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山海来爱你》小说最新章节目录温先生,克夫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跨越山海来爱你

小说:现代言情-后爱

作者:鹿一Lu

简介:弥伊:嫁给温先生,是我此生最幸福的事,没有之一。许多年后,温郁倾再回忆起,那个皎洁月光下虔诚许愿的弥伊依旧会让他心动。“温先生,新年愿望可以是希望我们百年好合吗?”“温先生,被疼爱的人可以不用长大,我想在你这里永远做个小孩。”“温先生,世界上没有反方向的钟,也没有比你更好的人。”“温先生,我回来参加婚礼了,参加我们的婚礼。”后来,温郁倾终于明白,总有人会跨越山海来爱他。

角色:温先生,克夫

跨越山海来爱你

《跨越山海来爱你》第一章 我陪着你啊免费阅读

窗外,夜色正浓,雨也停了下来。月亮透过乌云散发出光亮,冷风钻进屋里,掀起女孩额前的碎发。

弥伊正在睡觉,突然感觉身子热了起来,腰身像是被什么缠住了一样,浑身像被一团火包围了,逼得她不得不醒来。

一睁开眼就对上了温郁倾深邃的眼睛,她晃了下神,轻轻地说:“温先生,你回来了。”

温郁倾不说话,只是更加用力地抱紧弥伊的腰身,将她死死地压在身下。还没等弥伊缓过来,他就低下头,朝她的脖颈吻去。

弥伊才22岁,恋爱都没谈过,哪经历过这种事。她害怕又紧张,作势就要推开身上的男人。还未动手,头顶就传来男人冷冷的声音,“你不愿意?”

温郁倾冷眼看着身下的女人,她双眼紧闭,嘴唇微微颤抖,睫毛也跟着一颤一颤的,肩带被他扯了下来,锁骨处已经被他吻得通红。

此时还是早春,屋内开着暖气,四周都是炽热,却也阻挡不住男人眼里的寒意。弥伊心也冷了下来,她索性也不再挣扎,闭着眼睛等了好久,他却没了下文,她忍不住张开眼睛看向他。

只见他停了下来,单手杵着床,另一只手还搂着她的腰肢,整个人悬在她的头顶。

温郁倾本来也是一时兴起,他半夜从老宅那边回来,心情郁闷得不行。回房间的时候经过她的房间,鬼使神差地停了下来。

他轻手轻脚地走进去,就看见女孩穿了条露背裙,躺在床上。白净的后背在深色的床单上,看起来特别突兀,看得他喉结一紧,想也没想,就欺身压了上去。

此刻,看着她那么紧张害怕的神情,温郁倾一时心软,正打算放过她,想着去冲个冷水澡了事算了。却在看到她迷离明亮的眼睛后,所有的自控隐忍都在那一刻功亏一篑。

今晚,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弥伊强忍疼痛和疲惫,借着窗帘里透进来的缕缕月光,硬是睁着眼睛看着温郁倾在她身上做了一次又一次,情动是他会起身亲吻她的额头。

不知过了多久,男人才终于停了下来,脸上露出不足的神情。

她再也撑不住,抱着枕头就昏睡过去,迷迷糊糊间感觉到他抱着她进了卫生间,给她清洗身子,又把她放到床上。

她其实很怕疼,从小到大都怕,记得小时候去医院打个针,她拉着她爸哭得死去活来的,疼得急了,还把医生的手臂都给抓破了。可她还是忍着疼,没有挣扎,而是纵容着身上的男人对她行着‘夫妻之道’。

第二天一早,弥伊是在一个坚实的怀抱中醒来的,腰肢被一只有力的手臂紧握着。

她又热又渴的,想去倒杯水喝,抬手扒拉了下温郁倾的手臂。男人皱了皱眉,手臂更用力了。

她只得作罢,索性转过头去看熟睡中的温郁倾。他可真好看,好看到连皱眉都那么好看。嘴巴也好性感,可自古薄唇多绝情。

温郁倾,好像也挺绝情的。

她想着想着,没忍住抬手摸了他的喉结。温郁倾却在此刻醒了过来,她这手放着也不是,伸回来也不是。

正尴尬着,男人却也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起身进了浴室。

弥伊突然觉得夏如槿有句话说的很对,床上对你再怎么缠绵不休的男人,穿上衣服后照样也不影响他跟你形同陌路。

浴室传来水声,与此同时,她接到了医院那边打来的电话。通知她一切都已准备就绪,今天下午就可以开始手术。弥伊来不及多想,换上衣服匆匆赶往医院。

因为温郁倾的缘故,医院特意为弥父腾出了一间VIP病房,就连医生护士都一改之前的态度,对弥伊都多了几分尊敬。

温郁倾还为弥父请了世界里一流的脑瘤专家杰克医生,而代价就是弥伊要求嫁给他

即便他的要求有点趁人之危,可弥伊对他还是心存感激的。没有意外,手术进行得很顺利。

弥伊从包里拿出手机,点开温郁倾的微信想跟男人道个谢,手指却停在了打字盘上。

道谢这种事,还是当面说更合适一点吧。

晚上,温郁倾走进客厅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淡黄色的暖光下,弥伊整个人蜷缩在沙发的角落里,只露出光洁的额头,额头上有一道浅浅的伤疤。

他起身拿了条毯子,给她盖上。

温郁倾在她对面坐下,也没出声叫醒她,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她。

猝不及防地,她睁开双眼,四目相对,弥伊的心颤了颤,男人也有些不自在地移开视线。

“困了就回房间,不要在客厅睡。”

弥伊当然知道困了是应该回房休息,她本来是想等着他回来跟他说声谢谢的,结果等着等着就睡着了。

“温先生,我爸爸的手术很顺利,谢谢你。”她说话的时候眼角弯弯一笑,还会露出可爱的小虎牙。

如果没有他的帮忙,弥伊根本不可能请到这样医术高明的医生,她爸爸的手术也不可能会这么顺利。

“很晚了,你回房间休息吧。”他看上去很疲倦,说完起身上了楼。

弥伊也是刚刚看新闻才知道,温郁倾的父亲温时琛昨晚去世了。

他救了她的父亲,可她都还未过门,他的父亲就去世了。

亲生父亲离世,他肯定很难过吧。温郁倾没告诉过她这件事,她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踌躇许久,在男人踏上最后一层楼梯的时候,弥伊突然叫住了他。“温先生,要一起吃夜宵吗?”

温郁倾脚步顿了一下,他回过头来看了眼弥伊,“不要。”

他这显然就是不想跟她说的样子。

书房里,明亮的灯光下,温郁倾坐在椅子上,双手交叉抵着下巴,看着那张泛黄的照片。照片里的女孩编着两个麻花辫,身着一袭白裙,怀里还抱着只小猫,素净的脸上挂着浅浅的笑。

男人修长的手指温柔地摸了摸女孩的额头,仿佛这样就能拂去女孩额头上那道浅浅的伤疤。他叹了口气,把照片连同婚前协议一起放进右手边的抽屉里。

弥伊睡得很熟,连温郁倾进来都不知道。睡了一会儿,她有点口渴想起来喝杯水。才坐起来就看到温郁倾一个人站在阳台上,指间还夹着烟,地上堆了许多烟蒂。

虽是春天,但此时还刮着风。江城又一贯有倒春寒的节气,可他只穿了一件薄薄的黑衬衫。有些出神地目视前方,神情淡漠,整个人看起来是那么的落寞寂寥。

弥伊掀开被子,下床去衣柜里随手拿了件外套,走过去给温郁倾披上。见他没什么反应,她也没有开口说话,只是安静地陪他站着。

温郁倾看着旁边的女孩穿着单薄的睡衣,双肩还在颤抖,终是忍不住开口:“外面很冷,进去吧。”

弥伊眨了眨眼睛,微微一笑,“没事,我不冷。”顾忌着他的情绪,她笑得小心翼翼地,眼神时不时地往他身上瞟,妄想捕捉到他脸上的情绪变化,好揣测他的心情。

温郁倾灭了烟,语气难得的戏虐,“怎么,怕我跳楼啊?”

弥伊认真地点了点头,“我可不想被人说克夫,更不想守寡。”

其实,她知道他很难过。

温郁倾冷笑了声,自嘲道:“他可从来没把我当过儿子,当初还巴不得我胎死腹中,我有什么可难过的。”

他说的再随意不过,语气平缓,像是在说别人的事。

可弥伊觉得,再怎么样,那也是他的亲生父亲,他肯定也还是难过的。

“温先生,你相信人死后会变成星星吗?你抬起头,目光所及处最亮的那颗,就是你此刻最想念的那个人。他知道你舍不得他,所以化作星星,换了一种方式,陪在你身边。”

温郁倾当然不相信这种事,但他还是顺着她的话,抬头望向天空。他妈死的时候他都没难过,他爸死了,他更不会难过。他俩彼此彼此,一个生下他只为利用他去换钱,一个则压根就不希望他被生下来。

弥伊望着夜空中最亮的那颗星,眨了眨眼睛,扭头说:“温先生,谢谢你,谢谢你救了我爸爸。”

温郁倾看向她,脑海里突然就浮现出他第一次见她的情景,她也是像现在这样,眼睛一眨一眨得看着他,小嘴开开合合地说个不停。

女人停了了一会,皱起了眉,像是在思考,转眼又开了口:“温先生,我救不了你爸爸,以后我陪着你吧。这样,你就不是一个人了。”

弥伊说:“你救了我的至亲,以后我就是你的亲人。”

她说的很真诚,像夏天的风,轻轻柔柔地吹在温郁倾的心间,为他驱散心里的阴霾。

从前,他卑微渺小,无人问津;后来,他位高权重,趋炎附势的多了去了,可真心的又有几个。他见惯了社会底层的无可奈何,也习惯了商场上的尔虞我诈。

如今,突然间有一个人跟他说愿意陪伴他,还是个‘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小姑娘。

温郁倾脸上依旧是一如既往地面无表情,毫无波澜,但内心还是有几分悸动的。

半天没得到回应,弥伊也没觉得有什么,毕竟早就知道温郁倾这人面冷心更冷,对他的这种冷淡态度,也丝毫不在意。

“温先生,看,有流星啊。”弥伊看到流星很开心,激动得拉了温郁倾的手肘。

那晚,弥伊不知疲惫地给温郁倾讲笑话,只为博他一笑,在看到流星后还激动地拉着他许愿。

皎洁的月光下,女孩一双清澈的眼睛望着他和闭上眼睛许愿时虔诚的模样,温郁倾在心里,记了很多年。

                           

原创文章,作者:鹿一Lu,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indever.com/novel/62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