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不做舔狗后我成了万人迷》小说最新章节目录陈数,贺楚安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快穿]不做舔狗后我成了万人迷

小说:纯爱

作者:七月幸

简介:【双男主+爽文+甜文+双洁+HE】万人迷陈数被迫绑定舔狗拯救系统。初见系统,他的被子就被扒了,两人被迫坦诚相见。陈数:?被子还来不及盖,怎么就进位面了?讨人喜欢,我最擅长。不做舔狗,人人有责。疯狂打脸虐渣后,陈数以为自己会是一个恋爱理论满分、恋爱实践为零的寡王,直到某天,系统突然开窍,酸溜溜地质问:那个你挂在客厅、天天垂泪的是哪个丑八怪?陈数羞涩道:其实是你这个丑八怪啦(喜)

角色:陈数,贺楚安

[快穿]不做舔狗后我成了万人迷

《[快穿]不做舔狗后我成了万人迷》第1章 学生会主席听命于我(一)免费阅读

陈数醒来的时候,对面坐了一个身形颀长的青年,穿一件驼色的长风衣,黑发黑瞳,好看得不像话。

陈数呆了很久以后,自言自语道:“又做春梦了?”

言罢,他倒头就要继续睡,那双手迅速地伸了过来,温柔但有力地扯住了他的被子:“别睡。”

很遗憾,陈数有裸.睡的习惯。

所以那双手把他盖在身上的被子给扯下来了一大半。

“……”

四目相对,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青年咳嗽了一声:“尊敬的宿主,作为您的专属系统,我非常遗憾以这样的方式第一次与您见面……”

陈数:“没事,你可以把这当作是坦诚相见。”他仍然有些困。

哈欠打到一半,陈数才慢半拍地想起:“等等,什么宿主?”

青年:“这正是我接下来要与您说的事情。经过大量的追踪研究,我们发现您在恋爱方面具有超越常人的天赋,因此选中您成为快穿任务者。希望您能够尽自己的所能帮助有需要的人。”

陈数干笑了几声:“我能拒绝吗?”

青年的声音温柔却坚定:“不可以,下面我会将本次任务的相关线索传输进您的脑子里。”

.

五分钟之后,满脸写着暴躁的陈数坐在喧闹的KTV包间里。

按照青年的说法,这是陈数第一次完成任务,所以任务世界的环境将与现实环境保持极大的拟合程度,以此来让他慢慢适应。

他在这个世界的身份是沈斐,在校大二生。

攻略对象是贺楚安。

沈斐单相思贺楚安久矣,奈何对方始终对他保持不拒绝、不接受的流.氓态度。更惨的是,同期还有一名美术系的学姐林玫在对贺楚安展开激烈的追求。此女前凸后翘、魅力非凡,实力不可小觑。

而现在的场景,正是在贺楚安的生日宴上。

.

陈数正暴躁无比,偏偏还有人要往他枪口上撞。

对面有个人在不停地和他叭叭:“原来你就是沈斐啊,平时听贺楚安说起过你。长得是还不错,但是和林玫学姐一比还是显得有些稚嫩哦。毕竟追学姐的人从这里开始,排可以排八条街——”

说到八条街的时候,那人还夸张地比了个手势。

陈数闻言,身子前倾,然后皮笑肉不笑地开口。

“是吗,同学,那你也是在第八条街上吗?”

韩准:“……”挑衅?

还真被陈数说对了,他是在第八条街上不错,但是舔狗怎么能承认自己是舔狗呢。他才不要做姐姐的舔狗,他要做姐姐的犬系男友。

而且,林玫和他说过什么来着——她曾经和自己说过,沈斐就是个胆小懦弱被人欺的性子,如今怎么这么伶牙俐齿的?

哼。再伶牙俐齿又怎么样。

眼见贺楚安朝着他们的方向走过来,韩准立即热情地招呼:“来来来,楚安,快过来坐!”

陈数也把目光转向了向他们走来的贺楚安,白衬衫,黑裤子,风光霁月的模样,是个帅哥不假。但是因为刚刚他才见过了江诀,所以就——平心而论,相比江诀来说他还是差了点。

江诀就是陈数醒来的时候见到的那个系统。长着一张天使的脸蛋,非得逼他干魔鬼才干的事情,比如绑定舔狗拯救系统。

韩准亲热地搂住贺楚安的肩膀:“这就是你之前和我提过的沈斐吗?看他不声不响的,在学校也没什么名气,追他的人肯定不如追林玫学姐的多。”

韩准一边说着,一边怨毒的眼神就往陈数那瞥。

哼,伶牙俐齿又怎样。他可是贺楚安的舍友,与贺楚安朝夕相处,只要他平时多在贺楚安面前阴阳怪气几句,还怕这沈斐名声不臭??

陈数还没说话,贺楚安已经皱了皱眉,对韩准说:“别这么说小斐,他本来就是害羞的性子,也不太擅长交际。”

害羞?不擅交际?

对不起。那个害羞不擅交际的沈斐已经不存在了,坐在你们面前的,是平平无奇恋爱小天才陈数。

现在,是他陈数的主场。

陈数嫣然一笑,也不反驳,接着韩准的话往下说:“是啊,我从不轻易给别人追我的机会。比起林玫学姐受人欢迎的程度,我还是差远了。”

韩准差点一口口水呛在喉咙里。

他这是什么意思?意思是他比林玫洁身自好呗?

偏偏这小子还一脸真诚,两只大眼睛扑闪扑闪,让人一时难以分辨出他是不是有意的。

.

不用难以分辨,他就是有意的。

此刻的陈数表面上正安静地喝着水,背地里却朝着韩准翻了个白眼。

一个大老爷们在这磨磨唧唧的,跟个八婆一样,他陈数都看不起他。

陈数透过垂下的睫毛,突然瞥见了包间外面站着一个身形颀长的青年,驼色的长风衣让他一眼就认出来那是江诀。江诀与他的视线对上,然后向外勾了勾手。

陈数从善如流地站起:“我去一趟洗手间。”

去洗手间当然是借口,陈数一出包间门,长臂一展,就把他可怜的小系统江诀按在了洗手间的门框上:“江诀,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个解释。”

                           

原创文章,作者:七月幸,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indever.com/novel/6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