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萌宝:神医娘亲不好惹》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冷澈霆,冷悠莲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天才萌宝:神医娘亲不好惹

小说:古代言情-萌宝

作者:七雨

简介:叶落白穿越睁眼第一件事儿,就是先把肚子里的拖油瓶生下来。后被禁足弃院、断水断粮。四年后,众人都以为这对母子定然早就化作白骨。却不想再见时,王妃风华绝代气质绝尘。“娘说了,我爹是个黑心肝的家伙,所以我叫墨宝!”天才萌团子一脸骄傲。某王爷面不改色,用兵符诓骗小家伙:“缠着你娘,说想要个弟弟妹妹,它就是你的了。”叶落白见状无语凝噎,转身刚想走,就被男人拽入怀中。“王妃,今夜请侍寝!”

角色:冷澈霆,冷悠莲

天才萌宝:神医娘亲不好惹

《天才萌宝:神医娘亲不好惹》第1章 落水毙命免费阅读

冰冷刺骨的湖水吞噬着她的每一寸肌肤。

黑暗寒冷拽着她,向湖底沉下去,耳边却依旧能听清岸上人的嘲弄声。

“她要是这么死了,还真就省了王爷一桩心事。”

“与人偷情怀上孽种,这种败坏我们王府名声的贱女人,死有余辜。”

“丞相之女又如何,不过就是个庶出的哑巴,也配和表小姐争?”

“……”

叶落白闭上双眸,双手力气耗尽,再也无法挣扎,好似认命般的向幽暗沉去,这一生,她太累了。

哪知道下一刻。

女人突然睁大了眼睛,手脚麻利的向上,一个猛子游出了水面,大口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空气。

这是什么情况?

她正在实验室做最新的药物试验,下一秒怎么就到了这里?

难不成是一个操作不慎,将自己给毒死了?

叶落白一阵无语,二十一世纪国际上最负盛名的医毒双绝的药师,竟然一个疏忽,死在了自己手上,说出去还不够丢人的。

“哎呀!她竟然浮上来了!”

“快点丢石头,将她砸下去。”

“快去叫表小姐来,绝对不能就这么让她跑了!”

岸上的几个丫鬟似乎没想到她拖着笨重的身子还能挣扎,从岸边捡起石头,便一下下的向她掷过去。

叶落白紧蹙眉头,动作麻利的闪避开石块,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就已经上了岸。

近处的丫鬟刚捡起石头,还没看清她是怎么做到的,就被她一个过肩摔,丢到了湖里。

寒冬的湖水结着一层薄冰,最是冰冷刺骨,那丫鬟挣扎了几下便冻麻了,毫无声息的沉了下去。

她冷眼扫过这些想要她命的丫鬟们,单单是那凌厉的眸光,好似刀锋刮过,让这些人好似被定住了一般,再不敢轻举妄动。

这哪里还是那个人人可欺的软弱庶女,分明是来自地狱的罗刹恶鬼。

“快去救人啊!”

焦急的女声从院外传来,一名身穿鹅黄色锦缎的少女,一张娇俏的面容上却没什么着急的神色,反而将目光落在了叶落白的身上,最终,停留在了那高高隆起的小腹上。

眼眸中满是嫉恨。

少女身后,还跟了个面容冷峻的男人,一身玄青色长袍,面如冠玉,淡漠的眸光丝毫不掩饰对她的厌恶之情。

“王爷,表小姐。”

周围的下人赶忙行礼,随后跳下湖水,将那名丫鬟打捞上岸,一番抢救后,勉强救回了那人的小命。

叶落白浑身湿透,被冷风一吹,肚子不可避免的开始疼起来,脸色苍白却面容坚毅。

这样的神情,冷澈霆倒是第一次在她脸上见到。

“叶落白,就算你是这王府名义上的主母,可也不能就这样草菅人命,将丫鬟推到冰冷的水中,万一出了人命,岂不是坏了我表哥的名声。”冷悠莲依偎在冷澈霆的身旁,开口不提她是如何落水,反倒指责她对丫鬟动手。

叶落白紧皱眉头,喉头发紧,却一句话都说不出。

原主的记忆霎时间涌入脑海,她这才明白过来,原来自己是个哑巴。

见她有口难言,冷悠莲似乎更是得意,还未来得及开口,丫鬟中不知是谁眼尖,先叫了出来,“血……见红了!”

众人闻言看去,叶落白一身白色衣衫湿透贴在身上,脚边的雪地上,满是涔涔的红色血痕,似乎是羊水破了。

“小姐!”院子外冲进来一个瘦小的身影,正是她的丫鬟环翠。

见她脚边血痕,目光顿时一紧,噗通一声便跪在了冷澈霆的面前,哭丧着求道,“王爷,求您给小姐找个郎中吧,她马上就足月要生了,求您看在丞相的面子上,帮帮小姐吧。”

“荒唐!”男人还没说话,冷悠莲先开了口,“叶落白虽说进了冷王府的门,但与人私通怀上野种,表哥没有将她赶去大街上,已经给丞相府留够了颜面,现下难不成还要帮她生下这个孽障?”

环翠看着叶落白因为疼痛而苍白的面容,心好似被刀剜了一般,膝行而前,抓住冷澈霆的衣摆,“王爷,求求您,救救小姐吧,这孩子月份不足,若是没有郎中,恐会一尸两命啊。”

她和小姐自从入府就整日待在房中,今日自己是为了找郎中才出门,哪知只离开了这么一会儿就惹出乱子,郎中自然也是没请到。

男人自上而下,神情冷峻,眼眸冰冷好似不带一丝温度,眼睁睁的看着鲜血从叶落白的下身不断涌出,“难产而死,已经是她最好的下场。”

环翠从头到脚泛着冰冷,一颗心仿佛沉入谷底,眼见着手被男人甩开,只能无头苍蝇似的求助冷悠莲,“表小姐,求求您,救救我们小姐吧,大恩大德没齿难忘。”

冷悠莲眼底着浓浓的笑意,面上却故作关切,“本来我是要给你们请郎中的,可丞相今日早朝竟然公然与王爷作对,全然不顾及表哥的颜面。你说,你家小姐是不是很没有用?这么没用的人,还活在世界上干什么呢?”

丞相将叶落白看作一颗安插在冷王身边的棋子,冷澈霆娶了她四年,也冷了她四年,直到八个月前的那场意外。

可他却宁愿相信几个被收买的下人,给她扣上一个不忠不贞的帽子,也不给她一个解释的机会。

叶落白一步步的向冷澈霆靠近,小腹的疼痛,几乎令她寸步难行,每一步脚印都在雪地上滴落血红色的印记,好似一步步开向他的莲花。

冷澈霆似乎已经知晓这女人要做什么,不过就是哭啼啼的比比划划,跪在自己面前示弱装可怜。

一张看起来人畜无害的面容,实际上却心思深重,这样的女人他最是不齿。

然而,叶落白却将地上跪着的环翠扶了起来,冷眼落在面前这两人身上,徒留一丝冷笑后转身离去。

“站住!”冷澈霆紧蹙眉头,这女人是疯了吗?竟然敢冷落他转身就走?

环翠被这一声吓得几乎再次跪倒,偏偏小姐却一改之前柔软可欺的性格,哪怕脸色疼的惨白,也笔直的站在那里,动也不动。

“你去哪里?本王让你走了吗!”

叶落白转身,纤纤十指飞快的比了几个动作,冷澈霆有些看不明白,目光落在环翠的身上,似乎是让她解释。

环翠的牙齿打颤,声音抖如筛糠,“小、小姐说,找个安静的地方生孩子,死也不死王爷面前,省的王爷碍眼。”

恐怕是嫌弃他碍眼吧?!

冷澈霆勃然大怒,“叶落白!从今往后,禁足听云院,没有本王的命令,谁也不准前去探望,既然你想死,本王成全你!”

                           

原创文章,作者:七雨,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indever.com/novel/26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