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追妻:团宠小撩精别想跑》小说最新章节目录穆瑟,温柔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大佬追妻:团宠小撩精别想跑

小说:现代言情-后爱

作者:言上

简介:(宠爱,双洁,养成,欢喜冤家)因为下药而结缘。她成了他的假女朋友。因为爱上而撕毁合同,他开始疯狂追求。她不同意怎么办,没关系,耍赖、生病,反正办法多的是。能把他弄疯的也只有她了。

角色:穆瑟,温柔

大佬追妻:团宠小撩精别想跑

《大佬追妻:团宠小撩精别想跑》第1章 险中又险(求收藏)免费阅读

皎皎月夜。

小区内的地下停车场,时景亦跟着一只野猫跑了进来。

突然从黑暗中伸出一只手,扣住了时景亦的手腕,用力一拽,时景亦就被带到了暗处。时景亦根本就没有防备,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被抵在墙上。

进入到黑暗中时景亦一时间不能适应,只能感觉到男人身上强烈的压迫感。

粗重的男音响在耳边。

惊恐加上本能,时景亦攥紧拳头往男人的脸上袭去,就像时景亦被拉进来的时候一样的突然。时景亦学过防身术,凭借着从小到大养出来的胆子,根本就没有把男人放在眼里。哪里知道袭上去的拳头落在了男人的掌心中,许是急切,男人把时景亦挥过来的拳头,连同时景亦的另外一只手一并攥在了时景亦的身后。

手上的力道没有控制住,时景亦闷哼了一声。周围太安静了,时景亦的声音被无限放大,刺激着男人的感官,以至于男人的呼吸也明显的加重了几分。

手被控制住,心急的时景亦只能上腿,还没有踢出去,男人的腿就挤了进来。男人比时景亦高出半个头,腿也比时景亦的长了一些,再加上两腿被强迫分开。

时景亦翘着脚只能虚坐在男人的腿弯上,这样的姿势让人羞赧。瞬间,血气上涌,时景亦感觉有一把火在脸上熊熊燃烧,心中不知道是什么滋味,脸上的红晕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羞的。

男人的脸猛然压了下来,时景亦别开脸,男人的唇落在了时景亦的脸颊上。

“警告你,别动我,”时景亦努力的挣扎,想把身后的手挣出来。

男人紧攥着时景亦的手,急不可耐的用空出来的一只手就去解自己的领带,然后绕到了时景亦的身后把时景亦的双手给缠住。

这一下时景亦真的是慌了,正慌不择路的时候,脸被人捏着拧了过来:“救······唔。”

话语尽数被吞进男人的嘴里,带着一点霸道、强迫、急切,男人想要寻求的更多。男人的鼻息喷在时景亦的脸上,粗重,有点不规律。

手不能动,分开的腿也使不上力,男人似乎拿捏到了时景亦的弱点。时景亦反抗不得只能紧闭着双唇。

厮磨了好半天,男人攻城略地的舌头也只是在城门口徘徊。男人有点急切,在时景亦的嘴上咬了一口,力道没有掌握好,时景亦又是一声闷哼,嘴巴依然紧紧的闭着,不给男人一点趁虚而入的机会。

“听话······,”男人呼吸沉重,声音却奇异的温柔,离开时景亦的唇,转而吻上了时景亦的耳朵。

麻麻的感觉从耳朵一直蔓延到脚底,胸中憋着一口气,不敢用力吐出,就怕动作太大刺激到头抵在自己脖颈处的男人。

得了空闲的时景终于可以张嘴:“根据刑法,以暴力、胁迫或其他手段强奸妇女,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如果你能承担法律的制裁,我就当被狗咬了。”

说这段话的时候,时景亦紧张的要命,生怕男人会做出让时景亦后悔的事情。时景亦知道慌乱无法解救自己,唯有静下心来,自救。

一滴汗珠滴在了时景亦的额头上,男人在极力的压抑着自己,“对不起·······”

男人的身子往后扬了扬,就在时景亦以为男人要放开自己的时候,男人双臂一伸,再次把时景亦给拥进怀中,低着头又去找寻时景亦柔软的唇畔。时景亦被惊得不行,连忙低头。这一次,吻落在时景亦的头顶。

男人伸手挑起时景亦的下巴,时景亦奋力抵抗,带着惊恐颤抖的声音,几乎是从牙齿缝中挤出来的:“你我本是陌生人,你要是硬逼我的话,那么我们就只能成为仇人。”

仇人两个字,时景亦说的是咬牙切齿。生活了二十多年,被无数的人示好过,爱慕过,但是这样被抱着强吻的经历还是第一次。

时景亦极力的控制着自己,连自己也不知道的是,说话的声颤抖的厉害。男人明显一愣,理智和情难自禁处于两种极端,一个叫嚣着停手,一个给予男人潘多拉魔盒的诱惑。

时景亦感觉到男人的迟疑,松了一口气,但是说话的声音依然紧绷:“你放了我,我就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几百块钱就能解决的生理问题,放在一个不愿意人的身上,就有可能是三到十年的牢狱之灾。假设你动了灭口的念头,那么等待你的就是生命的代价。控制不住的结果就是得不偿失。灰暗的未来和自由的空气,不用我说,你也知道自由的无价。”

时景亦说这些话的时候冒了多大的风险只有自己知道,理智让她必须这样的做。不是生命不重要,是坚守了二十多年的信仰让她不能低头。

男人没有再动,就那样紧紧的抱着时景亦极力的克制着,浑身都在颤抖。

“我······,”男人的声音沙哑,带着一点让人脸红的低喃,“我不是·····有意冒犯。”

汗水顺着男人的额角,一直流到了时景亦的脖子里面,时景亦很想一把推开搂着自己的男人,感觉到男人的善意,也怕反抗刺激到男人的感官,权衡再三于是说:“你······还好么?”

时景亦的话刚说完,男人一把把时景亦推开,然后自己躲到了远处,哑着声音说:“快走。别再过来。”

时景亦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一点犹豫也没有,仓皇的往亮处跑。

心脏咚咚的跳个不停,几乎从嗓子里面蹦了出来。一口气出了地下车库,到了车库的门口,时景亦才停下来。大量的空气涌进肺里,这一刻感觉自己是活的。

蹲下身子,被绑的手从脚下绕到了胸前,时景亦用嘴把领带咬开,扔在一旁。

后怕,这是时景亦最真实的感受。掏出手机想要报警,号码已经输上去,时景亦始终没有按下拨通键。

时景亦不傻,男人的行为很怪异,像是不受控制下的本能反应。如果真的是自己想的那样的话,男人超越本能控制自己的行为,还是让时景亦多少有点感动。

把手机放进口袋里,时景亦拐了个方向。晚上九点多钟,楼上的超市还没有关,时景亦直接走到了冰箱的面前,打开冰箱门,从里面拿出十多瓶矿泉水。付了钱,又往地下停车场内跑。

已经到了地下停车场的门口,矿泉水有一瓶是全冰的,砸在头上定然冒血,时景亦拿在手里,深吸了一口气,才敢走进。

还是刚刚的那个位子,时景亦没有进去,就站在亮处与暗处的边缘:“我买了矿泉水,想着你应该能用的到。”说完,把一袋子水直接扔了进去。

听到袋子落地的声音,时景亦又问:“需要叫救护车么?”时景亦就站在亮处,手中的全冰矿泉水,让男人想哑然失笑,但是没有笑出来。

“不用······”男人哑着声音说。

听见男人的话,时景亦再也没有停留。

男人叫穆瑟,商场的上面有一个大型的娱乐场所,临时有事,刚从楼上下来就感觉浑身难受。穆瑟不想让人看见自己狼狈的一面,直接按了负一层的按键。

穆瑟撑着身体摸到了时景亦买过来的冰水,打开,连灌了两瓶在肚子里,又拧开两瓶倒在头顶上。

七月的雷城,晚上的天气像闷在被子里面烧火的感觉,即便如此也没有穆瑟心底的火大。药物的控制加上被算计的愤怒,让穆瑟忍着百爪挠心,一声不吭。趁着神志稍微清醒一点,自我控制力也回来了,穆瑟忍着难受掏出手机。

“我被人下药了。”

挂断电话那边自然会有人查。

又给被穆瑟刻意支远的保镖打了一个电话,“地下停车场刚刚出去一个女人,拦下来。”

雷城,穆瑟的地盘。没有几个人敢在老虎嘴里拔牙。与虎谋皮,谋的不是皮,是命。刚刚的那个女人穆瑟并没有看清长相,但是被拉进怀中的时候,穆瑟就知道那个女人和自己被下药的事情并没有任何的关系。

一个浑身清爽的连一点烟酒味也没有的女人,怎么可能会混迹夜场。

只是被无端牵扯进来的女人而已,但,就是这样一个女人却轻易挑起了穆瑟的本能。如果说是药性的作用,但是穆瑟把女人拉进怀中,尤其是闻到女人身上味道的时候,心脏猛烈的跳动,是骗不了人的。

不是药物驱使下的下半身的本能冲动,而是心悸之后的情难自禁。

有多少年没有过这样的感觉。只因为女人的一声求饶,一声仇人,生生的忍着爆体的可能,而停下动时景亦的念头。

穆瑟不是圣人,但是也没有到了竭泽而渔的地步,认为什么人都行。之所以把女人给拦下来,除了想确认自己心中的悸动,还有一点,事情没有水落石出之前,身边任何一个出现的人都有被怀疑的可能。

最多两个小时就能挺过去,穆瑟愤怒的把瓶子摔在地上,又去开下一瓶。

一个半小时后,药效已经慢慢的退了下去,穆瑟才冷着脸从暗影中走出来,浑身湿透,头发上还滴着水。

微翘的唇角硬是被抿成了一条直线,两只眼睛布满了血丝,握紧的拳头上青筋依然在突突的跳着。

商场的外面有两辆车特别的显眼,因为每辆车前站着两个男人,统一的衬衫黑裤,一看就是保镖的打扮。时景亦被控制在一个保镖的手中。

保镖车的前面停了一辆库里南。司机已经把后座的车门打开。临上车之前,穆瑟往后看了一眼:“让她上前面的来。”

                           

原创文章,作者:言上,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indever.com/novel/5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