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四个大佬后我重生了》小说最新章节目录柳辉,阿成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拯救四个大佬后我重生了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雪盖浓厚奶茶

简介:身价过亿,游戏人间的豪门千金柳拂衣,万花过不沾衣,一不小心拯救了四个未来个个是精英的大佬人物。一号暴躁社会老哥,二号纯情少年,三号冷淡会长,四号对家总裁,各个姿容出众,能文能武,智商绝伦。柳拂衣二十三岁生日愿望,找个真诚爱她的人相伴一生,她把目光投向四个小可怜。某年某月某生日,她约见四个人,还未来得及问谁是真爱她的,然后她就被毒杀了。时间倒流一开始,柳拂衣:呵呵,谁爱要谁要,她不要了!1V1

角色:柳辉,阿成

拯救四个大佬后我重生了

《拯救四个大佬后我重生了》第1章 重回二十岁:联姻工具人?没问题免费阅读

电视在报导:据悉,三个小时前,A城龙头公司柳氏集团千金猝死于其名下一处别墅,医者人员从食物中提取出有毒物质,初步判定为他杀,具体原因正在展开调查……

而死者本人,柳拂衣,此刻她魂魄徘徊于死不瞑目、唇角带血的身体上空。

她难得的,对自己过往所做的选择,产生了怀疑。

二十三岁的柳拂衣,彼时觉得自己选择了最棒的一条路,有钱有颜就差个相伴一生的爱人了。

正好她先后拯救了四位小可怜,一号小可怜家族私生子、二号学生会会长、三号人生迷茫高材生、四号家族死对头长子继承人……

昔日小可怜,今日摇身一变成个个都是业界大佬、新贵才子,想来从里面找个真心爱她的,应当也不是很难?

于是她思索的目光一转,摆宴邀约,真诚万分地盛情款待,然后……还未曾见到四位大佬,便猝死在了家中。

享年二十三。

死前腹中痛得她死去活来,仿佛在嘲笑她的识人不清、放松警惕和荒唐又白痴的想法。

柳拂衣抱着臂飘荡在身体上空时,面无表情地想:多么可笑又可悲的一生,过去二十三年里,未曾得到半分亲情,如今想得到真心爱情,亦是痴人说梦。

便是这一个瞬间,她整个魂魄仿佛被什么席卷吸纳,失去了最后的意识。

待她再醒来时,她正手提着包脚步要跨不跨,整个人恍若被定住般,目光犹疑地地看向远处的落地全身镜。

洁净明亮的镜子里,映出了身后的名贵家具,也映出一张未施粉黛也令人嫉妒的完美容颜来。

柳拂衣微微蹙眉,镜子里的少女也蹙起眉峰,她一头及腰乌发,穿着美好纯净用以伪装温柔挂的白裙子,露出两条长而直的白腿,脚上一双限定高细跟,手提华伦天奴包包。

胸腔里跳动着的心,扑通扑通,在睁眼那一刻,转为急促。

不敢置信般,柳拂衣将手轻抵胸口,神情一阵恍惚。她这是做梦吗?还是……

窗外,车水马龙,按喇叭鸣笛声不绝于耳。

屋内,柳拂衣整个人陷入比莫名其妙被毒杀时更为深重的荒谬里。

她猛地转身,目光一寸寸地从屋内价值上百万的名画古董里扫过,从茶几上的空酒瓶划过,而后慢慢落在沙发上。

那里,随意躺着她的手机。

柳拂衣手一松,任凭手中的包砰地坠落在地,几乎是以毕生最迫切的心,奔向了沙发的手机。

期间她还崴到了脚,一阵剧痛从神经枢纽蔓延。

这一切在当她看到手机上明晃晃,直白映入眼帘的日期时尘埃落定。

她一手握着手机,一手捂在刺痛阵阵袭来的脚踝,眼眶发红,神情似笑似哭,一时不知该如何反应。

三年前。

她居然回到了三年前。

就在此时,叮咚一声,一条新的信息提示。

柳拂衣抬手点开。

新来的内容来自柳氏集团总裁秘书阿成,言简意赅一句话,显然是自己那个父亲的手笔:先处着看看,你会喜欢的。

一如既往的霸道,不容置喙。

是秘书阿成转述的父亲的话,而上面一条,是一个准确的航班时间。

柳拂衣想起来了,今天是什么时候。是她做出改变一生选择的那天,是她还未遇见那几个人的时候。

是她如过去二十年来一般无二无聊至极却顺风顺水的二十岁。

就在刚刚,她接到了远在大洋彼岸的父亲的电话。

电话第一句:“你今年是不是成人了?”

电话第二句紧接而来,那人一如既往的高高在上和漠然轻视,“刚好楼家那孩子明日回国,你去机场接下他。”

“时间我等会儿让阿成发你,我已经和楼家商量好了,等你毕业后,你就嫁过去。”

她那时张了张口,还未说话。

就听得,嘟嘟嘟——

电话挂断的声音。

作为身价上亿的柳氏千金大小姐,柳拂衣可谓容貌倾城,待人有礼,是无数豪门子弟趋之若鹜的追求对象和心目中的最佳联姻对象。

拂衣二字,也取名源于浪漫派诗人、诗仙李白的诗:“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取此名也是柳氏集团总裁柳辉和国际钢琴大师明妍难得一次一致满意的一件事。

不过,一个是觉得符合自己文艺的格调,一个是觉得拂衣二字,符合女孩子温顺柔美的性格。

虽说南辕北辙,到底是殊途同归,思想诡异地统一了,这也算是件可喜可贺的事。

不过可惜的是她并不是两人的爱情结晶,只不过是又一场豪门联姻的见证者罢了。

所以,在两人各过各的,各有新欢的生活里,她是个十万瓦的电灯泡。好在她懂事听话,是个还算合格的木偶,是个拿得出手的豪门千金。

因此,两人倒也还算宽容,每年定期给身处空荡豪宅的柳拂衣花一笔零花钱。

倘若就这样过下去,三方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糊里糊涂、快快乐乐过完这毕生都耗不完的金山银山一生,倒也是不错。

毕竟没有爱的话,有很多很多的钱也不错。

可惜的是,如果,本就是寄希望于未曾发生却又渴望它按希冀而发生的一种假设。

这样一个假设,好比空中楼阁、水中倒影,未见其身,先见其影,到了最后,便徒留虚幻泡影,轻轻一戳,只留下一手的黏腻和难堪罢了。

而戳破美好幻影的,正是柳氏集团的总裁柳辉——她的父亲。

被人遗忘的、十八岁的她的成人礼,在她二十岁那年姗姗来迟,她接到了远在大洋彼岸忙着洽谈商机的柳辉的跨境电话。

便是这通电话彻底地将她的人生轨迹驶向另一条不可预知之路。

她当时想,真是难为柳辉百忙之中来通知她一声。

毕竟过去二十年,这位父亲从不曾记得她的生日,她的喜好厌恶,她是开心还是不开心。

当然如今更没必要记得,他的时间全都花在纵横商场上,如此小事岂会上心?

她只不过是一个他用时记起过后便忘的工具人罢了。

她当时恼恨于自己的父亲要将她最后一点价值榨干以满足他拓展商业版图,迟来的叛逆期突如其来。

她心想凭什么自己毕业就嫁过去,他自己已经尝过了没有感情带来的联姻的后果了,还要让她试吗?

当时手机里来自柳氏集团总裁秘书阿成的信息提示,柳拂衣只不过扫了一眼。

她哂笑一声便随意将手机随手一抛丢在沙发上,而后便拿上自己的包就要出去。

去哪?不知道。

做什么去?也不知道。

当时只想着远离这个令人窒息的地方,这个没有半丝温情冷冰冰的地方,甚至气的忘记带手机便冲下去,而后还遇到了……

回忆到此戛然而止。

柳拂衣笑,微微勾起唇角,她想既然上天都看不过去自己冤死得如此莫名其妙,给她一个重来的机会,她必然好好珍惜。

这次,绝对不会再走前世的穷途末路了。

嗯,当工具人没什么不好的,不就是联姻吗?她嫁就是。

拂衣漫不经心地拿起手机回了句好的,而后脱了高跟鞋揉了揉扭到的脚踝。

二十三岁的柳拂衣回到命运的转折点 ,她想自己何必奢求感情呢?

真挚诚恳、至死不渝的爱情是小概率事件,而她柳拂衣向来不是那个幸运儿。

与其希冀着被幸运砸中,还不如走一条康庄大道来得妥帖。

想她上一世逃婚后被冻结了所有银行卡和资金,就算她后来东山再起也是费了一番功夫才得以再次过上躺着花钱的生活。

如今美好的咸鱼生活再次摆在她面前,傻子才不选这条路呢。

由此可见,她上辈子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傻子,天真得可以。

柳拂衣想起那满桌的美味佳肴,那精心准备的鲜花烛光,那些准备许久却未曾来得及说出口的话……

她忍不住眯起眼,她自认尽她全力,他们缺钱创业,是她筹资相助;他们缺少机会,她便为他们铺路引人;他们出事入狱,是她东奔西走,收集证据。

前后几载费尽心血,却是养出了白眼狼。

值得吗?柳拂衣扪心自问,她不曾有所亏待,还不计回报,却只换来背后一刀。

柳拂衣闭了闭眼,再睁开眼时整个人宛若冷刀出鞘,再不见过往一丝留恋和温然。

她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距离楼家那位小公子回来还有的是时间,倒也不急。

顺手打开嵌在墙里的整面衣柜柜门,手指从各种品牌季节限定睡衣睡裙上划过,而后挑出一件纯黑色丝绸的及膝睡衣,再从众多藏酒里挑出一瓶喜欢的藏酒,步伐慵懒随意地赤足踏入浴室。

细密的水珠从美而锋的锁骨一路蜿蜒,一只纤细的手伸出,却只是随意地摇晃着高脚酒杯。

低头饮了一口,那躺在室内大浴缸边的主人公露出满足惬意的微笑。

果然还是这样的生活才比较适合她。

四十分钟后,她穿着低调又华美的睡衣裙穿着拖鞋慢悠悠推开浴室门,手随意擦了擦乌发。

而后拿起手机查看近期大热的出行游玩项目,心下算了一下如何体面又能最大程度地留有剩余时间,暑假两个月,不至于她要和楼少爷相处整整两个月。

她顺道问阿成要那位楼家小少爷的电话号码。

秘书阿成大吃一惊,惊慌失措地禀告给柳辉,柳辉虽说对女儿的上道表示很满意,但对方如此积极,一改往日看似端庄实则懒散的作风,实在让人生疑。

他沉吟片刻摆摆手,对阿成道,“和小姐保持联系,她有什么异常立即告诉我。”

不过五分钟,柳拂衣顺顺利利拿到电话号码,但她没有立刻打过去,毕竟有什么比当面鞍前马后更能让这从小不对盘的楼小少爷同意合作呢?

柳拂衣想好了,这位楼家小公子,为人放浪不羁、玩的开,也有头脑,明日要是见面都满意的话,那就陪他玩玩,再往后的话,就算日后结婚真要各玩各的也十分不错。

倘若实在不行的话,那就换个人联姻好了。

A城上流圈的身份尊贵的少爷,又不是只有楼家的小少爷。以她活了两世纵横商圈的经验,找个一拍即合的联姻对象,不算太难。

柳拂衣想好后,十分随意地倚在沙发上,看着落地窗外夜幕下的车水马龙、灯红酒绿,心里的喧闹也渐渐平静下来。

就在此时,手机里一条新的信息弹出来,来自她的大学室友苏雪,问她这个暑假有没有什么安排。

柳拂衣想了想,勾起唇角回了条信息:明天得去机场接个人。

苏雪:什么人啊,居然还要我们柳大小姐亲自去接。

柳拂衣笑,眼里闪过一丝兴味,她回道:楼家小少爷。

她不由得想起了和好友阿雪的见面。

她在学校里还是挺低调的,来回都像一般学生一样,坐公交地铁,也是学校食堂的常客,平日里又是独来独往的,极少参与什么活动,就连学生会也是因着学姐邀约无法推脱才同意加的。

因此很少有人知道她便是A城柳氏集团千金,也没人会把一个低调到泯于众人的学生和网上那个足不出户、连张正脸照片都没有的柳氏千金联想起来。

当然这也是有例外的,比如苏雪,这位也是货真价实的贵族千金,祖上九代为官员,还出过两个名噪一时的人物来。

她也不避讳被人认出来,性格又温柔可爱,是真的温柔可爱,而不是柳拂衣被逼无奈营造出的虚假人设。因此学校里追随苏雪的小尾巴长长一堆。

而柳拂衣早闻其人,却未曾见过,毕竟那些衣香鬓影、勾筹交错的场合她是能不去就不去。

唯一被柳辉逼的迫不得已参加的也就那么一两次,为了证明她还好好的,而不是人如信息一般消失或者出了什么事。

她作为吉祥物每逢出场,都能获得一众称赞,什么进退有度、举止有礼,贵女典范。

纵然不参与她们的活动,她也知道自己所得的称赞,也只有这个时候,柳辉和远在国际钢琴赛事的裁判的明妍才会欣慰。

任人操纵的木偶,只要做出符合身份的行为、说该说的话就好了。

她便是这样的情况下遇见了苏雪。

彼时她方走出酒会会场,整个人还未松口气,就见一个穿着白蕾丝珍珠纱裙的少女正背对着她靠在阳台上,整个人还有往外去的趋势。

她一个激灵,立即冲上去把人拽了过来,少女诧异回头,一张明艳夺目的容颜。

倘若说柳拂衣是玫瑰,那苏雪便是月季,美而不妖,出水芙蓉。

后来苏雪说起初遇,很是感慨,这样一个乌龙般的相遇,却是她们友谊的开始,缘分一词,妙不可言。

可惜的是,这样美好的一个女子,却永远留在了二十岁。

柳拂衣垂下眉眼,长睫遮住所有情绪,手指轻击:阿雪,你以后……

长指停滞,而后按下删除键,再打:你要小心……

再次删除。

于是另一边的苏雪便见不停歇的“对方正在输入中……”

她好奇问道:怎么了?

柳拂衣深吸一口气,最后一片乱的输入框被全部清空。

她回道:没有。

该说什么呢?

说我知道你在几个月后会从楼顶坠落?

说我知道那个你喜欢的人不过是为了你家族权力才与你交往?

说我知道你的另一个好朋友对你满是恶意?

这样的话,倘若是未曾经历过所有,仍是无聊无趣当着豪门千金花瓶的她,也是很难相信的,她甚至还会觉得这人是不是有毛病,没事危言耸听。

不能说。

时间重塑,不是让她做一些浪费时间的事的,从她回来的那一刻起,便下定决心。

每一步都没有白走的道理,若是未来无可避免,那至少还有很多的事情等着她去做、去阻止。

苏雪的事如果可以的话那就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比如说,她没记错,苏雪那位一见钟情的人,是在两个月后开学遇见的。

她想了想,拨出私家侦探的号码:

“喂,帮我查个人,近期他去过哪里,做过什么事,说过什么话,能拿到的都找出来。”是狐狸总会露出尾巴,是恶人总有藏不住的事情。

到时候若苏雪的朋友还有意无意在苏雪旁边吹耳旁风,她就把这些资料拿出来打她的脸。

一定很有趣。

当然,最好还是苏雪没喜欢上他,那就最好不过了。

柳拂衣没有比此刻更加清醒,比此刻更加庆幸的时候了。

一切都是最好的时候。

一切都来得及。

没有比这更好的事了。

>>>点此阅读《拯救四个大佬后我重生了》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雪盖浓厚奶茶,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indever.com/novel/8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