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当疯批大佬小奶狗后我真香了》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凌筠潼,凌巧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被迫当疯批大佬小奶狗后我真香了

小说:纯爱

作者:薄荷蓝拉

简介:【双男主+疯批+先虐后宠+1V1双洁+追夫火葬场+偏执病娇】公司破产,唯一依靠的父亲意外身亡,姐姐出卖他后携款潜逃,青梅竹马的未婚妻另嫁他人……所有人都以为,昔日枫城名门贵公子凌筠瞳这辈子就算毁了,可没过多久,他竟从惨遭抛弃的落魄公子,摇身一变成了商业霸主盛奕宸的心尖宠,狠狠打了所有人的脸。那一年,凌筠瞳无意救了盛奕宸一命,同时亦带走了他的心。盛奕宸对凌家小公子一见倾情,此后宠了他一辈子。

角色:凌筠潼,凌巧晴

被迫当疯批大佬小奶狗后我真香了

《被迫当疯批大佬小奶狗后我真香了》第1章 家破父亡免费阅读

秋夜,天高露浓,月色绵长。

凌筠潼忽然从噩梦中惊醒,一身冷汗涔涔。

小夜灯没开,黑得伸手不见五指的屋里,静得近乎诡异,一如方才梦中的修罗地狱。

哆哆嗦嗦地撑起身,他在黑暗中摸索着摁亮床头灯。

“啪”地一声,黑暗褪去,浓稠的暖黄色氤氲了一室。

还没从梦魇中缓过来,凌筠潼浑浑噩噩地倚在床头上,失神片刻,迅速捞起床头柜上的手机,给父亲拨了个电话——

“爸爸,我又梦见那人了。”

凌晨三点,正在日本出差的凌文伦几乎是秒接,紧张地问道:“潼宝,你没事吧?……要不要我通知林医生过来给你看看?”

“不用了……”凌筠潼吸了吸鼻子,细声细气地撒起了娇,“爸爸,我想你了。”

“乖,你和姐姐在家里好好待着,过几天我就回国了,到时给你带你最喜欢的小丸子和叮当猫。”

听着话筒里熟悉温柔的嗓音,凌筠潼想象着父亲在那边说话的和蔼表情,心里涌出一点暖意,乖乖地回了个“好”。

结束通话后,他将手机放到回床头柜,重新钻进被窝里。

好不容易入了梦,却又是熟悉的修罗场景——

男人赤身裸体,肌肉紧实,箍着他纤腰的手指修长,白皙,骨节分明,充满了侵略性……

凌筠潼在无助的哭喊中再次醒来。

他痛苦地抱紧自己的双臂,整个人,蜷缩成一团,屈辱的眼泪簌簌滚下来,沾湿了枕头。

这段可怖的梦魇,已经阴魂不散地缠了他整整两年。

每一个哭醒的夜晚,他都要经历这股锥心刺骨的疼痛,心脏如一根根芒针碾过,连呼吸都带着屈辱的疼。

都说时间是伤痛最好的良药,可为什么明明已经过了两年,他还是这么地痛苦?

那段不堪回首的记忆,仿佛在他心里种下荆棘的种子,随着岁月流逝,生出的枝蔓锁住他的心房,无情地扎入他的血肉,叫他生不如死……

才刚满二十岁的花样年华,他却已刻上这辈子最痛的烙印。

天际划过几道闪电,滂沱大雨,倾盆而下。

新建的墓碑前站满了哀悼者,黑衣黑裤黑伞,黑压压地站了一片。

气氛因为这场大雨变得而更加凝重,在场的人无不面露悲痛,哀伤不已。

因为葬在此处的,是叱咤商场三十余年,金融界的不败传说——凌文伦,亦是他们的亲戚、朋友、老板。

凌筠潼跪在墓碑前,哭得跟泪人儿似的,抽抽搭搭地几乎要喘不上气来。

直到现在,他都不敢相信,也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

三天前,那个说要从日本给她带小丸子叮当猫的父亲,竟在归国途中遭遇空难,全机组人员包括一百三十五名乘客,全部不幸丧生,尸骨全无!

接到电话时,他受不住这个打击,当场晕了过去。

这是他的父亲,从小疼他,宠他,视他为心肝宝贝的父亲,从今以后,再也没有人亲昵地喊他潼宝了。

“筠潼,你要节哀……”

一个身形纤细的女孩举着黑伞在他身边蹲下来,轻轻地握住他的手,柔声劝道:“凌叔要是泉下有知,一定会很担心你的。”

女孩长得十分漂亮,巴掌大的小脸,修眉明眸,唇红齿白,气质优雅不失婉约。

这是凌筠潼从小长大的青梅,戴岚雅,也是凌文伦为爱子精挑细选的未婚妻。

“不,我还是不相信……爸爸他肯定没死……”

凌筠潼仍是泣不成声,盈眶而出的眼泪又滚下几大颗,无止尽的悲伤源源不绝地袭来。

戴岚雅深叹了声,事到如今,她也不知该怎么抚平他的情绪,只能默默为他拭去眼泪。

一个大男生哭成这样,未免太过难看,但她能理解凌筠潼的心情。

凌筠潼母亲早逝,如今连父亲都不在了,一夕之间,凌筠潼彻底从父疼母爱的掌中宝沦为孤儿,这么沉重的打击,任是谁都没法马上接受。

不远处,一辆劳斯莱斯幻影静静地停在雨中,坐在后座的矜贵男人摇下车窗,面无表情地盯着那边的男孩。

半响,他缓缓开口,低沉的嗓音醇厚而悦耳,“走吧。”

随行的特助袁青面露惊讶,不解地看向他,“少爷,您不是来接凌公子的吗?”

盛奕宸瞥了眼窗外。

雨幕中,男孩悲痛欲绝,浑身湿透地靠在未婚妻的怀里放声痛哭,对他的盯视一无所察。

他黑眸微沉,冷冷地吐字,“时机未到。”

车子启动的瞬间,凌筠潼心有感应般,忽然转头望过来。

雨水和泪水打湿了眼睛,朦胧视线中,他望着那辆飞速离开的车子,怔怔地问道,“小雅,那是谁?”

戴岚雅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却只来得及捕捉到模糊的车影,摇头道:“不知道,应该也是过来送凌叔的吧。”

凌筠潼想想也是,点了点头,目光重新落在墓碑的照片上。

父亲生前交友广泛,黑白两道都有他的朋友,凌家最辉煌的时候,即使用门可罗雀形容也不夸张,他想,也许这人是不方便现身,所以才选择了远远送别吧。

葬礼结束后,凌筠潼满身疲惫地回到家里,偌大的客厅冷冷清清的,一个人都没有,就连管家宝妈也不在。

“回来了?”妩媚的冷淡女声从楼梯口传来,带着一丝慵懒和漫不经心。

凌筠潼转过身,看着这个父母二十一年前收养的姐姐,关心地问道:“姐姐,你身体好些了吗?头还疼吗?”

今天的葬礼,原本该是由凌巧晴这个大女儿来主持的,可临出门时,凌巧晴忽然说她头疼脑胀,非要留在家中休息。

以为这个毫无血缘关系的姐姐和自己一样,因为父亲过世的事深受打击,凌筠潼也没多想,更没怪罪的意思,回来了也只是担忧姐姐的身体健康。

爸爸已经不在了,他不希望家里再有人出事。

凌巧晴漫不经心地嗯了声,扭着妖娆的身姿走过来,将一份文件递过去,“你回来的正好,看看这个。”

“这是什么?”凌筠潼疑惑地接过来,上面大写加粗的“退婚书”,惊得他顿时瞪大了双眼,语无伦次道:“不、不可能!小雅不会同意退婚的,刚刚我们都还在一起!……我、我现在就问她!”

说着,他手忙脚乱地拿出手机要打电话。

“这是她父母决定的事,你问她有什么用?”

凌巧晴不屑地睨了凌筠潼一眼,刻薄地说道:“爸现在不在了,没了他坐镇的凌家,和空壳子有什么区别?无利可图,谁还愿意跟你这个废物草包联姻呀?”

凌筠潼僵硬地捏着手里的退婚书,脸上血色尽失。

难怪今天的葬礼,戴家只来了小雅一个人,戴父戴母从头到尾都没露过脸,原来,人家已经决定要悔婚了……

还没消化完情绪,凌巧晴红唇微张,再次投了个惊天大雷,“还有,凌家破产了。”

凌筠潼脑子轰地一声,震惊地望向她。

凌巧晴面露不满,忿忿地抱怨道:“爸这回可真是害惨我们了,最后投资的那几个项目都失败了,亏得血本无归不说,还欠了高利贷一大笔钱!那边已经放了话出来,要是不能马上还钱,就把我俩都抓去黑市拍卖!”

闻言,凌筠潼眼前一阵阵发黑,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抖着唇瓣低喃,“不……!这不可能!”

他不相信!

爸爸虽然热衷投资事业,但做事一向有分寸,怎么可能铤而走险欠下高贷巨债?

                           

原创文章,作者:薄荷蓝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indever.com/novel/2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