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一介布衣》小说最新章节目录陈澈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三国:一介布衣

小说:历史-无金手指

作者:尘世浮游

简介:我本布衣,不求闻达于诸侯,但愿苟全性命于乱世。然此世诸侯豪杰并起,我虽无意逐鹿,却知苍生疾苦。为之奈何?愿凭一书一剑,荡尽世间苦楚。只求他日,四海升平,海晏河清,惟愿足矣。这是一个有关小人物努力奋斗的故事。PS:本书参考《三国志》、《后汉书》,如有错漏之处,多多包涵。

角色:陈澈

三国:一介布衣

《三国:一介布衣》第1章 初临免费阅读

是夜。

月明星稀!

一片虫鸣,格外的静谧!

不远处,一片破旧的山村坐落于此。

在木屋之中一盏油灯摇曳中,火光中映照着一道脏乱不堪的身影,一只小手拨弄着灯芯。

透过烛火,依稀可见人影脸上的疲惫,而眼神之中却透露着一抹坚毅。

幼童名为陈澈,来此已有三月。

作为一名后世之人,不知身在何处,陈澈轻轻一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再次叹了一口气。

陈澈不由忆起:

“时值大疫,前身垂危之际,陈澈穿越而来,死里逃生。奈何天不遂人愿,双亲在照料之中纷纷感染,不久之后,竟与世长辞。

或许是有了抗体,陈澈竟存活了下来,却沦为孤儿,孑然一身,孤苦无依。

陈澈三月以来,依靠村中仅存的粮食度日,时至今日,已然断饮。

村民早已逃难而去,而今此处早已沦为荒村。

在这三月之间,陈澈早已寻遍所有角落,找出所有能吃之物,期间数次在不远处的溪边捕鱼为生。

奈何年弱,气力不足,数次无功而返。

陈澈打算明日再试一试,若是不可行,只得另谋他路。

正在陈澈思忖之间。

一声由远及近的嚎叫声传来。

陈澈前世今生何曾面临过野生猛兽,顿时汗毛倒竖,整个人处于恐慌之中。

且狼嚎声一声接着一声,此起彼伏。

陈澈不断安慰自己冷静,然而,双手依旧不断打颤。

忽的站起,陈澈仔仔细细检查窗户,推着重物将房门抵住之后。陈澈迅速拿起一件衣物包裹住自身,随后将油灯吹灭。

随即,凭借记忆攀上房梁,死死抱住,不敢出一丁点声响,在心中不断祈祷。

随着狼嚎声愈来愈近,陈澈心中愈发不安。

“莫非我竟要沦为畜生口中之物?”

陈澈更是将满天神佛之名都念了个遍,然而,于事无补。

尤其是当狼群嚎叫之声愈发临近之时,且有几只狼群在屋外不断袭击之时,陈澈惊恐万分,后背已然湿成一片。

透过月光,望见屋外竟有五六只狼,眸中散发着绿光,锋利的牙齿开合着,猩红的舌头不断吐着,健壮的四肢抓着地,似乎准备蓄力一击。

陈澈的汗水不由的从额头上滑落,滴在地上,绽放成一朵水花,空气之中似乎弥漫着一股血腥味,陈澈嗅了嗅,感觉自己出现了错觉。

陈澈此刻唯有不断祈求。

恍恍惚惚间,陈澈似心力交瘁,一时之间,竟昏睡过去。

翌日,当初阳照耀在陈澈身上时,陈澈缓缓睁眼,目光下移时,顿时一惊,连忙手忙脚乱的爬下房梁。

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再次沉思起来,不知从何处觅食。

或许是幻觉,陈澈在恍惚间闻到烧鸡散发的香味,嗅了嗅之后,陈澈顺着香味飘来的方向,梦游般的走过去。

待看到火堆上的烧鸡时,陈澈食欲大动,瞧了瞧四下,空无一人。

不管三七二十一,伸手欲拿时,却被一只手死死捏住。

陈澈转头,见着一身破烂不堪的乞丐,面容枯瘦,嘿然笑道:“想不到今日却见着一小贼?”

陈澈面色一苦,开口道:“小子不知烧鸡是阁下之物,还请饶过小子。”

乞丐顿时笑道:“世间哪有如此便宜之事?快随我见汝父母。”

陈澈眼珠一转,轻笑道:“阁下所言差矣,小子所为称不上偷窃,只不过是盗窃未遂。”

“想不到你竟有几分急智,竟还强词夺理,哼,看来不给你一点颜色瞧瞧,是不知大爷我的厉害。”

言罢,乞丐扬起巴掌准备打人之际,陈澈一顿,顺势抓起一把泥沙往乞丐脸上一扔,拔腿便跑。

陈澈凭借对地势的熟悉,七拐八拐之间,便躲避开乞丐,正欲喘气之时,一道人影在陈澈面前出现。

来人一袭粗布麻衣,面容清癯,三缕长髯飘然于胸前,颇有翩然出尘之姿。

陈澈目瞪口呆之际,来人在陈澈身上点了几下,陈澈气息恢复平稳,正欲感谢时。

“小孩,我且问你,可曾见过一破烂乞丐。”

陈澈对此人颇有几分好感,便将先前之事据实相告。

来人听完之后,忍不住打量了陈澈几眼,随即便顺着陈澈所指方向追去。

陈澈思忖:“莫非来人与那乞丐有仇,看样子不像啊?”

转念一想,陈澈原路返回。

待到陈澈寻到两人之时,两人已不知交手了多少招。

“鹤松子,我与你无冤无仇,为何苦苦相逼?”

“哼,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还想让我放过你,痴心妄想。”

陈澈在一旁听得疑惑不已。

陈澈思忖间,忽的见那乞丐跪在地上哀求之时,从袖中拔出一把匕首朝那人偷袭而去。

陈澈顿时大叫:“小心。”

陈澈为何发觉,只因匕首被阳光照射时,反光而已。

“砰”的一声,陈澈便见一道人影倒飞而来,陈澈连忙躲闪在一旁。

陈澈见到被震飞的人,正是那乞丐。

连忙往反方向跑去,见到那人腹部正插着一柄匕首,斟酌了一下,问道:“大叔,你没事吧?”

“我没事,无甚大碍。”

“不行,这个必须要止血啊,不然会失血过多而死。”

来人目光闪动了一下,随即便道:“那当如何?”

“先简单包扎一下,再去找大夫止血。”

陈澈望了望四周,立即将自身衣物撕成布条,准备包扎。

“大叔,我先将匕首拔出,可能很痛,忍耐一下。”

陈澈话还未说完,只见那人在自己身上点了几下,血便止住了。

陈澈顿时怔住,仿佛见到什么不可思议之事。

那人见陈澈迟迟没有动静,声音提高道:“小孩,你倒是麻利点啊。”

“哦,哦,马上 。”

陈澈手忙脚乱一番之后,终于包扎完成。

将人扶起之后,陈澈张口欲言。

“走,去瞧瞧那乞丐。”

陈澈心想:“人恐怕早就跑远了,现在还来得及吗?”

似乎是猜到陈澈心中的想法,那人轻轻一笑:“那乞丐中了我一掌,料定此人也逃不了多远,只需我等仔细搜寻一番即可,绝不可再放走此人,不然,岂非白白辛苦一场?”

“贫道道号鹤松子,你称呼我为道长即可,切莫再称呼老朽为大叔了。”

陈澈应了一声,便搀扶着鹤松子寻人而去。

                           

原创文章,作者:尘世浮游,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indever.com/novel/4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