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枭雄克星》小说最新章节目录王邻,王坑人全文免费阅读

王邻努力地想着办法,脑门上的汗珠大颗大颗地砸落在黄色的泥土上。

搜肠刮肚,遍寻警校所学的数千案例!

然而,一切都是徒劳,没有哪一件案例中有方法适合此时的逃生。

坑沿上的官军士卒依旧在不紧不慢地往坑中覆土。泥土,依旧在哗啦啦地落下,

没过多久,膨松的泥土,就已经盖到了小腹的位置。

王邻决定放弃了。

努力地调整了一下身子,好让自己死得舒服一点,然后,缓缓地闭上了眼睛,静静地等着死亡的到来……

然而,就在此时,突然!

王邻听到了一阵噪杂的狗叫之声!

没错,是狗叫之声,而且这狗叫之声如此熟悉,绝对是穿越前那天晚上自己带出去遛的那三条狗的叫声!

莫非,那三条狗也跟自己一起穿越了?

想到这里,王邻再次猛地睁开了双眼。就在双眼睁开的这一瞬间,王邻看到了……至少有两名士兵从坑沿上摔进了坑中,紧接着,三条影子一跃而起,如闪电般地向坑中扑来!

最先一条修长的黑影……那是替刑警队养着的“德国黑背”,名叫巴顿;之后一条粗壮的黑影,那是自家养的藏獒,名叫奥尼尔,最后一条高大的黄影,是自家养的金毛,名叫一休。

德国黑背最是专业,扑到王邻身边,一口就叼断了王邻手臂上的绳子;藏獒最是凶悍,扑进坑中之后,一口就咬断了一名掉在坑中的士卒的咽喉,然后又是一个纵跃,将刚爬起的另一名士卒扑倒,并一口咬在那士兵的胯下……随之传来蛋壳碎裂之声……

而金毛呢?金毛才是王邻的最爱!

因为,金毛的嘴里,叼着王邻的战术背包!

穿越前,王邻因为是在山村玉米地垄里半夜遛狗,想着现在野猪泛滥成灾,就顺手将战术背包挎在肩上。没想到,穿越之后,自己在昏迷状态下被当成黄巾扔进了坑中,而那一起穿越过来的战术背包,竟然让苏醒过来的金毛找到了,并且还叼着拖了过来!

……

王邻的动作很麻利,这是四年警校时千锤百炼出来的规范动作。

在绑绳被“巴顿”咬断之后,王邻和身在地上一滚,将依旧绑着的双脚伸向巴顿,双手快速从“一休”嘴里接过战术背包,“刷”地一声拉开拉链,再是一甩,一件防弹背心便披在了背上。然后右手一探口袋,抽出一支92式手枪来!

92式手枪,这是中国特警专用手枪,弹匣容量20发!

此时,刚刚懵了的士卒也反应了过来,有三名士卒手握长矛跳下坑来刺向王邻和藏獒(奥尼尔)。

但是,迟了!

王麻子一枪在手,气势陡变,但听“啪啪啪啪”四声,跳进坑中的三名士卒以及正在跟藏獒打斗的士卒,尽被爆头!

坑沿上的士卒尽皆大惊,但是……就在他们还没反应过来之前,王麻子的枪口已经指向了他们!

“啪啪啪……”又是连续十七响,枪枪毙命!

之前开了四枪,为什么还能打出十七响?因为枪膛上还压了一粒子弹,加上弹匣20发,刚好21发!

近距离打这些不知躲闪的……惊呆了的固定靶(士卒),当真是太容易!

坑沿上的士卒几乎为之一空,剩下几人也是大叫一声“娘呀”,然后亡命逃窜开了。

王邻收枪入袋,又抽出一把军用匕首来,一边刷刷刷地挑断附近黄巾身上的绳子,一边大喊:“别愣着,快帮着救人!”

那些被挑断绳子的黄巾青壮们,此时也反应了过来,都赶紧捡了汉军士卒的刀,帮忙解绑绳救人,一时之间,整个坑里都沸腾了起来。

大家都知道时间紧迫,都在快速地割绳子或解绳子。获得自由的人越来越多,一变二,二变四,四变八……一百二十五变二百五,二百五变五百……

不消片刻,坑里的人基本上就都被解掉了绑绳,并且都从坑中爬到了平地上。

但是此时,汉军也反应过来了,一队五六十人的汉军挥舞着刀枪冲了过来。

王邻伸手摸了一下防弹衣的袋子,还有三个弹匣,共六十发子弹。

顾不得那么多了!

果断地换弹匣,双手握枪点射!

一个弹匣打完,汉军士卒又倒下了十几人,剩下的人都惊呆了,发一声喊,转身就逃。

……

到了此时,王邻才有时间打量这个战场,一看之后,也是暗暗吃惊!

这战场上,死尸枕籍,血流成溪,周围的草木……呃,尽皆是过火烧过了一般。

王邻拉着旁边的一个秃顶的黄巾壮汉,惊问道:“此是何地?”

那秃顶的黄巾汉子一边摆弄着因发毛稀少而系不稳的黄色头巾,一边诧异地说道:“此是长社,你怎不知?”

“长社?火烧长社!”

王邻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这就是著名的长社之战:

史载:中平元年(184年)初夏,颍川黄巾军首领波才,率领近二十万黄巾起义军,先打败朱儁率领的数千官军,进而又将前来救援的皇甫嵩与朱儁一起围困于长社。至仲夏,黄巾军因依草结营,被皇甫嵩用火攻大破营盘,全军溃逃,伤亡七万多人,波才退走阳翟。

随后,皇甫嵩将三万多名黄巾俘虏,全部坑杀。

而刚刚穿越过来的……还处于迷糊状态的王邻王麻子,因为其穿越地点就在其中一个大坑附近的山坡上,便也“有幸”被当成黄巾贼绑了起来丢进了坑中……

……

据说……穿越族中最悲催者,莫过于穿越成黄巾贼了!

黄巾本是一群苦哈哈,于饥寒交迫之时被人教唆造反,百分之三十是难民,百分之五十是老幼妇孺,百分之八十是没上过战场,百分之九十的人一字不识,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人没有当官从政经历。

置身于这样一群人中,还被冠以反贼的罪名,能有什么前途?

简直就是等死!黄巾起义,是注定要灭亡的!

王邻很想大叫一声……老子是刑警!不是黄巾贼!可是……看了一眼这遍地官军的死尸,王邻沉默了。

黄泥巴掉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还是……赶紧逃命吧!

干了坏事就想跑?

当然得跑了,难道去派出所自首?这年代可没派出所,想自首都找不到地方。

不过,此时要逃也不是那么容易的……逃命也是一种技术活!

——虽然,凭着一支手枪杀退了一小股汉军,但是,此处汉军足有上千人!

而且,就在王邻这一愣神的功夫,又有数百人的汉军向这边冲来,而且,当先一百余人,竟是骑兵!

打是打不过的,一支手枪,才剩四十发子弹,又能杀得了几人?而救出来的黄巾将士,虽有四百多人,但也就三四十人捡到了兵器。

王邻看了一下周围,有些绝望!因为,要想逃,只有进入山中才有一线希望。但是,离此地最近的山头也有一里多路。

而且,最近的那座山上还是才刚刚过了火,山顶上还在熊熊燃烧,烈焰冲天。而远一点的,没有着火的山,离此足有三四里远。

三条腿的人,是跑不过四五条腿的战马的,但是,不跑的话更是十死无生!

所以,王邻果断地撒腿就跑!

三条狗见王邻开遛,也毫不犹豫地紧跟而上。

那四五百黄巾贼见王邻开遛,也发一声喊,跟在王邻后面猛跑起来。

……

但是,追兵来得太快,才跑出五百米左右,汉军的骑兵就追上来了!

凶悍的骑兵在马上挥舞着战刀,右劈右砍,完全是……单方面的屠杀。很快,就有一百多黄巾被砍翻在地。

王邻没有理会汉军对黄巾的砍杀,一人三狗跑在最前面,只顾玩命的跑。

没那么好心来救这些黄巾贼!

当初正是因为担心自己一人逃跑会被汉军追上,王邻才会浪费时间来救这些黄巾贼的。又或者说……用黄巾来做炮灰,迟滞追兵而换得自己逃命,这正是王邻的计划。

所以,此刻的王邻,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跑!拼命地跑!

争取在汉军杀光身后的黄巾之前逃到三里之外的那座山中,进了山,就能获得一线生机!

……

但是,你想跑,别人不一定会让你跑。

那一百多人的骑兵,早就分出一部包抄过来,从前面截住了王邻这一人三狗。

奥尼尔(藏獒)最是豪横!

见有人挡着主人的路,奥尼尔不顾一切地狂吼着冲了上去。然而,一支箭矢射了过来,将奥尼尔的脖子射了个对穿!

巴顿(德国黑背)在地上灵活地打了个滚,躲开了两支箭,然后从地上一跃而起,扑向刚才射死奥尼尔的那名将军。那名将军见巴顿猛扑过来,弃弓用刀,一个斜劈,巴顿便鲜血飞溅倒在了地上。

王邻的眼珠红了!

这可是刚救了自己性命的两条狗,那是再生父母……呃,错了,那是同生共死的狗兄弟!

王邻大吼一声,阻止了还要扑上去的一休(金毛),将捡来的长刀狠狠丢向对面包抄过来的骑兵,右手一探,掏枪便射!

啪啪啪……

第一枪打爆了最前面的骑兵的马头,第二枪将第二名骑兵爆头,第三枪……就是那名身材魁梧的将军,战马跑动,爆头没把握!

果断改变目标,对着其胸口射!

枪响,人倒!枪再响,马也倒!

击倒了那名将军之后,王邻没有停歇,双手握枪连连点射,一口气将弹匣里的子弹打光,又是击倒了七八名官军骑兵。

然后,退弹匣、换弹匣一气呵成!

还要再射时,对面官军已经乱了,十几名官军跳下马来,其中数人抬起那将军就走,另有几人挡在前面……这是肉盾,肉盾后面的骑兵,则弃刀用弓,箭矢如雨般向王邻射来。

王邻看见左边数米外有一株大树,便长身而起,一个漂亮的斜窜,身体向左侧横飞,人在空中连开两枪击倒一人,落地之后,又是就地一滚避过两箭,闪在了大树后面。

有大树为掩护,用手枪与执冷兵器者打近身战,占尽优势!

不过事情并非像王邻想像那样,当王邻再要射击时,官军们抬着那将军已经撤退了……溜得比兔子还快!

王邻收起枪来,走到巴顿身边,将没了生机的巴顿(德国黑背)紧紧地抱在怀中,然后又走到奥尼尔(藏獒)身边,一手搂着巴顿,一手搂着奥尼尔,嘴角抽了抽,对着跟上来的秃顶黄巾壮汉,一字一顿地问道:“那官军将领……是何人?!”

秃顶壮汉道:“汉左中郎将……皇甫嵩!”

……

……

                           

原创文章,作者:东山牧雨,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indever.com/novel/6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