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证明,1998》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叶飞,苏晓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请证明,1998

小说:都市-种田

作者:奇怪的菠菜

简介:强东:当时我在和叶飞聊天,并没有去明尼苏达。马总:今天很残酷,明天更残酷,后天很美好。当我们还在今天的时候,叶飞已经在后天。比尔-盖茨:我崇拜叶飞。乔布斯: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Mac的广告,我会让叶飞来做。巴菲特:带给我最大回报的,毫无疑问是投给叶飞的那笔钱。

角色:叶飞,苏晓

请证明,1998

《请证明,1998》第1章 苏晓免费阅读

这是全国知名的一所211大学的礼堂,里面座无虚席,莘莘学子带着仰慕和崇拜,望着台上灯光之下的叶飞。而他正滔滔不绝地做着演说。

叶飞是作为优秀校友被邀请参与该校百年校庆活动,为他的学弟学妹们说说他的成功创业史。

受到邀请的企业家多达五百多名,而有资格在大礼堂讲话的,只有最优秀的10名校友。而叶飞,毕业仅三年就已经拥有价值四百亿的上市公司,自然又是其中最受关注的一位。

叶飞那激情澎拜的声音已经停了下来。典礼司仪拿过了话筒对台下的学生说:“拥有如此优秀的校友,是我们每一位在座同学的骄傲。他的经验不管能不能复制,对在座的同学们来说都是极其珍贵的,也是书本上所学不到的。现在我把话筒交给同学们,你们如果有问题要问叶总,千万不要错过今天这个难得的机会!”

本来安静的礼堂里立刻热闹起来,学生们的问题一个又一个,但大多是关于叶飞的一些绯闻和八卦,叶飞并不回避,用他幽默的风格一一回答,把礼堂的气氛带到了高潮。很多女生甚至都已经心跳加速,恨不得自己就是那些绯闻中的女主。

话筒最后交到了一位瘦瘦的男生手上,他穿着很朴素,表情腼腆而严肃,一看就是农村的孩子,经过地狱般地努力才考上这所大学。

他提出了自己的问题——

“叶学长,我只是想问,您现在的这些成就,真的是你自身的努力成果吗?我们都知道,你父亲是地产龙头,在福布斯全球榜上也排得上名。如果没有他,如果没有这些已知的条件,如果真的让你回到父辈白手起家那样一穷二白的情境下,你还会有自信说,我同样能出类拔萃,成为人群中最顶尖的存在?”

整个礼堂瞬间安静下来,安静到仿佛掉一枚针也能听到响声。

“咳咳,”司仪比叶飞还尴尬,赶紧拿过话筒说,“哎呀同学,这个世界哪来的那么多如果?人生是个单行道,没有什么如果。这个问题不算,下一位同学。”

“慢着慢着,”叶飞站了起来,接过话筒,脸上还是挂着他标志性的微笑,“不能不算,既然是同学问的问题,就需要回答。”

“而且这个问题问得很好啊。我自己也曾经为这个问题彻夜不眠。但最后我还是想通了。”

“大多数人认为这个世界不公平,而实际的情况是,这个世界很公平。这个世界真的不会问你的出身,你的背景,甚至也不在乎你的能力。”

“这个世界最在乎的,是你的勇气,是你敢不敢不问结局而付出一切地去做一件事,即使是头破血流也坚持下去,即使有可能下地狱,也在所不惜。”

“如果让我回到父辈的年代,我也并不是一无所有。我还有我的手,我的脚,以及我的勇气。就象一头荒原中的野狼,反而更能解脱我的束缚,自由地奔跑。”

“我想我能够做到。”

礼堂里响起疯狂的掌声和欢呼。

庆典活动结束后,同校的企业家们又组了几个局,喝酒的喝酒,K歌的K歌,洗桑拿的洗桑拿。叶飞虽然是社会名流,但也会觉得这些应酬真的有些烦人。他并不想去,但又不得不去。

等叶飞让司机送自己回到郊区的别墅,已经是凌晨两点多。

这是一幢现代风格的大别墅,一楼大厅三面都是落地钢化玻璃。透过玻璃能看到他的私人泳池在灯光下被微风吹出涟漪。

叶飞女伴很多,但在他看来,并没有一个是可以留在他家过夜的。因为在酒店,他可以胡来,但在自己家里过夜,那似乎意味着更深入的关系。

他不觉得身边有哪个女伴可以值得起这层关系。

他喝了不少酒,感觉有些上头,衣服都没有脱,趴在床上就睡着了。睡梦中他迷迷糊糊的总听到那个挑衅他的学弟的声音:“你能不能证明你自己?如果你一无所有,你还能不能证明你自己?”

随着意识越来越模糊,他好像进入了一片五颜六色的光芒之中,什么都看不清楚,只有各种耀眼的光闪来闪去。

慢慢的那些光也消退下去,变成了一片黑暗。

黑暗中,好象有咚咚的敲门声,那声音有些神秘,象是要敲开另一个世界的大门。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那梦里的敲门声还在继续,只不过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越来越猛烈。

叶飞身体一抽,猛地醒了。

那猛烈的敲门声并不是梦里的,而是真的!这不禁让他觉得有些奇怪——别墅的铁门很牢靠,而且有安全监控,画面是直连保安处的。那他们是怎么进来的?

叶飞勉强地爬起床,脑袋因为宿醉还是有些昏昏沉沉,后悔昨天没有典礼一结束就回来睡觉,但是一些圈子里的应酬又是免不了的。

他坐起身,这才猛然发现自己并不是在别墅里,而是在一间昏暗狭窄的小屋内。

原本的奢华玻璃客厅不见了,他的私人泳池也不见了。

而眼前的这个房间布置的很简陋,床和餐桌居然靠在一起,床上的被子已经很陈旧,餐桌上铺着一层俗气的塑料餐布,上面还摆着一台老式风扇,对面柜子顶端则是一台大屁股电视机,一支天线突兀的支楞着。

怎么回事?叶飞心想,我还在做梦吗?

但是猛烈的敲门声又响起来,似乎并不像是在梦里。

“叶飞!再不开门老子踢门了啊!”外面一个男人的声音凶神恶煞地大叫着。

然后叶飞又听到一个女人的抽泣声,而且是在屋内。

他转过头,在房间靠洗手间的墙角,蹲着一个女人,正在掩面啜泣。她身穿一件米黄色的老式连衣裙,头发有些零乱,手臂上还有道道淤青,象是被什么人打过一样。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叮!”叶飞的脑中一声类似手机短信的提示音响起,然后在他的眼前有半透明的字体显示出两行字——

【重生至1998】

【任务:证明你自己】

紧接着,这一世的记忆象海啸一样猛地冲进了叶飞的大脑,让他立刻清醒了过来——

被借用重生的这个人跟叶飞同名,他现在确实是一穷二白。他初中毕业后学了车,然后开了几年的士。90年代开出租车居然是属于高收入职业,所以靠这几年开出租的积蓄,娶了现在的妻子,也就是正在墙角哭泣的那个女人,苏晓。

这一世的叶飞本来有着不错的收入,又娶了漂亮的老婆,可以过过舒服的小日子了。可是偏偏这厮因为长年酗酒,落下了“不举”的毛病,晚上面对苏晓怎么也来不了事儿。自此性格也变得扭曲,开始家暴,几乎每天都会毒打苏晓。

然后跟大多数没什么文化又有了点钱的男人一样,他又沾上了赌博,把前几年的积蓄全部输光,还欠下赌债。

外面那几个正在踢门的,估计就是来追赌债的。

弄清楚情况后,叶飞倒吸了一口凉气——就这?证明自己?可以啊!但也不用直接就地狱模式吧?!

昨天还在被无数名牌大学的学弟学妹崇拜,被一群群光鲜的小企业家们跪舔,今天直接就进了贫民窟?

至少也给安排个平均水平正常人的身份吧?!

不行!我得回去!叶飞心想,我那四百亿的上市公司还在等着我。

他转身走向洗手间,苏晓看到他朝她走过去,吓得赶紧缩起了身子——她被打怕了,已经形成了条件反射一般的恐惧。

不过叶飞管不了那么多了,他只想赶紧回到上一世。他走进洗手间,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发呆——怎么回去啊?

只能呼唤系统了。

“系统!系统!”叶飞小声呼唤着。

“叮!”脑海里又响起系统的激活声。

“我想回上一世!”叶飞提出自己的需求。

“收到宿主需求……叮!任务完成就可以回到上一世!”

“我艹,我是说现在就回去!”

“收到宿主需求……暂时无法达成。如需帮助,可去系统背包寻找福利。”

啊!有福利就好!叶飞看过一些穿越小说,那里面系统背包里直接就提供无敌卡,宿主用了就成了无敌的存在,那倒是不错的。不过,最好还是提供一张回程卡,直接返回上一世。

叶飞赶紧打开系统背包——里面有一张刮刮乐!

一张刮刮乐!

艹!

“呯!”外面房门已经被踢碎,叶飞听到几个人的脚步声已经走进了房间。

“他X的以为躲起来就不用还钱了是吧!”骂骂咧咧的声音传了过来。

但叶飞不想出洗手间,因为他知道这一世的他已经身无分文,而来人明显又是来要债的。这趟浑水,任谁也不想参和。

“叶飞呢?”外边一个男人的声音在问。

“我不……不知道……”苏晓的声音颤抖着,“你们要干什么?”

“他欠我们三万块钱,你说我们要干什么?”

“啊?他怎么欠了这么多?!”

“你是他老婆?要么你来替他还吧。”

“我……我也没钱啊。”

“没想到叶飞这个鸟人竟然还有这么漂亮一个老婆,嘿嘿嘿……”

“你们要干什么?!”

外面的声音越来越混乱,很显然进屋的几个流氓开始调戏苏晓。

叶飞叹了口气,心想,别怪我,我并不是你老公。

他只想赶紧回到上一世,别的都不重要。

叶飞盯着系统背包里的那张刮刮乐——要不就刮开看看吧,说不定是个惊喜呢?比如一张回程票!

他小心翼翼地刮开,卡片上写着“谢谢参与!”

什么鬼?

“系统!我艹尼玛!”

“叮!无法识别的需求。”

外面苏晓的挣扎声越来越激烈。

“你们想要做什么?!别拉我!”

“小妞!你老公欠我们三万块,你又没钱还……只要你陪我们玩一个月,这笔钱就不用还了,怎么样?”

他们开始把苏晓向外拖拽。

“一个月不行的话,10天也行啊,三千块钱一天,外面的表子都值不了这么多钱!”

苏晓哭喊着,但她始终都没有喊叶飞。

她对他已经绝望,压根就没指望他会来救自己。

同时叶飞对系统也已经绝望,他望着那张刮刮乐,哭笑不得。

“系统啊。设计你的人,应该是个傻叉吧?”

“哎,叶飞啊,”无奈的他用上一世的身份对这一世的身份说,“你可真是个窝囊废啊!好吧,既然回不去了,就帮你一把吧。”

他踢开洗手间的门,大喊了一声:“给老子住手!”

外面几个人包括苏是在内都吓了一跳。

“叶飞!原来你个缩头王八就躲在屋里。你躲厕所干嘛?吃屎呢?”

几个流氓一阵狂笑。

叶飞看了看他们,总共三个人,烫着五颜六色的头发,穿着花里胡哨的衬衫。用后世的话来说,就是三个典型的杀马特。

这种小流氓看上去很凶,其实战斗力很渣。

他们正在拉扯着苏晓,那件米黄色的连衣裙已经被扯破,肩膀完全裸露在外,再往下已经能看到里面穿着的简陋裹胸。

出乎叶飞意料的是,正象那几个小流氓说的一样,她居然很漂亮,只是神情中有着长年的悲惨生活所带来的忧戚,就象一朵美丽的鲜花被丢弃在烂泥中。

她正在几个流氓的手中拼命挣扎着。

“叶飞!钱不用你还了,借你老婆玩几天,欠的钱一笔勾销!”

“老子还想借你老娘玩呢!”叶飞冲上前去一记右钩拳放倒一个。

另两个流氓赶紧放下苏晓扑向叶飞,结果被叶飞一个膝顶一个肘击双双打倒在地。

上一世,作为富二代,虽然有保镖,但自身的防卫训练自然是少不了的,并且他爹给他请来的教练至少也是省级散打冠军;而这一世的叶飞虽然床上不来事儿,但每天打老婆,力气倒也练出来不少——唉,可怜的苏晓——所以把上一世的技能用在这一世的身体上,效果居然还不错。

叶飞看了看地上的三个人,两个已经晕过去,直接KO,还剩一个睁着不敢相信的眼睛。

“哥们,本来并不想打你。可是你居然说我吃屎。”

“啪!”说着又加了一耳光。

“我错了,哥。”地上的流子已经快哭了。

“叫爷爷!爷爷我从来不吃屎。”

“我知道的,爷爷。”

“钱的事怎么说?”

“爷爷,这是我们老板要的……我们也没办法。”

“啪!”又是一耳光。

“爷爷,拿不到钱,我们也会被砍一只手的,爷爷!”

叶飞想想也对,这几个小流子也只不过是跑腿的。如果不还钱,下次即使他们不来,也会派别的人再来,三个不够,可能就来十个。十个可就不太好对付了。

“行了,可以还你们。跟你们老板说,再给我一个月时间。”

“爷爷,一个月我们就只剩一只手了。”

“你们没手没脚变冬瓜也跟我没关系……这样吧,半个月,跟你们老板说,给我半个月时间,我还你们五万,两万算利息。”

“真的,爷爷?”

“啪!”又是一耳光。

等到另两个流子也苏醒过来,叶飞让他们相互搀扶着走了。然后他转过身想扶苏晓起来,但苏晓用一种恐惧的眼神躲避着他的手,身子颤抖着挪到一边。

叶飞暗叹一口气,心中泛起怜悯。这种感觉很特别,因为在上一世,他即使看到乞丐,也都是直接挥手让保镖撵开。

上一世的他,从来没有从心底里去同情某个人。

他想了想,觉得在现在这种情况下,也许离婚才是苏晓最想要的一种结果。

那就离婚吧,她随便再找一个男人,估计都会过的比现在好。

“咳咳,”叶飞干咳两声说,“我觉得这辈子确实挺对不住你的。”

“所以……要不我们离婚吧,你再去找个好人家。”

“随便找个人,都会比现在好。”

然而出乎叶飞意料之外的是,苏晓听到这些话,神情显得更为紧张。她反应激烈,用力推开了叶飞的手。

“叶飞,我不会跟你离婚的!那六万块钱,我爸已经给我妈治病花掉了,离婚你也拿不回来的!”

什么情况?

叶飞又仔细理了理这一世的记忆——没沾上赌瘾之前,几年开出租车还是赚了点钱的,就借给苏晓家六万块钱,给她母亲治病,而苏晓也是因此而嫁给了他。

要不然像他现在这种情况,怎么还可能娶到一个漂亮老婆?

所以当苏晓听到叶飞欠下巨额赌债,又夸下海口要半个月里还别人五万,然后又跟她提出要离婚,自然会联想起之前借的那六万块钱了。

这个逻辑没毛病!现在的叶飞真的就像是一个骗子。

“噢,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不要你还钱,我只是觉得你跟我过的并不好。”

“你别装了,叶飞!我还不起钱,离了婚你也拿不到钱。”

“哎,我真不是那个意思。行了行了,不说这个了,快中午了,我们叫个饿了么凑合吃点。”

“饿了?家里连米都买不起了……你别给我装,我死都不会离婚的。”

叶飞这才想起现在是1998年,有个毛线饿了么!

他只好站起身,走进厨房找了找,家里真的没米了,只剩下半包面条,也不知道放了多久。灶台上一个生锈的罐头罐里装了一些已经粘成块的食盐,并且已经发黄。罐口的铁皮翘起,挖盐时得小心,不然会割到手。另一个破碗里装了一些酱油。

我艹 !这也太惨淡了!

叶飞从来也没有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会在这种条件下做面条吃!

算了,那就做面条吧。

叶飞点着火,接了一锅水,开始煮面。

上一世的他在厨艺方面是很讲究的。大多数人可能都认为有钱人是从来不自己做饭的,可是他们错了。这些富有人群自己能控制的时间比一般人多得多,反而更有心情去研究美食和厨艺,把这当成是一个休闲和兴趣。

即使现在只有简单的酱油和盐,但在叶飞的手上,很快也飘出诱人的香味。

叶飞把面装好碗,端上餐桌摆好了筷子。虽然简陋,但好在碗筷都还干净,看的出来苏晓平时也尽量地在简陋之中寻求一份洁净。

不容易啊。如果条件更好些,她应该是个很贤惠的小媳妇儿。

看到桌上的两碗面条,苏晓掩饰不住脸上的惊讶。结婚这两年来,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叶飞下厨。

一切都是装的!一定是的!

她哼了一声,没有动弹。

叶飞没理她,故意吃的悉索有声,满脸幸福的样子。一碗简单的酱油面,居然被他吃出米其林的感觉。

哎,如果再开上一瓶82年的拉菲——面条就酒,越吃越有!

苏晓是真饿了,终于忍不住,也上桌吃了起来。

“怎么样?我的厨艺还行吧?”叶飞笑着问,“这酱油放太久,不然的话……”

话没说完,苏晓却哗地眼泪流了下来,一边哭一边吃。

“哎,怎么还吃哭了呢?”

苏晓没理他,哭的肩膀都颤抖起来。

                           

原创文章,作者:奇怪的菠菜,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indever.com/novel/62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