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法师大有问题》小说最新章节目录李维,李维来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这个法师大有问题

小说:游戏动漫

作者:深海哈士奇

简介:睡梦中的李维被一股神秘力量传送到了拥有魔法的异世界。猜想中的生活:轻松的异世界之旅、享受金手指所带来的实力。实际上:开局便穿越至漆黑无比的地下城,随后更是遇见阴险狡诈的哥布林。[提示:成功通关一级地下城,获得1自由属性点][提示:解锁新地区:海港城][主线任务:揭开一切阴谋与诡计,消灭魔王与其手下或许是你拯救梵提西大陆唯一的办法]“什么!消灭魔王拯救世界?关我什么事,这事儿找勇者去!”

角色:李维,李维来

这个法师大有问题

《这个法师大有问题》第1章 地下城?免费阅读

地球,神州,锦城。

2021年1月3日,下午14时46分。

百米高空上,一长袖短裤头戴红色帽子的女子正死死地抓住一白衣男子的手臂,而此时此刻女子已处于半空中,微微玉坠。

随时都有可能跌落到河底摔成一滩肉泥,生命极有可能在刹那间化成一颗流星消失殆尽。

一旁的群众望着眼前这一幕都不由自主地紧张了起来,完全不敢大声呼吸发出任何嘈杂的声音。

红帽女抬起头眼神中带有一丝请求地神色嘴唇微微颤抖地说道:“我很害怕,不要这样好吗,能不能拉我上去。”

“我错了,再给我一次机会,以后绝对不会再犯了这种错误了。”

女子的请求仿佛没有触动到男子一丝一毫的情绪,只是淡淡的看了女子一眼。

而一旁的群众不知为何反而开始交头接耳小声议论着眼前的红帽女子。

从部分群众的眼神中不难看出幸灾乐祸的占了大多数,更有甚者眼神中露出一丝兴奋和跃跃欲试。

眼看交涉无果,女子的表情一瞬间变得阴冷无比,抓住男子的手臂奋力地不断往上攀爬。

白衣男子也注意到了红帽女的动作,只是扭了扭脖子,活动了一下手腕。

面无表情地伸出左手直接硬生生地把红帽女的其中一只手给扒开。

女子见状呼吸频率越来越快,恐惧的表情在脸上仿佛达到了一种极致,身体也开始不断挣扎,企图用尽全力。

可随着男子没有任何顾虑地扒开红帽女的另一只手,女子再也没了任何支撑点。

从百米高空迅速跌落,缓缓坠落的过程中,女子望着白衣男子的身影仿佛感觉看见了恶魔一般。

如此恐怖、毫不留情、不讲任何道理、不听信任何一句话。

“我记住你了,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红帽女在跌落后,因为在半空中坚持了许久耗费了大量体力,跌落后一下子肾上腺素所带来的副作用并一涌而来。

用尽仅存的一点力气,朝着白衣男子愤怒地呐喊着,心中的幽怨直接升到了顶点。

白衣男子没有在意女子的任何一句话,仿佛只是经历了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情一般。

紧接着对着一旁的群众大声喊道:“下一个,大家都别插队,讲文明树新风是每个人的责任。”

“还有别学刚才那个人,插队就算了,不就是蹦极嘛要死要活的,又没要她的命。”

“既然跳下去了,肯定不能拉上来,所以要反悔尽早。”

排队的游客们不停地点头表示明白,刚才那女的完全属于咎由自取。

一些女游客更是牢牢记住了白衣男子胸前的工作牌:锦城飞天游乐园,李维。

准备待会儿好好和眼前的帅哥搭讪一波。

一旁的另一个穿着白色工作服的男子走到李维身旁在耳朵小声说道:“你不怕被投诉啊?”

“今天是兼职的最后一天。”李维摊开手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抬手看了一眼时间,发现换班的时间快到了,赶紧开溜。

因为大学放的早,所以李维早早的便找了许多兼职,相比较长期的兼职,还是部分短期兼职的工资较高。

不过也更累,而且也不稳定,游乐园的工作还是寝室哥们儿帮忙找的。

据说是在游乐园里面有亲戚具体是谁,李维不感兴趣也懒得问。

否则一天三百的高薪兼职可不是那么容易找到,工地可能可以。

虽然李维不在意黑一点,但是对于变成黑人李维没有一点兴趣;在换衣间里赶紧换好衣服并打卡后离开了游乐园。

工资也是银行卡入账,所以便草草的离开赶往下一个兼职目的地。

因为下一个兼职在隔壁城市需要坐火车,大约一百多公里,在相对比较偏僻的郊区。

第二天早上八点就要开始工作,所以只能连夜赶过去在附近住酒店。

这一份同样也是高薪兼职,不过是李维通过帮助辅导员许多小忙促成的。

不仅刷了一波辅导员的好感,而且还拿到了高薪兼职,辅导员可能血赚,反正自己绝对不亏。

两个小时后,李维便抵达了目的地,理城。

李维随便找到一家看起来不错的酒店,进入大堂后直接把身份证拍到了前台的桌子上:“开房!”

“未成年没有身份证和户口本不能入住,可以去隔壁派出所办理临时身份证。”

“唉,真可惜,年纪轻轻的眼睛就瞎了;看清楚了,爷二十了。”

前台小妹儿白了一眼李维后拿过身份证仔细看了一下,发现确实成年了。

长得挺好看的可惜长了一张嘴,不说话时还可以装装高冷气质男神,一开口就没什么好话。

“单人间还是双人间、或者豪华间,总统套房已经有人预定了。”

李维犹豫了一下问道:“我说,小妹儿,冒昧的问一下你是不是有近视,还有你智力没什么问题吧?”

前台小妹儿强忍住骂人的冲动,要是骂人被投诉了经理肯定得给自己使小辫子。

可眼前这人简直太过分,说人近视就算了,还询问别人智力是否正常,那眼神就差没把弱智两字写在脸上了。

轻呼一口气缓缓道:“没有,视力和智力一切正常,请问这位先生你为什么要这么问呢?”

“既然你视力没问题,那你应该看得见我只有一个人,我一个人开什么双人间。”

“还有既然总统套房都有人预定了,你说出来干嘛多此一举,我又没问,你是不是还得把明天哪一个阿姨休息不来上班的消息告诉我。”

“算了,不跟你多说了,开单人间,太累了该休息了。”

前台小妹儿的双手在桌子底下不由自主地紧握,微微颤抖的双手能够看出此时的情绪快达到了一个峰值。

“3楼,307号房。”

李维打了个哈欠,拿走房卡和身份证垂着头眯着眼走向电梯,完全没有注意到前台小妹儿脸上的表情有多么恐怖。

住进酒店后,随便洗漱完就躺在床上无所事事地玩着手机。

因为一天的兼职身体本就疲惫不堪,再加上一个多小时的火车,不一会儿便进入了梦中。

………….

叮铃!本月花呗账单应还款2452.11元,账户余额为367.24元,您还有一笔快车订单尚未支付!

猛地一下从睡梦中惊醒,这看似普通的闹钟铃声恐怖程度甚至远超大部分禁曲。

每天叫醒自己的不是休息健康的身体,而是贫穷。

得亏游乐园那边马上快发工资了,理城的兼职是日结。

惊醒后,睁眼发现陌生的天花板!

本来白色的天花板上却雕刻着一朵菊花,总感觉怪怪的。

思考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是来到理城做兼职了,这几天四处跑都有点神经质了。

本来想把这个闹钟取消了,仔细回想了下还是算了,洗漱完毕后下楼退房。

此时昨天帮李维开房的前台小妹儿依然已经不在这里了,估计是换班了。

退房后,李维打车来到森然科技有限公司,这是李维今天兼职的地方。

打了一通电话后,很快便有人从电梯里出来把李维带到了楼上,换好了衣服后待在一个绿色的房间里。

这个绿色的房间里有着许多奇形怪状的装饰,李维坐在一旁静静等待。

没过多久便进来一个身高大约两米左右,体型健壮,就算不用力都能看出他全身上下壮硕的肌肉。

大个子站在远处同样静静等待,约莫十分钟过去了。

本来坐在地上的大个子突然站了起来,像是一头被激怒的野牛似得疯狂地朝着李维冲了过来。

手里不知何时已经握住了一把长约一米的巨型大锤,看起来威猛十足。

而李维丝毫不慌,十分淡定地从一旁拿起一本看起来十分古老且厚重的书籍。

不停地翻阅着,眼睛快速浏览着书本上的内容,嘴里还在一直碎碎念。

刹那间,大个子好像受到了什么剧烈攻击一般,直接向后面摔飞好几米远。

“吼!”

被莫名奇怪的攻击命中的大个子仿佛被激怒了一般,大吼一声。

紧接着再次朝着李维冲了过来,眼看马上就要接近李维,双手握紧巨锤准备给予李维致命一击。

但事实却是,李维不仅轻松躲过了这一击,而且反手一肘击直接暴击在大个子后颈处。

嘭!

大个子晕倒在地,不省人事,手上的武器也随之掉落在一旁。

李维根本没有回头看一眼确认大个子是否已经失去抵抗力,身影渐渐远离。

走出房门李维来到另一个房间,此时此刻这个房间里有着好几个人都围坐在一旁的显示屏面前讨论着什么。

李维眯着眼打了个哈欠:“导演,怎么样我表现还不错吧。”

导演叹了一口气,抬起头望着李维想说点什么,又说不出口,只好让副导演来解释。

“李维,我们演的是奇幻电影,你最后应该是用魔法击败巨锤狼人,而不是肘击。”

“而且你扮演的是一个会魔法的鼠精,你见过会咏春的老鼠吗?”

“不过我和导演最后还是决定就这样了,虽然你简直瞎搞,但意外地感觉还不错。”

“一个会武功的老鼠,想必逼格也会更高一些。”

听了副导演的话,李维眯着眼点点头表示十分认可,去财务部结了账后便匆匆离开。

是的,李维今天的兼职正是演习,不过是通过动作捕捉扮演一只法力高强的鼠精。

最后的肘击也是灵光一闪,反正结果是好的就行,过程嘛不重要。

毕竟这年头只看结果,谁管你过程是怎么样的。

经过几个小时的车程,终于是在晚上九点回到了家中。

2021年1月5日,傍晚1时58分。

背靠着椅子的李维慵懒地升着懒腰,摇了摇了头疏松筋骨,关闭了电脑。

漆黑的房间里,闪烁着电脑最后关机时的画面,小太阳取暖炉左右转动着还时不时地发出咯咯的声音。

“绝不把体力留到第二天!”

“嘁!又是保底,算了,反正欧皇寿命极短而且容易夭折,用命玩游戏不值得。”

喝了一杯冰可乐,准备睡觉时,发现手机里传来了新的消息,解锁一看发现原来是支付钱包的信息。

没想到前几天用积分兑换的彩票居然中了五十元,真是不容易。

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体会到天下掉馅饼的感觉,小时候还能偶尔捡到一两块钱。

可现在人人都是手机支付,十几年了别说捡钱了,连一块钱硬币都看不见。

弯下腰转动按钮关闭了取暖炉,李维揉了揉眼睛缓缓走出房间,急匆匆地上完厕所后关灯走到客厅。

此时昏暗的客厅寂静的似中世纪的古堡。

突然!李维迈开大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跑进自己的房间,仿佛有恶鬼在后面追赶着,头也不回地关上了房门,跳上了床盖好被子。

“就这?根据鬼界法则第一条:不能碰被子里面的人。这一波是我赢了,睡觉!”

看了一眼放在床边的手机,确定没什么信息后,闭上双眼睡觉,可翻来覆去实在睡不着,只好又打开手机开始无所事事地玩着。

刚刚大二的李维,最近一直忙碌着找兼职然后做兼职,每天都得消耗掉百分之两百的精力,在上眼皮和下眼皮打架多次后,关上了手机,不一会儿便睡着了。

还沉溺于睡梦中的李维不知房间里正发生着神奇的一幕。

原本略微显得有些拥挤的房间,此时处于正南方向的床和床上的人却凭空消失了。

若不是地板上留下的厚厚灰尘以及一些生活垃圾,还以为原本此处便是空荡荡的。

睡梦中的李维感觉到一丝寒冷,不由得抖动了一下,渐渐睁开朦胧的双眼,映入眼帘的却不是白色的天花板。

“陌生的天花板?我昨天不是连夜赶回家了么,难道记错了?”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凛冽的寒风从身后一阵阵飘来,蓝色的被子和木制小床在这里有着一股极度违和感。

这极大的反差,本来刚睡醒的清晨脑子就是懵懵的,使得李维一时半会儿没反应过来,仅有被窝的一丝温暖让其感到舒适。

“清醒梦?”

李维在脑海里回想着,因为清醒梦是十分难得的经历,必须把握每一分每一秒,虽然睡醒后可能会什么都记不住。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都是十分难得的机会,是时候开高达打小怪兽了,揉了揉眼睛,李维坐了起来准备穿衣。

当李维坐起来时,身上只穿了一件薄薄的长袖,极大的温差和安静的四周,才发现事情好像有点不太对。

以为还在做梦的李维用手狠狠地捏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嘶!好疼。”

一边轻轻揉着刚刚被捏红的大腿,一边顺手拿起放在枕头边的手机,解锁屏幕后发现没有任何信号。

试着拨打了各种紧急电话,但直接显示无法拨通,李维知道可能自己遇到大麻烦了。

“不就中了五十块钱嘛,果然好运所带来的往往便是厄运,就像一对双胞胎一样永远形影不离。”

穿好衣服裤子,小心翼翼地从床上走了下来,用手机的手电筒照亮了四周,此时才发现好像处于一个洞穴中,不对,更像是地下城。

目前好像处于一条笔直的通道中,四周的墙面十分整齐,而且墙面上还有各种藤蔓缠绕,很明显不是天然的洞穴之类的。

李维猜测自己如果不是被恶作剧的话,那极有可能是穿越了,本就是一普通人拍综艺应该也轮不到自己头上。

别人穿越就算是上来就被反派打脸,好歹穿越之后所处的地方还算正常,怎么到自己这里就是地狱开局。

如果真是剑与魔法世界中的地下城,那麻烦可就大了,身上可没有任何武器,自身的力量也在普通人的范围内。

大家都是魂穿,自带各种世界观资料,自己怎么直接和床一起穿越过来了。

“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待在这里也不是办法,收拾好东西往前走看看吧。”

身上穿的衣服、手机、左手上佩戴的手环、一个空饮料瓶,就是目前李维的所有物品了。

李维把袖子伸出来遮住手机的手电筒,让灯光尽量变得微弱一些,脚步也变得更加缓慢轻声。

考虑最坏的情况是李维一直以来的思维方式,虽然生活平淡无奇,但不知为何养成了这种思维方式。

例如:滑一个很长且封闭的滑梯,上一个人有没有可能不小心掉落了一把钥匙正好卡在滑梯连接处,轮到下一个人滑的时候后果可想而之。

在坐大摆锤时,会不会因为工作人员心情不好忘记检查维修,导致机器发生故障,直接从空中跌落或者卡在半空中动弹不得。

运动场上标枪运动员、铅球运动员,会不会一不小心砸中裁判或者观众。

站在阳台上地面会不会突然坍塌、半夜睡着时给手机充电会不会突然爆炸、走在人行道上醉酒的司机会不会突然撞上来。

经常性的脑洞爆炸形成了李维这种极其古怪思维方式,故其名曰:“死神来了Plus.Max.Note.Mate.Mix.Pro。”

如果用强烈而又醒目的光线,极有可能招来地下城的怪物,目前的情况来说还是尽量避免与任何怪物正面交锋。

贴着墙壁的李维小心翼翼地漫步走着,尽量降低自己的脚步声,使得呼吸都变得缓慢了许多。

在没有任何参照物的情况下,李维估算大概走了快有5分钟了,终于发现前方有着微弱的光芒。

通道来到了路口,这是一个正方形的房间,四周有着火把点亮所散发出的灯光。

墙面上各种复杂的图案和奇形怪状的文字。

最关键的是正中央有两只怪物,正露出尖锐的牙齿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仿佛是看见了什么特别美味的东西一样,口水都不自觉地从嘴里流了出来。

如果没猜错的话正是魔法世界特有物种。

哥布林!

其中一只哥布林手里拿着巨棍、另一只脸上有一道疤痕拿着一柄短斧。

哥布林的脸部宽阔,鼻子扁平,耳朵很尖,嘴巴很大,嘴里还有尖细的毒牙。

个性贪婪又卑劣,性格倾向邪恶、狡猾而善于诈欺,这就是大部分奇幻作品中对于它的描写。

此时此刻的李维,心就像拉满弓的弦,不敢大声出气,生怕一张嘴,已提到嗓子眼的心就会掉出来。

被两只哥布林恶狠狠地盯着,李维只感觉背后一凉,仿佛有一条冰冷的毒蛇爬上了脊椎。

跑!

这是李维脑海中唯一的想法,不再去与他们对视,转过身立马撒开腿飞奔起来往回跑。

身后也传来的哥布林追赶的脚步声,各种混杂的声音中仿佛还有哥布林诡异的笑声。

不,是嘲笑声!

                           

原创文章,作者:深海哈士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indever.com/novel/5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