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山野汉的恶毒娘子后我洗白了》小说最新章节目录铁秋,安心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穿成山野汉的恶毒娘子后我洗白了

小说:种田

作者:三渡

简介:萌宝+宠妻+发家致富现代学霸林音,一朝穿成了儿不亲相公不爱,人人喊骂的恶毒农妇身上。她看着一贫如洗的破山洞和洗不白的人设,再次发起学霸技能。制精盐、面包窖、辣条、水泥…一出手,便亮瞎众人双眼。好不容易把人设洗白了,儿亲了相公爱了,还成了全国首富,一不注意,便宜相公却悄咪咪的变成了当今皇帝。私有财产充国库不说,还天天逼着她造娃。林音气得一脚将他踹下龙床,怒骂:“滚蛋!没看到国库空了吗?”

角色:铁秋,安心

穿成山野汉的恶毒娘子后我洗白了

《穿成山野汉的恶毒娘子后我洗白了》第1章 穿成了山野汉子的恶毒娘子免费阅读

“这个恶毒的女人,终于被老天爷收拾了。”

“呸呸,快吐出来,你难道忘记了,上次骂她的人直接摔河沟里面,差点淹死。”

“怎么的,她还能从土里爬出来找我不成?”

正在挖土埋尸的一大一小,对于周围村民冷漠的态度早就习以为常。

此时,正被活埋的林音,直觉身体越来越重,呼吸越来越急促。

我不是已经被突然坍塌的高压电线电死了吗?

为什么还会这么难受?

有种要被活埋的感觉?

耳边的噪杂声,让林音觉得自己又没有死,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这才艰难的睁开眼。

但眼前黑漆漆一片,鼻尖里全是霉味,就在她惊恐呼救时,嘴里突然进了沙子,吓得她紧闭嘴巴拼命蹬腿挣扎。

刚埋在草席上的薄薄一寸土,三两下就被她蹬了下来。

刚说那话的村民,看到这一幕,脸色顿时变得煞白,哆着身子惊恐的喊道,“鬼啊!”

其他村民同样惊叫一声后连滚带爬的跑开,一股溜烟的功夫,便消失不见。

小包子吓得躲在他爹爹后面,抱着他的腿哭着喊道,“呜呜,爹爹,阿娘不会真的活过来了吧,圆圆好害怕。”

“圆圆,闭上眼睛,无论听到什么,都不要睁开眼。”

圆圆抽泣一声,死死的闭上眼睛。

男人毫不犹豫的举起铁秋,便要斜朝着林音的脑袋削去。

只要杀了她,他们就可以摆脱她了!

忽的,一个脑袋蹿了出来,拼命的吐嘴里面的沙子。

男人瞬间惊醒。

你在做什么,杀了她赔上自己的命?圆圆怎么办?

突来的亮光刺得林音差点睁不开,待适应之后,便看到眼前麦色、五官俊朗的粗麻布男人,眼里满是诧异。

这是怎么回事?

压住心里的疑惑,急忙开口道,“大哥,帮帮我。”

这不是我的声音。

一种不祥的预感,突然涌上心头,难道我穿越了?

忽的,一段不属于自己的记忆直接融入脑海,从零碎而又模糊的片段中,很快得出两个致命结论。

原主是被雷劈死的,所以她成为了她。

而且原主从小被视为不祥,好不容易嫁人了,在各种因素下,成了全村人人喊骂的恶妇。

好吃懒做,经常打骂自家孩子,骂她老公废物不说,还仗别人不敢动她,天天和别人骂街,一言不合就破坏别人庄稼,打死别人家鸡鸭……

最终搞得人人怨声载道,敢怒不敢言,天天盼着老天来收了她这个恶婆娘。

因为这些杂七杂八的破事,她老公赔得倾家荡产,田地房子都没有了。

卧槽,不带这样搞我的吧。

林音一脸生无可恋,想死的心都有了。

好一会儿,才勉强从悲愤中回过神来,强装镇定,充满水雾的眸子满眼祈求的望着男人,“那个,麻烦你把我拉起来一下,谢谢。”

当看到他手里面的铁秋时,脸色顿时变得煞白。

如果她没有看错的话,这个男人刚才是想用铁秋打爆她的脑袋!

也不知是草席太破,还是原主力气太大,她惊恐中一使劲,便从草席中挣脱开,刚要爬出坑,悲催的发现,坑太高,爬不出去。

呜呜,埋个人而已,干嘛要挖这么深。

难道她要被活活打死?

一想到那血腥而又残暴的画面,她双腿发软,头皮发麻。

强烈的求生欲很快便让她镇定下来,转身后背紧贴着土墙,拼命劝说道:“大哥,冷静冷静,杀人是犯法的,你千万不能冲动。”

瞥见抱着他腿,瑟瑟发抖的奶包子,突急中生智。

“你想想看啊,你这一铁秋下去,心里那是爽了。”

“可是你得想想你家娃娃啊,他还那么小,要是因为我而导致他没有爹爹,我死后都不会觉得安心的。”

“你要是觉得我非死不可,不用你动手,我自己解决。”

“只是我这个人吧,有些怕疼,你能不能先把我拉上去,我找个高点的悬崖,我自己跳下去。”

林音尽量压低嗓音,装作一副柔弱、我见犹怜的模样。

只要她逃离了这里,一切都应该有转机。

男人听到她的话,警惕的审视了她一眼。

她又想搞什么名堂?

见她眼里满是陌生,疑惑的问道,“你不认识我了吗?”

林音皱眉假装痛苦的想了想,抿嘴摇头,一脸迷茫的说道,“我大脑里面一片空白,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

偷偷打量了男人一眼,小声的说道,“我好像失忆了?”

打死她都不能承认,她还记得原主以前做的破事。

搞不好,他真的一不做二不休,一铁秋打死她。

见他抿嘴不说话,神色难明,暗自想着。

他应该相信了吧。

奶包子听着既陌生,又有些熟悉的话,缓慢的睁开眼睛偷瞄过去,胆战心惊的糯糯开口,“阿娘……你……还记得圆圆吗?”

林音听到这奶声奶气的声音,心都快要化了,再见他此刻睁着一双水萌萌、圆溜溜的大眼睛,胆怯而又好奇的看着自己,虽然很瘦,但是还是萌到了极点。

好可爱啊,好想捏!

在男人警惕的目光下,她还是止住了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同时忍不住在心里咒骂。

这孩子他妈还真不是东西,这么可爱的孩子,怎么舍得又打又骂。

笑眯眯的望着奶包子,温柔的说道,“你长得这么可爱,我怎么会忘记你呢。”

此话一说,圆圆当吓哭了。

“哇——爹爹,娘亲记得我。”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感动的哭了。

林音知道他是害怕的,急忙解释道,“不是,小朋友,我的意思是说你长得太可爱了,我怎么会舍得忘记呢……”

“哇——”他哭得更凶了。

阿娘一定是想要带他走的。

林音见他越哭越大声,顿时手忙脚乱不知所踪,只好一脸祈求的看向男人,“孩子他爹,你快劝劝他别哭了。”

她最见不得孩子哭了,

男人再度一惊,以前的她可从来不会说这样的话。

难道她真的失忆了?

不管是真是假,这日子总得过,若不是怕他死了,圆圆没有人照顾,他真的……

犹豫了片刻,单膝跪在坑的边缘,面色沉冷的将手伸了过去。

                           

原创文章,作者:三渡,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indever.com/novel/26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