迷梦中太久,回不过神来。

又好像是太过于震惊,乃至于苍白的脸上都染上一层浅色陀红。

“啊!少爷,您醒了?呜呜,少爷……少爷……您终于醒了。”

小丫鬟福泽心灵。

第一时间发现主子的苏醒,她先是不敢置信,嘴巴张得老大。

然后,小丫鬟一把扔掉扇子,拼命揉着眼睛。

再然后,她猛地扑到“少年郎”身上,豆大的泪水噗噗而落:

“少爷,你醒了,太好了,呜……奴婢就知道,您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醒来的。呜……少爷您真是的,一睡就睡了三个多月,奴婢担心死了,呜……”

“水,水……”

杜若蹙起眉头张了张嘴,可能久未说话,她半响才哑着喉咙吩咐。

连翘连忙起身,奉上茶水。

边哭边笑:

“呜~还是老爷厉害,大家都说……只有老爷坚信少爷一定会醒来,少爷您当真醒了。呜……少爷,您慢点喝,当心呛着。您饿不饿?我这就去厨房……对对对,少爷您都昏睡三个多月了,肯定很饿……不不不,我先去禀报老爷夫人……”

小丫鬟连翘激动得语无伦次,话还没说完,就屁颠屁颠跑了。

跑得太急太快,还不小心撞到桌子,茶壶茶杯噼里啪啦,好一片兵荒马乱。

她疼得直呲牙,抽着冷气跑了。

“这丫头……”

杜若皱着眉,摇了摇头。

随即失笑地喃喃自语:

“我这是一梦千年?呵,真神奇,古有庄周梦蝶,今有我杜若梦穿千年之后,也不知……这梦中场景是真还是幻。”

原来,三个多月前,杜若在自己的十六岁生辰宴上,不小心多喝了几杯,一醉不醒。

郎中太医齐上阵,全都束手无策。

所有人都以为她遭人暗算,再也无法醒来。

实际上,她只是做了一个梦。

梦里,她穿越到千年之后,在一个淡蓝色的美丽星球,化身为哇哇坠地的奶娃娃杜若馨。

奶娃娃杜若馨在经历了短暂的不适之后,就认命地接受了重活一次的事实。

从幼儿园肝到博士后,她如饥似渴地吸收知识,最终任职省中心医院的专家级主治医师,救死扶伤,受人景仰。

梦里,她很快乐,尽情享受着男女平等的便利,肆意撒欢。她翱翔在知识的海洋中,孜孜不倦地学习,研究各种病例医理,不亦乐乎……

这个梦很长很美,长到她以为永远没有尽头,美到她认为这是天府的国度。

然而,就在她三十二岁的生日案上,同样是酒后醉倒。一觉醒来,她又回到沉香院的床上,看到熟悉的房间,熟悉的面孔。

她抚摸着手中的汝瓷茶盏,思绪在梦境与现实中浮浮沉沉,眼底一片迷茫:

“这场梦太真实了……我……我到底是杜家假公子杜若,还是千年之后的医生杜若馨?”

“少爷,少爷……”

正迷茫着。

一个身着青衣的丫鬟急匆匆冲进屋子,她喘着粗气,带着惊喜和不敢置信的神情看向杜若。

紧接着,她的眼眶一下子红了。

只见她小心翼翼走到床边,半跪着伏在床沿,哽咽不已:

“少爷,您终于醒了!”

记忆中一向淡定冷清的丫鬟剪秋都哭了鼻子,杜若心里头也不好受,酸涩地抚上她的头,唤了一句:

“剪秋!”

“是奴婢!少爷……呃,奴婢失仪,少爷无恙是大喜事,奴婢怎么还哭上了,真是不该。少爷,你觉得身子有哪里不适?奴婢服侍您宽衣,可好?”

“不忙,我身上乏力酸软,腹中空虚,你取水来,洗手净面即可。”

“是!”

剪秋手脚轻快地端来水盆,拧好帕子,仔仔细细给杜若擦洗。

温热的水让杜若舒服得叹了一声,脑子也迅速清醒过来,她心里想:

“我是杜若,杜家二房的‘嫡长子’,从生下来那刻起,就背负着父亲母亲的殷切希望。杜若馨只是我一场不甘的美梦,仅此而已。”

杜家以医术传世,已繁衍数百年,历时两朝。

最风光的时期,偌大一个太医院就相当于杜家开的私人医院。

后因与皇室牵扯太深,前朝覆灭之时,杜家也遭遇了灭顶之灾,死得七零八散。

幸存活下来的先祖吸取惨痛的经验,留下“杜家每代只允许家主一人进太医院任职,其余子孙均不允许入仕”的家训。

入仕象征着权势,家主意味着钱财。

先祖的想法是好的,这么一条中央集权制家训,权钱一手抓,能最大程度压下所有不服,达到保全血脉不绝、家族不乱的效果。

免得再来一次改朝换代,就真的全族皆灭了。

可俗话说得好,不想当太医的大夫不是好郎中,不想当家主的纨绔不是真男儿。

随着时间推移,当过往的悲剧逐渐淡化在记忆中,手足之间身份地位天差地别的矛盾便日积月累加深。

为了争权夺利博上位,兄弟阋墙成了必然,好不容易重新昌盛起来的杜家,风雨飘摇。

到了杜若的祖父这一代,更是闹出低配版的“九龙夺嫡”。

下毒、暗杀、陷害……

种种手段全上阵。

到最后,悲剧重演,偌大一个积年世家只剩下杜若的祖父一根独苗残活于人世。

杜祖父痛定思痛,化悲痛为力量,广纳妾、多生娃。决定以一人之力,传承杜家的血脉。

然而,理想是美丽的,现实却超骨感。

杜家祖父夜夜耕耘,拼到提不动枪,跨不上马,也只生了两儿子。

嫡子杜衡,庶长子杜仁。

                           

原创文章,作者:一条闲鱼,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indever.com/novel/3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