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毒后,病娇世子太粘人》小说最新章节目录白玦,蓝千尘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毒后,病娇世子太粘人

小说:古代言情-智力

作者:肖九念

简介:前世,医毒双绝的蓝氏族灵女蓝千尘被人陷害死了,害她的人还是自己的夫君和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丫鬟。丢了后位,失去了幼子,背上了骂名,她成为了华朝的一个笑话。重活一世,她成了丞相府四小姐沈清玥,成为了华朝另一个笑话。恶毒的公主继母,淡漠狠心的爹爹,嚣张跋扈的妹妹,一群魑魅魍魉,她只能收起自己的怜悯,欺负她的一个一个收拾回去,包括前世的大仇,她要数倍讨回!她收起了自己的心,却不想遇见了他,锦程!

角色:白玦,蓝千尘

重生毒后,病娇世子太粘人

《重生毒后,病娇世子太粘人》第1章 梦魇免费阅读

华朝,元帝六年,盛京。

破败的冷宫外响起了脚步声,紧跟着请安的声音,“拜见辛贵人!”

北辛华丽的宫装扫过脏兮兮的地面,走的每一步都像是踩在人心上,带着趾高气昂的味道。

茂苑城如画,阊门瓦欲流。还依水光殿,更起月华楼。

北辛看着上方“月华楼”三个字,讥讽一笑。

曾经这座皇城最华丽的宫殿,住着最高贵的人,可如今呢,还不是断壁残垣,破旧不堪,蟑螂老鼠满地爬,没什么了不起。

“皇后娘娘,北辛来看你了,这几日过的可还好?”

冷宫的地上躺着一个女人,蓬头垢面,伤痕累累,一道细长的鞭痕从她的左脸划过,使得原本清丽无双的脸显得狰狞可怖。

地上的人正是华朝的皇后,曾经宠冠后宫的蓝千尘。

而来人本是皇后的侍女,被蓝千尘待如亲妹妹的人,却抢走了蓝千尘的位置,抢走了她的夫君,被封为了贵人,深受宠爱。

蓝千尘眸子微睁,恨意乍现,“北辛,我不想看见你,滚!”

她这一身的伤都拜北辛所赐,落到如今的地步全是北辛和她那好夫君一步步策划。

“哈哈哈哈……”北辛像是听见了什么天大的笑话,笑的眼泪都要出来了,“蓝千尘,你还以为你是什么皇后吗?是什么百年大族蓝氏族的灵女么?你现在就是阶下囚,天宇说了,等你认下和逸王私通谋反的罪,这世上就再也不会有蓝千尘这个人了。”

天宇那两个字刺痛了蓝千尘的心,她紧紧的攥住胸口,任由恨意滋生,“本宫没有谋反,逸王也从无谋反之心。”

一年前,逸王带兵围困宫廷,被萧天宇抓住,在逸王府搜出了他和蓝千尘往来的信笺。

信笺上表明皇后和逸王私通良久,密谋造反。

萧天宇震怒,将逸王府的人全部下狱,杀了逸王府百十口人,将蓝千尘囚禁月华楼。

蓝千尘知道这是一个局,一个萧天宇和北辛设计要除掉她和逸王的局,因为逸王得人心,蓝氏族择天下主,所以她们两个威胁到了他的皇位。

几年夫妻,千尘没有想到萧天宇会这么狠,狠到她觉得可怕。

北辛清秀的脸上露出一丝嗤笑,“你和逸王的关系已经人尽皆知了,逸王已死,等我折磨够了你也要死,别着急。”

“北辛,为什么?我可有薄待你?”

她和北辛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北辛是她在蓝氏族选中的侍女,虽然说是侍女,可千尘一直当她是妹妹,从来没有当她是侍女。

可是北辛却联合萧天宇,设计那一出大戏,断了她的手脚筋,将她不人不鬼的囚禁在这里。

北辛的眼里染上戾气,“凭什么你从小就是族人捧在手心里的灵女,凭什么你能十里红妆的嫁给天宇,凭什么这世间的好处你都占尽了,蓝千尘,人人都说这是命,可是我偏不认,我就是要抢走你珍视的东西。”

蓝千尘从来不知道北辛的心里藏着这么多对她的嫉恨。

月华楼被封的那一天,萧天宇牵着北辛的手出现在千尘面前,告诉千尘,“朕活了一世,如今才寻到倾心相许,想要执手白头的女子。”

北辛娇羞的低着头,笑的如四月的春水。

千尘才明白,她的六年活成了一个笑话。

蓝氏族百年大族,纵不参与政事,可底蕴深厚,盘根错节,尤其是灵女可择天下主的传言,让历代君主都点名蓝氏族灵女必须入宫为后。

可她也不愿意,看四季繁华才是她的向往,谁愿意入这宫门深似海的地方。

可萧天宇万里红妆,从皇城铺到云山脚下,为了娶她为后。

那时千尘涉世不深,以为这就是真心,于是弃了四季繁华,选了金华牢笼。

现在方知错,错的离谱!

“北辛,”千尘的声音陡然凌厉,“你陷害我,折辱我,我都不在意,我只问你一件事,沐炎是不是你杀的?”

萧沐炎是千尘的儿子,才四岁,玉雪可爱,聪慧机敏。

北辛宽大的宫袖拂过,突然倾身靠近千尘,在千尘耳边低语,“是我呀,沐炎死的时候可惨了,还喊着母后呢!”

千尘的心被刺痛,痛的鲜血直流,纵然猜了无数次,可当事实就这样被人轻描淡写的说出来,她不仅痛,还恨,十分的恨!

沐炎才四岁呀,那么聪明乖巧,怎么能下得去手!

“北辛,我要杀了你!”千尘眼中杀意森然,手腕处雾气缥缈。

北辛眼神一闪,喊道,“来人。”

雾气陡然成形,化成冰锥猛然射向北辛,北辛慌忙避让,还是打中了肩膀,刺痛难当。

门外进来两个婆子,飞快的按住千尘,抓住她的手腕,让她动弹不得。

捂着肩膀气怒的北辛走到千尘面前,一巴掌甩在千尘脸上,从她手腕处拽下一串珠子,狠戾道,“蓝千尘,没想到你还有如此力量,那我就取了你的轮回珠,让你彻底沦为一个废人。”

轮回珠是蓝氏灵女的象征,和灵女血脉相连,取了轮回珠,千尘也活不久了。

而她也早就不想活了……

寂静的宫道上,一位身量修长的男子背着一位奄奄一息的女子飞快的奔跑在宫道上,往宫外的方向逃。

纵然夜色遮掩,男子一身清冷气质,无双容颜也无法掩盖,哪怕是做奔命逃亡的事,他脸上也不见任何着急之色,犹如闲庭信步。

蓝千尘趴在白玦画的背上,眼泪无声无息的落了下来,滴在白玦画的背上,透过衣服烫的人一抖。

清冷的人终于开口了,“你是要把皇宫哭倒好让我们能出去吗?”

千尘破涕为笑,第一次听白玦画开玩笑,她喃喃的问道,“师傅,我要死了,你为什么还要来救我?”

千尘从来没有想过,白玦画会来救她。

白玦画是她的师傅,无人知晓其来历,只知道他生活在云山之巅,教导蓝氏灵女。

千尘十岁就跟着白玦画,跟他习文习武,云山之巅也只有白玦画一个人。在千尘的记忆里,白玦画冷心冷情,沉默寡言,是个好看的冰块脸。

他对她不假辞色,严厉苛刻,从来没有过一次笑脸。

哪怕千尘每天跟在他屁股后面撒娇卖乖,在云山之巅遛猫逗狗,他也从来没有动容过。

就连千尘出嫁的那天,白玦画依旧是一副淡然的样子,只嘱咐她,“自己选的路,自己要承担的起后果。”

她怨怪白玦画冷漠无情,相伴八年,竟一句贴心的话都没有。

可是今天白玦画却冒着生命危险来救她,那个云山之巅冷心冷情的人好像一下子有了温度,成了千尘心底仅有的一丝温暖。

白玦画没有说话,只是加快了步伐。

可皇宫岂是那么容易就出的去的,等待他们的是禁军的围困,冰冷的箭矢相对。

千尘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熟悉的人影,萧天宇正冷漠的看着她,边上还站着北辛,满脸的幸灾乐祸。

“皇后,你真的打算逃走吗?”

萧天宇冰冷的声音透过层层禁军传进千尘耳里,是那样无情。

以前萧天宇喊她“阿尘”,现在只有陌生的“皇后”两个字。

千尘没有回答,而是低声问白玦画,“师傅,你能自己离开这里吗?”

她的师傅是个神秘的人,千尘也没有见识她真正的实力,说不定他能从这里脱身呢。

事到如今,她死无所谓,白玦画不能死!

白玦画将千尘放到地上,面色无动容,态度却坚决,“我会带你走!”

“师傅……”

“我不会让你死!”

千尘拉着他的袖子,眼里都是焦急。

远处萧天宇看见这一幕,眼睛一眯,杀气顿显。

北辛犹不满足,添了一把柴火,“皇后娘娘从小就和白玦画关系亲密呢,要不是灵女使命,估计现在就是一对神仙眷侣呢。”

“神仙眷侣?”萧天宇冷哼一声,森然道,“朕要让他们做一对孤魂野鬼!”

说罢,手一挥,那冰冷的箭矢齐发。

白玦画抽出腰中软件,立在千尘面前,为她挡去所有的箭雨。

那尖利的刀剑碰撞声,那围困的层层禁卫军,那一对没有心的狗男女,都在千尘眼前远去,她的眼里只余下一抹白色的身影。

高雅风华,气质出尘,一袭月白衣衫,一张无双容颜。这是千尘初见白玦画时的感叹,如今团团围困,他依然是这样子。

白玦画再厉害他也是人,有箭矢透过他的剑网射了进来,刺入了他的手臂。

千尘目光一缩,呼吸半停,焦急的喊道,“师傅,你走吧,不要管我了。”

白玦画却丝毫不退让,身子不曾让过半分,以决绝的姿态护着千尘。

不断的有箭矢射进来,白玦画白衣染血,千尘眸光含泪。

她不能,不能让白玦画死,更不能让他如此狼狈,她的师傅该是永远不染纤尘的!

“你们不能伤他!”

千尘怒喝一声,奇迹般的从地上站了起来,丝丝缕缕的雾气从她身上透出,那雾气一层层扩大,雾气所过之处,箭矢掉落,没多久,白玦画周身的箭矢都掉落了。

禁军惊慌,发现箭再也射不出去了。

萧天宇也惊住,转头问北辛,“这是什么秘术?”

蓝氏族是个神秘的家族,无人知其起源,只知道在蓝氏族中有许多秘术,随着时间推移,这些秘术逐渐消失,只余下一则可择天下主的传言。

北辛还没来得及想,就看见有一次雾气萦绕住她,紧跟着她袖子里的轮回珠自己跑出,顺着雾气回到千尘身边,停在半空中。

雾气源源不断的汇聚在轮回珠中,原本静白的珠子突然变红。

随着珠子越来越红,千尘的脸色也越来越白,直到面无人色。

“你要干什么?”白玦画想打断千尘,可是雾气环绕,他竟然进不去。

此时北辛猛地反应过来,喊道,“是梦魇阵,她要用梦魇阵!”

萧天宇不解,“什么是梦魇阵。”

“梦魇阵是蓝氏族的秘术,只有灵女才可成,轮回珠是梦魇阵的阵眼,此阵若成,威力巨大,阵中之人一人入轮回,一人坠梦魇,这是以命换命,且是生生世世!”

……

                           

原创文章,作者:肖九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indever.com/novel/5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