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手绝医》小说最新章节目录陈天生,王瑶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妙手绝医

小说:都市

作者:一念新生

简介:陈天生的家传古药方,被前女友骗走了,并在一年内打造出一个超级药业集团,成为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一年后,陈天生从祖传玉佩中,获得了医术传承,以及强大的修仙之术,从此,他的人生开了挂。

角色:陈天生,王瑶

妙手绝医

《妙手绝医》第1章 一年后免费阅读

“最新播报,天王药业集团CT-02获得审批,将在一个月后上市,据了解CT-02是在第一代基础上的升级,其效能超出第一代三倍。”

“天王药业董事长王瑶女士接受采访时,公开表示,天王药业能够走到今天,创新出CT系列产品,是因为其家族的一张家传古药方,凭借古药方,短短一年时间,天王集团成为药业中的新巨头,这是一个奇迹,也是一个商业神话。”

电视机前,陈天生看着播报的新闻,一抹凌厉,从眼中一闪即逝。

呼……

抚平了情绪,紧握的拳头,方才散开。

新闻里的王瑶,他记忆无比深刻。

一年前,王瑶出现在他的生命里,她美丽、善良,孝顺,是陈天生眼中最完美的女孩。

为了在王瑶父母面前,证明对王瑶的喜欢,陈天生不顾父亲的反对,送出了家传古药方和古玉佩,使得王瑶父母同意了二人的订婚。

然而,陈天生万万没想到,订婚后的第二天,王瑶直接变了一个人,坚持与他解除婚约。

陈天生想要回家传古方和古玉佩,王瑶父母只将古玉佩扔给了他,至于那张古药方,却死活不给,说是他白白给他们家的,想要回也可以,必须赔偿他们家女儿的青春损失费一千万元。

陈天生家里不过是在镇上经营着小中药铺,生意并不好,怎么可能拿得出来。

最后,这件事儿随着王瑶一家当晚从镇上连夜搬走,不了了之。

一年过去了。

陈天生一直没有忘记这件事,因为他的父亲就是因为没能要回家传药方,郁郁而终。

为此,陈天生始终无法原谅自己,感觉愧对父亲。

如今,猛地听闻关于王瑶的消息,不仅成了集团董事长,还把大言不惭的将属于他陈家的家传古药方,说成是自己家的,陈天生岂能不怒。

“王瑶,你王家今天所拥有的一切,我陈天生,早晚有一天,会让你们统统失去!”陈天生咬着牙,眼中寒芒爆射,目光犀利如刀。

如果换成几天前,面对天王药业这种商业集团,他没有底气和把握。

但自从上个月上山采药回来,受伤之后,他得到了家传玉佩中的传承,不仅拥有了强大医术,还习得了神奇的修仙术。

仅仅半个月,勤加苦练的陈天生,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整个人,不再像以前那样瘦削,脱去衣服,能够看到完美的流畅线条,以及满身充满力量的腱子肉。

“可惜,当时我没有如今的医术,否则,父亲就不会死了!”

一想起去世的父亲,陈天生的心里,就一阵难过。

太迟了。

哪怕他现在的医术,堪比华佗、扁鹊,也无法救活死去的父亲。

突然。

一阵铃声响起,将陈天生惊醒,他看了一眼手机,其上显示婶婶二字。

“婶婶。”

“天生啊,中药店兑出去了吗?”

“兑出去了,明天就去通州,看您和老叔。”

“你这孩子,总算听话了,你母亲去世的早,你父亲这一走,镇上也没有个亲人照应,到婶子家里,你老叔和我也能放心不少,放心吧,你老叔已经给你找好工作了,还是你喜欢的中医,在一家中医馆上班,你不介意吧。”

“谢谢婶婶,天生怎么会介意。”

“那就好,哦,对了,明天我和你老叔恐怕没时间去亲自接你了,但我让我一个姐妹带着她家闺女去接你,顺便给你相个亲,你要有个心理准备哦。”

相亲?

陈天生一怔,他刚要说‘不用了’,结果电话那头的婶子不给他拒绝的机会,早早的挂断了电话。

唉!

陈天生摇头叹了口气,苦笑了一声。

所有亲戚中,就属老叔、婶婶一家对他最好,剩余的亲戚,很少走动,关系很淡。

至于母亲那头,陈天生有些抵触和反感。

因为母亲去世时,那头的亲戚,一个都没来,包括,他的外公。

在陈天生心里,母亲的家族,冷血无情,没有丝毫亲情可言。

父亲一直认为是他造成了母亲与家族决裂,直至临死前,还在内疚、自责,并希望他能前往燕州,看望一下他的外公等人,化解开母亲与家族的结。

尽管陈天生不是很赞同父亲,但这是父亲的遗愿,他会尽力去完成。

第二天,陈天生早早与人对接完中药店之后,他告别了这座小镇,踏上了开往通州的火车。

通州火车站站前。

一辆红色宝马旁,两道艳丽的身影,时不时的引来不少路过行人的注目。

几十万的宝马,在通州这种小城市,虽然不至于随处可见,但也不是人人都能开得起的,当然,投来注目的人,看的不单单是车,而是车旁边的两位美女。

身材略显高挑的女人,约莫三十几岁,画着精致淡妆,穿着成熟,一身西服小外套,明显的都市白领打扮,一双修长的腿,被肉色丝袜包裹着,令女人凭添几分性感和妩媚。

身边矮一头的女人,更准确的说是女孩,她充满朝气,活泼和灵动,脸上虽然没化妆,但同样光彩照人,有种天然去雕饰的美感。

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前来接陈天生的沈知婕,楚羽墨母女。

母女二人站在一起,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姐妹,因为,二人长得有六七分相似,加之沈知婕保养的非常好,根本让人猜不出真正的年纪。

“妈,我才上大二啊,您就拉我来相亲,难道您就这么想把您的宝贝女儿嫁出去吗?”楚羽墨噘着嘴,一脸不情愿。

沈知婕表情略显严肃道:“羽墨,陈天生是一个很优秀的年轻人,虽然他出自小地方,但你不能瞧不人家,他爷爷在当地是有名的中医,救过很多人,其祖上更是一连出过三代御医,给皇帝治病,只因后来家道中落,才会落魄至今,能够嫁给他,并不委屈你。”

“我不嫁,要嫁你嫁好了!”楚羽墨双手交叉,横跨胸前,撇过头,不想听母亲的说教。

“胡说什么……”沈知婕气的就要发飙,但还是忍了下来,并嘱咐道:“待会陈天生来了,你注意点,争取给人家留个好印象,不许摆你的大小姐架子,听到了吗?”

楚羽墨没有回应。

沈知婕也没再多说,掏出手机,给陈天生打了一个电话。

没过多久。

“沈姨,您好。”

一道客气的声音从二人身后响起,随即带着一脸浅笑的陈天生出现在转过头的母女二人眼中。

他就是陈天生?

楚羽墨不动声色的打量着陈天生。

长得还算可以,眉清目秀。

至于穿衣打扮,在楚羽墨眼里,那就是一塌糊涂,完全乱搭了。

这要是跟她走在一起,她楚羽墨的脸,往哪儿搁啊。

尤其是陈天生浑身上下透着的那股子穷酸味,估计衣服裤子鞋子加在一起,都不超过一百块,全部都是地摊货。

这样的人,即便祖上是御医,又如何。

配得上她楚羽墨吗?

她的那些追求者,随便拎出来一个,都比他陈天生强百倍。

楚羽墨眼中闪过一抹鄙夷和不屑,心里将陈天生彻底否决了。

沈知婕对陈天生很满意,并不介意陈天生的一身土气,她笑呵呵的介绍道,“天生啊,这是我女儿,楚羽墨,你们两个以后多多接触。”

“楚小姐,你好。”陈天生伸出手,打了声招呼。

楚羽墨瞥一眼,身边的母亲,随后满脸不情愿的与陈天生握了一下,似乎生怕陈天生占便宜,又闪电般抽了回来。

陈天生也不在意,只是笑了笑。

楚羽墨眼中的鄙夷和不屑,他一清二楚,知道楚羽墨没看上他,而这对陈天生来说,何尝不是一件好事儿,因为他也不想相亲。

要不是婶子那头不好交代,怕寒了婶子的心,他大可不必来。

当然,来了,陈天生也是抱着走个程序的态度。

“天生啊,你刚刚来到通州,许多地方还不熟悉,我让羽墨带你逛逛,熟悉熟悉。”

“妈,我下午还有课呢,没时间。”

听到母亲想让自己和陈天生单独相处,楚羽墨立刻拿出了理由。

沈知婕瞪了楚羽墨一眼,张口就要训斥,陈天生这时,抢过话,道:“沈姨,我以前来过通州,就不麻烦楚小姐了,您开车把我送到这个地址附近就行。”

沈知婕看了一眼陈天生给的地址,面露疑惑,陈天生解释道:“我叔给我找了一份工作,所以我想在附近找一个住的地方。”

“你不住你婶子那里?”

“婶子家本来就不大,我去了,太挤了,而且也不方便。”

沈知婕点了点头,觉得是这个道理,她惊诧的看了陈天生一眼,没想到陈天生年纪不大,考虑的倒是周到,她思忖了一会,突然道:“对了,我们家在那附近,刚好有一套房子,你先住那里吧,反正空着也是空着。”

“妈,咱们那个房子,您昨天不是租出去了吗?每个月五千块房租,怎么能是空着呢。”楚羽墨插嘴道。

沈知婕气道:“楚羽墨,你给我把嘴闭上。”

接着,不等陈天生说话,沈知婕口气略显强硬,让陈天生必须住那套房子,不容推辞,陈天生本想提出支付房租,但看到沈知婕的脸色,终是没有说出口,只得暗暗记下了这份情谊。

沈知婕开车,将陈天生送到了那套空房子里,为了给陈天生和楚羽墨制造单独相处的机会,沈知婕坐了一会,便率先离开了。

待母亲一走,楚羽墨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她不想和陈天生有过多接触,陈天生就是一个乡巴佬,不在她选男朋友之列。

说句不客气的,她楚羽墨的备胎,都要比陈天生优秀。

她实在搞不懂母亲为什么要撮合她与陈天生,难道就因为陈天生的祖上是行医的?

“陈天生,现在这里没有外人,有些话,我必须跟你说明白。”

楚羽墨决定与陈天生说清楚,表明她的态度和立场,让陈天生死了癞蛤蟆吃天鹅肉的心。

“楚小姐,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们确实不合适,你放心,我不会纠缠你,等过几天,我会跟婶子说明此事。”陈天生一张嘴,令楚羽墨愣住了。

这些话,明明是她该说出来的才对啊。

你陈天生怎么把我的话说了?

还有,凭什么不合适由你来说,还露出一副没看上本小姐的样子,本小姐不漂亮?还是你的眼睛有问题?

楚羽墨生气了。

凡是见过她楚羽墨的男生,还没有哪个不喜欢她的,无不想方设法的与她亲近,获得她的好感。

然而陈天生却偏偏没有那么做。

楚羽墨的脸色变幻不定,忽然,她笑了,是一副看破了他人伎俩的冷笑,“你是在欲擒故纵对不对?呵呵……真是可笑,你以为这种反其道而行之的小把戏,就能引起我的注意,从而让我觉得你与众不同吗?你未免太小看本小姐的智商了,像你这种小手段,本小姐见的多了,我告诉你,没用,你死了这条心吧,我楚羽墨的男人,必须是万众瞩目、高高在上的大人物。”

说到这里,楚羽墨高傲的扬起了头颅,继而朝陈天生再次露出鄙夷之色:“而你,不过是一个乡巴佬,根本配不上本小姐,我希望你有点自知之明。”

欲擒故纵?

陈天生听到楚羽墨的自我脑补,只觉得无奈又好笑。

不过,他也懒得解释,楚羽墨愿意怎么想,就怎么想好了。

看到陈天生摇头,楚羽墨心中哼笑:“你以为摇头就能掩饰?可惜,你的一切,早就被本小姐看穿了,任你再怎么装,也无济于事。”

在楚羽墨心里,陈天生就是一个颇具心机的凤凰男。

想要通过迎娶白富美,从而实现走上人生巅峰的捷径。

但她是不会给陈天生捷径之路的。

心中对陈天生充满厌恶的楚羽墨,一刻不想和陈天生多待,起身扔下一句话:“我走了,记住跟你婶子说这件事儿时,就说你觉得配不上我。”

陈天生耸了耸肩,没有回应,起身跟了上去。

“你要干什么?”楚羽墨停了下来,皱眉道。

“送你下楼。”

“不必了。”

楚羽墨见陈天生好似没听见似的,还是跟在后面,她没做理会,来到楼下时,她接了一个电话。

挂断电话之后,楚羽墨冷漠道:“你回去吧,一会我同学来了,我不希望他们看到你,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沈姨把你交给我,我要看着你安全回家。”

“我不用你管,难不成你还能给我当保镖不成?就你那小身板,呵呵……”

楚羽墨不屑的笑了笑,她练过几年跆拳道,以她的眼力来看,陈天生这种男生,她可以轻松一只手吊打。

陈天生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站在一旁,因为修炼的缘故,他的听力变得十分灵敏,超出常人数倍。

刚才楚羽墨打电话时,他听到有男同学找楚羽墨去参加一个酒局。

楚羽墨有些犹豫不决,但架不住对方说还有其他女同学,最后才勉强同意。

楚羽墨一个女生,长得不赖,陈天生觉得,这样一个女生参加酒局,存在安全隐患,万一有人想灌楚羽墨酒,把楚羽墨灌醉,后面会发生什么,不言而喻。

看在沈知婕的面子上,陈天生觉得不能不管,人家让自己白住房子,这份情谊,他得还。

他不想欠别人的,那么当一回楚羽墨的保镖也无妨。

楚羽墨见陈天生不走,她故意与陈天生拉开了一段距离,摆出一副不想让人知道,他们认识的样子。

过了一阵。

两辆发出野兽般嘶吼的跑车,出现在街道上,异常的拉风。

引来不少行人侧目。

很快,两辆车在楚羽墨面前停了下来,随后,几个青年男女下了车。

“羽墨,你怎么跑这儿来了?”李子豪有些不解的看着楚羽墨。

“别问了,我们走吧。”楚羽墨不想让同学们知道陈天生的存在,立刻催促众人赶紧离开。

若是被这些同学知道她是被母亲拉来与陈天生相亲的,第二天,全校都会知道这个消息,她绝对会被人笑话死。

李子豪等人见状,立刻就要上车,一起前往酒局场地。

然而就在楚羽墨即将钻入车里时,陈天生也跟了过来。

这令众人一怔。

“喂,你谁啊?”李子豪神色不悦的问道。

“我是……”

“他是我的保镖!”还不等陈天生说完,楚羽墨突然插嘴道,说完,她朝陈天生瞪了瞪眼睛,示意陈天上配合她,不要乱说。

楚羽墨怕陈天生说出是她的相亲对象,这才忙不迭的给陈天生安了一个保镖身份。

“没错,我是保镖。”

陈天生想了想,决定顺着楚羽墨的话。

保镖?

众人虽然有些意外,但也都没多想,对楚羽墨的家境,他们都有一定的了解,知道楚羽墨的母亲是一家医药研发公司的老板,家里条件非常不错,属于正儿八经的白富美,雇保镖倒也正常,就是这保镖的穿着着实寒酸了一点。

陈天生挨着楚羽墨坐在后座,本来空间就不怎么大的车,后座坐了三个人,略显拥挤。

楚羽墨见陈天生的手臂,屡次碰到自己的胳膊,她狠狠瞪了陈天生一眼。

随即,努力与陈天生拉开距离。

可惜,后座,实在拥挤,如此做,并没有效果。

                           

原创文章,作者:一念新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indever.com/novel/6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