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代花魁:被偏执夫君缠上了》小说最新章节目录靳泠玉,李公子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绝代花魁:被偏执夫君缠上了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刁子鱼丸

简介:绝代花魁竟是个弯道超车的老司机?长夜漫漫却总是喜欢白日狂飙车速?谁人知……花魁不过微微抬了抬眼,就让世人吓破了胆。震惊!杀人不眨眼的第一杀手落魄成花魁?这这这到底是人性的沦丧还是杀手的怪癖?靳泠玉无奈,才刚穿越没多久,还要为如何生存而打拼,她容易嘛!“系统莫坑……崖底躺着的‘黑脸阎王’真的是我求爷爷告奶奶要来的绝色夫君?”“黑脸阎王”表示:“我的确绝色,也的确是你夫君。”您礼貌吗?

角色:靳泠玉,李公子

绝代花魁:被偏执夫君缠上了

《绝代花魁:被偏执夫君缠上了》第1章 悬崖之下免费阅读

意识回归之时,耳朵里已经被灌满了风声。谈话声慢慢变得模糊。

下一刻,靳泠玉重重的砸到了地上,巨大的疼痛蔓延到四肢,只觉得浑身都要散架了般难受。

靳泠玉没有睁开眼睛,不自觉扯开的嘴角渗出一丝血,溅起的灰尘飞散开钻进她的鼻孔里。

“老天待我不薄,又让我逃过一劫,这么多年终于带出了这块玉……”

“唔……”

身下无意识的呻吟让她寒毛诈起,顾不得疼痛,伸到袖子的手没有半刻停歇摸向了腰间,这才睁开了凌冽的眼。

匕首伸了出去,她却皱起了眉头,眼下的场景分明是处悬崖,呻吟的男人穿的……

怎么回事?

她身为特工,细心潜伏八年,终于在刚刚执行完任务,将那块据说能影响战局的玉带出来,将计就计被追出的人从高楼打落,又怎会一眨眼就落到悬崖?

催眠?幻觉?做梦?

这么想着,靳泠玉也丝毫没有放松警惕,手中的匕首分毫不差的放在奇怪男人的脖子上。

“……编号0、2、5、6……”

靳泠玉心惊更甚,这编号正是潜伏多年的行动暗号,怎会被人得知,而且这冰冷的声音分明就响在耳边。

她低着头只当什么都没听见,手却悄悄的摸进了袖子……

玉?

玉呢?怎么没了?她分明记得放进了左手的袖筒里!

冷汗一瞬间顺着后背淌了下来。

“宿主,编号0、2、5、6,系统故障意外穿越,现今所处年代——暂无记录……查询失败,能量即将耗尽……新手任务——”

紧接着就是一阵刺耳尖锐的声音,忍着不适,靳泠玉这才循着声音掀开了袖子,胳膊上盘龙的图案与玉如出一辙,活灵活现,此时闪着绿光,极其诡异。

绿光恢复平静,却在下一刻光芒大盛:“……警告!警告!能量耗尽,将在30秒后紧急沉睡,下次启动时间不定……”

“30……”

靳泠玉冰冷冷的看着忽硕的绿光不动声色。

“29、28……25……20……”

靳泠玉嘴角微微抽搐,这绿光分明在越来越暗淡。

“19、18……3、2、1……”

绿光慢慢消际,靳泠玉的脸色依旧不太好看。

什么宿主?什么系统?什么穿越?

还在躺尸的男人忽然动了动手,眼皮也微微颤颤。

这是要醒?

靳泠玉有些烦躁的抬起手,一掌劈在了男人的脖子上,见他没了动静,这才舍得挪了挪屁股站了起来,软垫虽好,但不能一直在人家身上坐着。

而且看这架势,应当是被她砸到的,以吐的血来看也没什么大碍。

她看着那片被染红的花草点了点头,这才开始打量周遭的环境,看这悬崖的高度似乎再带个人上去就很有难度。

不然……

靳泠玉回头,坏点子在脑海才刚生出来,一个高大的黑色影子直接朝她扑了过来,根本躲闪不及,加上她一身的伤,站着都是勉强,现在被一扑,好家伙的,直接朝后栽倒。

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来临,也许是男人太过高大,把她包的严严实实。

即便这样,她还是疼的气血上涌,猛地咳出一口血,喷了男人一身自己一脸,腥气冲鼻。

男人似乎有些手足无措,将她一把从地上扶了起来,用袖子小心翼翼的帮她擦了脸,手里原本攒着的匕首也丢到了地上。

等等,匕首什么时候到他手上的?

靳泠玉一时之间有些神色复杂,缓缓抬眼看了一眼貌似黝黑憨厚的男人,上前捡起了匕首,又放回腰间。

“你要……对我负责。”

声音低沉,男人捏着衣角似乎有些别扭,却是用的肯定句。

负责?

靳泠玉抿着嘴笑不出来,什么鬼?这什么?难道是什么女权社会?

“你说、你说让我……负责?”

男人压根不敢看她,只微微点了点头,黝黑的脸似乎透出一丝不寻常的颜色:“你刚刚……刚刚、摸了我……”

说着还往自己胸口隐晦的指了指。

靳泠玉暗暗捏了捏自己的手,脸上带着职业假笑,手贱被逮到了!要是被同行知道还不得笑死。

这个时代的男性这么矜持的吗?

“我没有,我不是,你刚做梦呢。”

男人有些着急摇了摇头:“我没睡着,你还打了我一下,我都记得,你、你还坐在我肚子上,拿着刚刚那个匕首放在我脖子上……”

他说话越来越小声,有些担心又有些害怕的看了眼被放好的匕首,眼巴巴的盯着靳泠玉。

靳泠玉危险的眯了眯眼睛,右手已经挪到了腰间:“你是装晕?”

“没有……”

才刚出声,靳泠玉已经率先出手,快准狠的劈到了男人脖后颈,看着男人一脸不可思议,瘫软的倒下去这才安心不少。

系统说的话还不一定是真的,若真的是幻觉轻易相信人会出大事的。

靳泠玉找了些藤蔓把男人拖到了不远处的一个小山洞里面,她是势必没可能带一个比她重快两倍的人爬悬崖的。

“那贱蹄子真跑到这里了?”

“丽娘,你不信我总要信阿旺吧,它的鼻子不会有错的!”

“哼!她倒是会跑,还跟人李公子私奔,现在怎么样,李公子已经和锦家嫡小姐求亲了……”

一男一女的声音由远及近,靳泠玉皱起眉头,怎么这悬崖下面是成景点了吗,怎么一个两个的都是人?

难道除了爬上悬崖还有别的什么进出口?

靳泠玉看了眼身后躺着的男人,完全没有负罪感的走了出去。

刚露头,那边的一男一女一狗就看见她了,还没等她上前,那个叫丽娘的就像疯了一样冲上来,伸手就要抓她的头发。

靳泠玉侧身躲开,还没站稳就整个抽搐蜷缩起来,身体完全不受控制,疼痛从一点漫向四面八方,这种疼……是蛊?

意识残留之际,就听那丽娘破口大骂:“玉儿你个贱蹄子!还想跟人私奔?门儿都没有!人家李公子是什么人你是什么人?整日还想攀高枝?老娘当初……”

靳泠玉被男的扛在肩上,丽娘跟在身后大声叫骂。

没人注意到身后的山洞里,那个本该昏迷的男人睁开了眼睛,面上无悲无喜,仿佛刚才什么也没发生,只单单从眼底闪过一丝精光,哪里还有半分憨厚。

他站起身伸了伸懒腰,站在阴暗处看向三人一狗的背影,缓缓开口:“有趣。”

风吹过,洞口的小草摇摇摆摆,此时却只剩下那件染血的外衣……

                           

原创文章,作者:刁子鱼丸,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indever.com/novel/4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