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91之不要负我》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叶海,王蓉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91之不要负我

小说:都市-种田

作者:燕窝鹰

简介:博士副总叶海从2021年穿越重生到了1991年高考时的同名人身上,自己被莫名其妙地分手等一系列的憋屈事情发生在他身上,他发誓,所有今天负我者,将来一定要让你后悔不已。

角色:叶海,王蓉

重生91之不要负我

《重生91之不要负我》第1章 刚重生就高考免费阅读

这天晚上,叶海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里一个须发全白的老人对他说:孩子,你这一辈子太苦了,现在你有了重活一回的机会,你会回到1991年,你愿意吗?叶海在梦里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第二天一醒来,叶海自嘲地笑了笑,唉!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没想到接下来几天,叶海就开始感觉身体越来越差,直到到医院检查确诊为肺癌晚期。

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病痛折磨得他只想早点结束自己的生命,直到真的感觉自己已经时日无多,他才突然想起那个奇怪的梦。

唉,我咋没有早点想到呢?

接下的时间,叶海只要自己能够坚持,他都用手机在病床上查阅度娘,查政策变化,查股票牛股,查各种从1991年开始发生的大事,并强行记忆在自己的脑海里。本来还想记几期彩票号码,但想着那种东西太没有技术含量,即使真的能够重生,他也不想凭这样的事情发财。

可惜总感觉还是时间不够,很快,他就到了弥留之际。

叶海闭上眼睛,脑袋里开始放幻灯片般出现了各种画面,自己从小就发育不良,身材矮小,面容清瘦,身边的人都不愿跟他玩,有人打他,有人骂他,他都只能默默忍受,看着福利院其他伙伴被陆续领走,自己却连看都不被人看一眼。后来努力读书,考上重点大学,读研,读博,但由于性格孤僻,身边却没有过真心朋友,几次恋爱经历都是血泪史,从来没有女孩子真正爱过他,以至于到现在都还是单身,后来工作了,却发现这是炼狱般的一段经历,虽然现在已经成了某央企的副总,但是只有他知道,自己付出了多大的努力,没日没夜地工作,处理不完的繁琐事务,被领导不当人的批评,被朋友埋过雷,被同事挖过坑,被客户设过套,脑筋一直紧绷着一根弦,提防自己工作出现失误,出现漏洞,提防他人设计陷害,这三十六年来,好像就没有过几天特别轻松的日子,现在累了,病了,终于可以休息了。

可笑的是,一病就是绝症。

遗产昨天请人公正过了,全部捐给国家,一张遗产清单下来,竟也有上千万的资产,看着这清单,他想起了本山大叔不差钱的小品。

值得吗?都无所谓了。

如果有来生,一定要换一种活法。

知道自己要去另外一个世界了,身边除了医生和特护人员,竟没有一个亲人和朋友来送他。

渐渐地,觉得自己的身子一下变得轻飘飘的了,却又不断地往下沉,往下沉……意识越来越模糊了……

叮叮叮……

急烈的闹钟猛然响起,外面也传来了一个女人关切的声音:“小海,快起来,快起来,洗把脸参加考试去……”

叶海一个骨碌从床上坐了起来,看着眼前的景象一片茫然,斑驳的土墙,掉漆的书桌,老旧的衣柜中间镶嵌着一面椭圆形镜子,镜子里面一张消瘦而又年轻的脸,浓眉大眼,倒也耐看。

“我这是重生了?”

叶海闭上眼睛,甩了甩头,脑袋里一下子注满了现主的记忆。

叶海,男,18岁,身高1.65米,体重52公斤,家境贫困……

今天是高考的最后一天,还有下午一场英语没考,按叶海平时的成绩,考个专科应该不成问题,也有希望上本科,只是这次考试好像上天特地关照了他,平时最擅长的语文考得特别难,平时一般般的数学考得特别容易,物理化学在考试的前两天都复习到了相同大题的题型与知识点,很有把握拿到高分,只剩下最后一门英语了。

叶海苦笑了一下,有高兴也有惆怅,高兴的是自己身患绝症死了,却穿越重生在了这具陌生的同名人身躯上,惆怅的是这个家一分如洗,一切又要重新开始。

好在重生的时间不错,1991年7月9日。

想起前世的自己是孤儿,没有结婚,也没有儿女牵绊,经常通宵达旦地工作,最后积劳成疾,身患绝症,于2021年7月9日交待完所有后事后就重生到了这里,这世的他却有好多的亲人,奶奶,父母亲,哥哥,妹妹……叶海的心里不由得非常激动。

母亲刘小娥看到儿子还没有起来便进到了叶海的卧室里,看到一脸懵懂的儿子,心里不由一怔:“小海,你怎么啦,怎么啦?”

“妈,没事,我刚才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梦到什么了?……小海,不会影响下午的考试吧?”母亲显然十分紧张。

“不会,我梦到下午所有英语试题的答案了。”

叶海脸上露出一抹调皮而又狡黠的笑容。

“啊???……”母亲一脸愕然。

这孩子……

起床,洗脸,带上准考证与文具盒,一路小跑跑向了考场。

英语考试很顺利,对于前世读完了博士的叶海来说,这些题简单得近乎不需要任何思考。只是写英语作文时费了点脑子,因为如果写了一些太难的英语单词,怕阅卷老师不认识胡乱扣他的分。

终考铃响了,叶海慢腾腾地随着人流出了教室。

“叶海,等等我。”

一个女生的声音在叶海的身后响起。

这个女生叫王蓉,叶海的同班同学,身材修长,眉清目秀,五官说不上精致,倒也不难看,与叶海一个院子里的,父母与叶海的父亲一样都在江桃县农机厂上班,只是王蓉的爸爸当车间主任,妈妈当会计,而叶海的父亲叶顺然只是普通工人,母亲刘小娥更是没有工作在家做些裁缝补贴家用。叶海与王蓉从小一起玩,一起读书,小学时叶海与王蓉成绩不分上下,初中开始由于叶海沉迷于练武,成绩稍微比王蓉差点,王蓉平时成绩在学校名列前茅,属有希望考上重点的那一批。

叶海停下来,等到了王蓉,想想也是,考完考试了,一起搭个伴回家也好。

“叶海你考得怎么样?上专科线应该没问题吧?这次考试好像除了数学其它都有点难哦。我都没底能考个什么样的成绩。”王蓉连珠炮似地问叶海。

“一般般,反正考完了,不去想了。”叶海敷衍地回答了一句,接着又问了一句:“我们一起走回去?”

“不了,我爸妈应该在外面等我,叶海,高考完了,我有些话想对你说。”

“嗯,你说吧!”

王蓉却又久久没有说话。

“这小妮子今天怎么啦?”叶海心里暗想着。

王蓉终于鼓足勇气下定决心般地说:“叶海,我们一起长大,从小你就关心我,帮我,帮我打过架,帮我对付欺负我的人……我很谢谢你……”

叶海停下脚步,猛然抬起头看,眉毛扬得很高,怔怔地看着王蓉,也不说话。

“但是……但是……,我希望你不要对我有其他的想法……你……你别这样看我,因为……因为……”

“因为什么?”叶海的语速非常快。

“因为我们长大了,你成绩没有我好,大学肯定没我好,将来我们不是同一类人的,再有是我妈,我妈总是要我离你远一点,怕你影响我的前程。”

听到王蓉这样一番莫名其妙的话,叶海感觉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憋屈过,反问道:“我什么时候对你有其他想法了?真是莫名其妙……嗯?……难道是我以前不该帮助你,让你误会了?”

“嗯,以后,我再也不需要你帮我了,请你离我远一点好吗?我也实在受不了我妈的唠叨,还有别人的眼光了。”

叶海抬起头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不要发怒。

“王蓉,你知道我个子矮,为了你免受别人欺负,我挨过多少次打,你还记得吗?为了你也为了我自己免受别人欺负,我每天坚持自学各种武术和格斗技巧,甚至想过偷偷去少林寺学武,合着这些都是因为我对你有其他想法,还有是,你凭什么就认为我高考一定比你考得差,我将来就一定会是低你一等的人?”

王蓉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叶海,因为叶海以前一直以来都是对她唯唯诺诺,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对她说过话。

王蓉没想到平时闷不作声的叶海突然有这么多反问,一时竟不知作何回答。

“既然你妈妈让你离我远一点,你也有这个意思,那我们以后就桥归桥,路归路,不再往来好了,也不用你和你妈担心我对你有其他想法。不过王蓉,我提醒你一句,从小到大,我没有欺负过你,反而是你对我经常使小性子。”

不可思议,真的不可思议,那个老实憨厚的叶海,不应该顺从地对自己点头哈腰地说对不起吗?他怎么敢主动和自己撇清关系,乱了,乱了。王蓉正胡思乱想中,就见叶海突然独自向前走去,不过很快又回过头来:“王蓉,我想告诉你,从现在起,我的人生格言是:负我者,我会让他后悔。”

这次,叶海昂头挺胸大踏步地往家里走去,不再回头,留下一脸愕然的王蓉。

王蓉是她父母的掌上明珠,一直在大家的夸奖下长大的,从来没有人对她说过一句重话,因为她的父母是有名的护女心切,谁得罪她女儿都讨不了好果子吃。

原本因为考得不错而心情畅快的叶海被王蓉的一通莫名其妙的话给刺激得愤怨不已,闷闷不乐地赶往家里。

刚到家门口,里面就传来了大声地争吵声。

“凭什么,凭什么,分手可以,彩礼钱一分都给我退回来。”这是大哥叶江愤怒的声音。

“凭什么退彩礼,是你要分手,男方主动提出分手,女方有理由不退彩礼,再说,我就是不退,你拿我怎么办?”这是未过门的嫂子王芳的声音。

叶海快步走进家里,只见父亲叶顺然皱着眉头,一口一口地抽着旱烟,母亲叭答叭答地掉眼泪,小妹叶妮倚着门框愤恨地看着王芳。

叶妮十五岁了,初中毕业考完了中考,见到二哥回来,赶紧把二哥拉到一边,吧吧吧吧快速地把事情经过跟叶海说。

原来,王芳家里嫌叶家穷,还要供两个孩子读书,叶海读完高中也罢,听说可能能考上大学,这样更加重叶家的负担。王芳提出来要叶海不要去读大学了,叶妮一个女孩子读完初中也行了,两兄妹可以一起去南方打工挣钱,如果一定要送两兄妹读书,王芳家里要求加五千元彩礼,并且一结婚就分家,债务她一分也不愿承担。先前王芳家八千元彩礼都是向亲戚和邻里朋友借的,现在又要加五千,叶家如何拿得出来?更加上王芳的一些无理要求,叶江一气之下提出分手,王芳是巴不得分手却不愿退彩礼。

叶海知道前因后果了,对着屋外的王芳说了句,“嫂子,你在外面等一下,我和我哥说几句话。”

说完果断地把哥哥拉到家里面。

“大哥,你跟我说句实话,你是不是非王芳不娶,你跟她分手是不是因为我和小妹。”

“小海,哪里有什么非她不娶,只是你也知道我们家的条件,哥也二十二岁了,没有人愿意嫁到我家来。”叶江说出了心里话。

“大哥,我和小妹如果考上了,书是一定要读的,但是如果你是因为这个原因,你可以给她一个半年的承诺,我可以想办法边读书边赚钱,半年内,我除了自己的学费和生活费以外,保证给你足够的钱上她家提亲,你看怎么样?家里的债务我全包了,不用你和爸妈负担。”

“小海,按照王芳的性格,你不要说半年,恐怕半天她都等不了,再说我也看出来了,她根本就不是诚心想要嫁给我,她是来骗彩礼的,哪怕你真给她再多的钱,她也会找其他理由让我被迫分手的,你和小妹只是她的借口,因为她知道我不可能让你俩放弃上学的。”

“哥,骗彩礼没那么容易,彩礼的事你交给我来办,不管是给她彩礼,还是要回彩礼,只要你说句话,我都会让你满意,不要跟她吵了,邻居们听到了不是好事。”

说话间,父母亲也一起进来了。

“大江,这婚我们退了也罢,彩礼要得回就要,要不回就当是喂狗了,小海不管考得上考不上都要读书,考得上读大学,考不上就复读,更别说叶妮了,高中是一定要读的,她成绩那么好,年年第一,将来我还指望着她出人头地咧。你自己也争点气,再娶个比她强十倍百倍的。”母亲刘小娥看来也是非常生气,声音非常大,像是故意说给屋外头王芳听的。

叶江也下定了决心:“爸,妈,这婚我退定了,哪怕以后打一辈子光棍,我也不可能答应她家的条件。”

叶海沉稳地出了屋,来到了王芳的面前:“王芳,我和小妹读书与不读书都不由你决定,你和我大哥的婚事经我们全家人的商量都决定退了的好,至于彩礼钱,八千元你最好主动给退回来,如果不退,到时候你家别求着要退就行了。”

王芳一脸地不屑:“叶海,你记住,我和你哥的婚事是你们全家逼着我退的,我也同意退了这门婚事,至于彩礼钱,你们想都不要想,实话告诉你,我爸马上要当副局长了,要不是看大江这个人老实稳重,长得也算一表人才,要不然仅凭他一个供销社的合同工,我才不会答应和他处对象,现在你们一家穷得叮当响,还死要面子借钱送你跟叶妮读书。我呸,算我当初瞎了眼。”

放完狠话,王芳大步走到一辆崭新的凤凰牌女式自行车前,放开自行车站脚,潇洒地一蹬一抬腿,飞快骑出了院子。

一家人看到她这个样子,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过了好一阵子,才想起叶海刚刚考完了最后一科考试,期间都怕影响他发挥,根本不敢问他发挥得怎么样。

现在好了,正好借这个事来消消气。

最先问的是叶妮:“二哥,考得好吧,太阳这么大,应该烤得好的,嘻嘻。”

接着是叶江:“小海,听说今年题目特别难,对你恐怕有点不利啊,平时你也是个考专科的成绩,要是刚上专科线,报个益杨师专也不错。”叶江也是高中毕业,当年高考差专科线十分,差中专线一分,一直抱有遗憾。

叶海也知道全家人刚刚受了一场气,需要个好消息来缓和一下,于是也不谦虚地说:“爸,妈,我这次考试感觉是超水平发挥,你们知道我的语文平时不管题目难易都能过100分(总分120分),这次题目考得非常难有利于我,特别是有首课外的古诗词填空我平时都背过了,好多人估计听都没有听到过。而数学平时我只能考90分左右,这次题目非常容易,好像错得不多,估计能上110分,发挥得最好的是英语,感觉特别容易,但考完后出来,其他同学都说难,你们放心吧,专科肯定是没跑了,应该能上本科线,运气好重本也有可能。”

听完叶海的讲述,全家顿时面露喜色,一时扫尽了刚刚过去的阴霾。

只有父亲叶顺然似笑非笑地说了句:“感觉是感觉,按你的说法估计是祖坟冒青烟了,要不去你爷爷的坟头放挂鞭炮让冒点烟去?”

顿了顿又正色起来说“估分时要认真点,今天下午你就认真回顾一下高考的内容,争取估一个比较标准的分出来,好针对性地填写志愿。”

这年头还是先估分,再填志愿,很多人因为估分不准错失了好的大学。

“爸爸快去让祖坟冒烟去,这样二哥可以考华清或京大了。”叶妮调皮地边笑边做着要往外走的姿势。

正嘻笑间,外面来了两个熟人,正是王蓉的父母王建国与刘爱芬。

“哟,王主任,刘会计,二位今天怎么有空过来了?”

看着这两位满脸黑线的邻居,刘小娥知道这二位今天过来应该不是什么好事。

�g�_�}�p

                           

原创文章,作者:燕窝鹰,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indever.com/novel/6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