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之仙蒲奇缘》小说最新章节目录殷丰,殷书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凡人之仙蒲奇缘

小说:玄幻-仙侠

作者:蠕动的蜗牛

简介:凡人流!无系统!无穿越!一个逃离宗门的炼气期修士,他只想隐于世俗之中。机缘巧合之下,他遁入魔道,他在这正魔对立的修仙界之中,该如何立足?且看他如何与其他魔头巨枭,玄门正宗一起并列于山海内外!

角色:殷丰,殷书

凡人之仙蒲奇缘

《凡人之仙蒲奇缘》第1章 四方客栈免费阅读

正午时分,天空乌云密布,突然一声惊雷,打破了宁静。

“小丰,快走,要下雨了。”

一个七八岁,光着身的小男孩,手忙脚乱的在一块大石头上穿着裤子,还不忘朝着小河大声喊道。

话音刚落,一个小脑袋猛的从河中冒了出来。

那个被唤作小丰的小男孩吐了口水,也不回答,便朝那河岸游去。

小河不过五丈宽,不一会他就游到了岸边,甩了甩头,便朝不远的那块石头上走去,嘴上还嘀咕着。

“这鬼天气,刚才还热的不行,怎么突然就要下雨了!”

“哎呀,你快一点!”

那小男孩已经穿好了衣服,见小丰还在那嘀咕,忍不住催促道。

小丰也不回答他,手脚麻利的穿好了裤子,将那衣服甩到肩膀上。

“走!回家!”

殷山镇,背靠殷山,地处交通要地,向南可去三山城,向北可到闽州城,来往客商也算是络绎不绝。

距离镇子口不远的一处地方,有一栋两层高的木楼,木楼前立着一根三丈高的木棍,上面挂着一面大旗,上书,四方客栈。

四方客栈门前停着七八辆装满货物的马车,每辆马车上都插着威远镖局的三角旗,两个小厮忙着把马套解下,将马带到马厩里,每辆马车旁都有几个健壮的汉子,清一色的一身红黑相间的劲装,每个汉子腰间都挂着一把朴刀,忙碌着卸着车马上的货物。

“动作快一点!”

门前一个身穿红衣的中年汉子,抬头看了看乌云密布的天空,催促道。

“郑兄,好久不见!”

这时从客栈内走出一个身着锦衣的中年人,对那壮汉拱了拱手含笑说道。

那壮汉一见来人,同样上前一拱手,笑着说道。

“殷老弟,好久不见!”

那个身着锦衣的中年人长得颇为黝黑,身形有些许消瘦,但双掌奇大,布满老茧,明眼人一看这双手,就知道此人不简单,他虽然是一身锦衣却难看出什么富态,此人正是这四方客栈的老板,殷书。

话说这殷书也算是这殷山镇的一个人物,年轻时曾拜名师学艺,学成之后便在闽州城的威远镖局当了八年的镖师,当时殷书那一套水泼不进的刀法和一双铁砂掌法,在闽州城也算是一号人物,在他二十八岁之时突然离开了威远镖局,和妻子回到这殷山镇,开了这四方客栈。

此人疏财重义,每每有落难的江湖人来此,殷书皆是分文不取不说还奉上盘缠,渐渐的这名声便也传开了,只要是路过殷山镇的江湖中人,也都会给几分薄面选择这四方客栈住宿,慢慢的这客栈便生意兴隆。

殷书和这郑镖头乃是熟识,寒暄几句便邀请郑镖头入内,说是已备好酒菜为老友接风。

那郑镖头也不客气,吩咐了几句便要同殷书朝客栈内走去。

就在这时殷书身后响起孩童稚嫩的声音。

“爹爹!爹爹!我回来啦!”

只见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光着上身朝殷书跑来,一边跑还一边喊着。

殷书听到这熟悉的声音,黝黑的脸上露出了慈爱的笑容,朝那小男孩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

不一会儿小男孩便跑到殷书和郑镖头面前,仰着头看着两人。

那郑镖头似乎对这殷书的儿子也不陌生,调笑着说道。

“这才几个月不见这孩子好像又长高了,过不了几年就能和叔叔一样高了。”

说着还拍了拍小男孩脑袋在并自己胸前比划了一下。

小男孩眨了眨眼睛喊了声。

“郑叔叔好。”

殷书见儿子一身湿漉漉的,明显是刚从河里爬出来,皱着眉头说道。

“最近怎么天天去河里耍,赶紧到后院去找你娘换身衣服。”

那小男孩嘿嘿嘿的笑了笑,随后支支吾吾的说。

“爹,河里有宝贝呢!”

殷书似乎没听见儿子说的这句话,他拍了拍儿子的小脑袋说道。

“赶紧去换衣服吧,我和你郑叔叔有事要说。”

小男孩也不争辩什么,嗯了一声便朝客栈后院走去。

这小男孩名唤殷丰,是那客栈老板殷书和其夫人林芙的独子,当时林芙生这殷丰的时候,那殷书已是二十有九,在殷山镇这种年纪勉强也算是老来得子,自是对自己的独子是宠爱非常。

这殷丰在三岁时得了一场风寒,一病不起,众人都以为这殷书要白发人送黑发人之时,这殷丰的风寒竟奇迹般的好了,之后便再没有生过病,让这殷山镇的人啧啧称奇,山野村夫,只当是这殷书积德,有神佛庇佑。

四方客栈,后院。

一个长相普通的妇人从厢房走出,刚好撞见殷丰回来,一见他光着上身和湿漉漉的头发便秀眉一皱斥责道。

“最近怎么老是去那河里,也不怕被河神抓去。”

一边说着一边揪着殷丰的小耳朵往屋里走去,这妇人正是殷丰的母亲林芙。

“娘!疼!”

殷丰被揪的疼了,一边走一边喊着,林芙见儿子这般模样手中也轻了一些嗔怪的说道。

“殷山脚下的那条河可是深的很,你说这要是出了什么事我和你爹该怎么活,以后不准去了。”

林芙似乎对自己儿子经常去那河中戏耍颇为不喜,殷丰见母亲这般,连连应声说道。

“好好好!我以后不去了。”

林芙似乎对自己儿子这敷衍也不当一回事,帮他换好衣服之后,嘱咐他自己去厨房吃饭,便去客栈前忙了。

殷丰轻车熟路的来到这客栈的后厨,里面有几个伙计打扮的在灶台前忙碌着,时不时有人将这炒好的菜肴端出去,进进出出颇为忙碌的样子,其中一个满脸皱纹的老者见是殷丰来了,笑着的对他招了招手说道。

“小爷,来来来!”

“福伯!”

殷丰嘴里应了一句,便自顾自的来到灶台旁一小方桌边坐了下去,不一会儿那福伯便端着一盘红烧肉和一碗白米饭来到他面前。

“今天特地让人做了这小爷最爱吃的红烧肉,快些吃吧。”

殷丰一双小手撑着小脑袋似乎在想着什么,好似没有听见福伯的言语,福伯见状轻轻的推了一下这小爷。

“小爷在想什么呢?瞧你那心事重重的样子,是不是又想去哪里玩了啊。”

殷丰被福伯这么一推,啊了一声,回过神来,连忙解释道。

“没有没有!今天娘还说我了呢。”

“快吃吧,等会冷了就不好吃了。”

殷丰嗯了一声便埋头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只是那一双小眼却是滴溜溜的转着,看来他心思并不在这红烧肉上。

福伯看着这小爷这样子,也没当一回事,一个七岁的孩子,除了玩还是玩,笑了笑便又去灶台那忙碌起来。

这四方客栈在这殷山镇算是独一家,而且八方江湖来客若有路过都会来这四方客栈或住宿或拜访一下殷书,毕竟今日结下这一点情,将来若是落难了也有个能投奔的地方,走江湖的都是刀口舔血的,多结一份善缘就多一条出路。

殷书夫妇经常要接待众多的江湖来客,也没什么时间看顾殷丰,起居之事都是由这福伯照顾。

吃完饭之后,殷丰放下碗筷,也不收拾,就朝那客栈前走去。

此时已经天已经黑了下来,伴随着雷声轰鸣下起了瓢泼大雨。

殷丰坐在客栈前的门栏上,一手托着腮,一手拿着根树枝在地上比划着什么,心事重重的样子。

客栈大厅是灯火通明,稀稀拉拉的坐着几桌食客有的窃窃私语,而有的则高谈阔论。

这些人穿着各异,不过一身江湖习气还是一眼就能看的出来的,而且大部分都带着兵器,显然是镖师或者是独行客,对此殷丰早已是见怪不怪,他每天最喜欢坐在这门栏这,听着这些来往的江湖人,诉说着外面的世界。

“老板娘,再给我来一壶烧刀子!”

靠近殷丰的那一桌食客,大声喊道,在柜台后打着算盘的林芙听到以后,笑着对那食客说道。

“这位爷稍候!”

一小会就有一个小厮模样的端着一个盘子朝那食客走去,嘴里还吆喝道。

“烧刀子一壶!”

“客官请慢用!”

那食客接过那壶酒,给同桌的两位汉子倒上,便又开始低声窃窃私语。

“仙人!”

“斗法!”

“御剑飞行!”

殷丰离这桌食客不过两丈不到,还是能隐约听见其所说的一些话,当听见这仙人之时,殷丰将手中那树枝丢掉,不自觉的朝那桌食客靠近了一些。

                           

原创文章,作者:蠕动的蜗牛,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indever.com/novel/21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