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她真的就一个马甲》小说最新章节目录陈予馨,陆朝阳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大佬她真的就一个马甲

小说:现代言情-马甲

作者:辣鸡醋瓶子

简介:大名鼎鼎的黑客幽梦:陈予馨,为了让自己的一身技术好有个继承人,阴差阳错睡了当今豪门陆氏的总裁陆朝阳,但是陈予馨发现,自己身上好像多了很多奇怪的称号。“停下,这酒不是我调的。”端着陆朝阳妹妹调的酒,她就被人称作了天才调酒师;“等下,这个风景照真不是我照的。”陆氏二少爷带回来的照片被人发现,她就成为了大摄影师;“真的,我就只是个黑客而已,别的我真不会!”陆朝阳:“没事,就当你会了。”

角色:陈予馨,陆朝阳

大佬她真的就一个马甲

《大佬她真的就一个马甲》第1章 干了坏事就跑真刺激免费阅读

陈予馨在小巷子溜达着,希望能够发现自己的猎物。

也许自己的真名不被人所知晓,但是幽梦这两个字却响彻了整个黑客界,而她就是幽梦本梦。

作为新世纪的女性,既然自己能养活自己,那她就没有必要靠别人,所以也没有结婚的心思。

但是,她的一身黑客技术希望有人继承啊,又担心领养的孩子会带来什么不必要的麻烦,所以陈予馨决定捡个尸自己回去生个孩子。

既然是自己的亲生孩子,那么作为母亲,决定不了自己这边的基因,但也能决定另一边的基因啊。

自己这副模样,上半身随便穿个衣服,下半身穿个牛仔裤,梳了个麻花辫还搭在了前胸上,脸上还有一块厚重的眼镜,怎么看都是乡下来的土包子。

当然,她本身也是从乡下来的,在农村她还有块地呢。

你问陈予馨的家人?也只能怪他们命不好,一家人出去旅游,结果出了车祸,夫妻二人纷纷撒手人寰,不过却把陈予馨保护的很好,后来把陈予馨拉扯大的奶奶,也因为年事过高,在前年去世了。

因此,陈予馨彻底成为了一个孤家寡人了。

“哎。”陈予馨叹了口气,“三年了,‘尸体’是有不少,但是没一个符合眼缘的。”

大小姐,那能在道边睡着的酒鬼能是啥样,有模有样都会回家睡了啊。

正这么说着,迎面走来一个男人,走路的踉踉跄跄的,一看就是喝多了。

再一细看,这人一身西装,一看就是成功人士,不仅如此,看一下脸,简直是帅到爆炸啊!

陈予馨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这样的男人她要是放过了,那可真就是天理不容了。

走上前去,陈予馨伸出手去扶男人。

“嘭。”

男人狠狠的一推,看样子就是竭尽全力了,可惜陈予馨只不过是后退了两步,而他自己却摔了个大马哈。

“滚开,女人!”男人喘着粗气,吼道。

陈予馨乐了,喝成这样,还能认出她是女人呢,不过,不想碰女人,你倒是别喝啊,就算是喝了,那也别喝醉啊。

看看现在这样,坐在地上一直拿胳膊乱比划着,吓唬谁呢?

陈予馨悄悄的走到男人的身后,伸出小拳头,在男人的头上狠狠的敲了一下。

男人回身,怒目圆睁着。

陈予馨被吓了一跳,然后闭上眼睛又锤了一下。

只听砰的一声,似乎是什么倒在地上的声音。

陈予馨慢慢睁开眼睛,那帅气的男人已经躺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伸手探了探鼻息,还有气,甚至还很足,陈予馨也就放下心来了,毕竟打的是脑袋,万一呢。

左右看了看,虽然是小巷子,但是这条路也不算小,甚至还有一个监控摄像头,并不是作案的好地点,于是就拖着男人进了小巷的深处。

一个多小时后,陈予馨脸色红润的坐在男人身边,顺手把自己的裤腰带给系上。

“这几天是危险期,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吧。”陈予馨自言自语的说道,随后又看了一眼男人。

“你也不轻,反正这里这么偏,肯定也没什么人来,就委屈你在这住一夜了。”

不管怎么说,也算是帮了她一个忙了,就这么躺在这还真有点于心不忍。

所以陈予馨把他的西装外套脱下来,折成了一个四方块做枕头枕在了男人的头下。

“醒来不用记得我得好哦。”陈予馨起身,走路的样子也有些怪,毕竟是第一次嘛。

踉跄的回家了,虽然回来的时候绕过了摄像头,但是那个小巷里的摄像头一定是拍到了自己,所以有些东西还是要处理的。

还有就是,陈予馨看了看自己已经打包好的行李。

搬家,这就搬家,万一真被对方找上门了呢?还有就是反正这房子也到期了,自己又买了新房子,原本可以磨蹭几天的,现在就要立刻走了。

连夜,陈予馨就搬离了这个旧小区,住进了自己早就装修好的新房里。

“呼。”

一切顺利,只希望对方能够吃下这个哑巴亏,就当自己不存在。

还有就是,每天该做的事情还要做,不能露出马脚。

于是乎,陈予馨打开电脑,拿出板子开始处理接的单子。

虽然她是黑客,但她并不是很有钱。

请她出手的话,代价并不是金钱,而是被黑的公司或者人的黑料,并且还得是实锤才行,不然她是不会出手的。

因此,她手上一堆各大公司,各个明星的黑料,却没多少钱,甚至这个房子以及她的电脑,都是她副业带来的。

她的副业就是画手,同人画,情侣头像,游戏原画她都接了不少,再加上乡下田地出租的租金,才让她能够安心的宅在家里。

第二天一早,陆朝阳睁开眼睛。

啊,是蓝蓝的天空……

不对,他为什么会睡在这!还有,脑袋好疼,还有自己精神不振,就像是被人榨干了一般。

“嘶。”陆朝阳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疼。

“该死。”他骂了一句,昨天他参加一个酒局,结果居然被人下药了,后来,后来怎么了?

对,有一个贼土气的女孩儿来扶我…….

该死,怎么就断片了?

就在这时,几个保镖发现了他。

“陆总!”

保镖赶紧过来,看到陆总的头上鼓起一个大包,看着就疼。

“快,消毒水!”

随后他的助理也来了,为陆朝阳擦药并且带来了新的衣服。

“咦,怎么有股奇怪的味道?”一个女孩子的声音传来,“这附近也没花啊。”

几个大男人愣了愣,然后闻了闻,别说,好像还真有,但又似乎没有。

“哥,味道从你这来的,等等,这味道难道是?”女孩儿捂住嘴,睁大了眼睛后退。

陆朝阳皱着眉头,现在他身体很不适,不是很想和自己的妹妹闹:“阿雅,别闹。”

“我真没闹,就不知道是哪家的姑娘。”陆诗雅,也就是陆朝阳的妹妹说道,“这么大事,一定要和妈分享,我们老陆家后继有人了!”

“阿雅!”看着陆诗雅拿出电话的跑开了,陆朝阳就觉得蛋疼,他这个妹妹啊,真的是。

摇了摇头,也没放在心上,陆朝阳跟着助理回公司去了。

                           

原创文章,作者:辣鸡醋瓶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indever.com/novel/5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