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病娇影帝又黑化了》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凌辞箫,钟奕浔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穿书病娇影帝又黑化了

小说:纯爱

作者:桃花易醉

简介:【双男主+娱乐圈甜宠】当红顶流凌辞箫莫名其妙穿进自己的同人文里,秒变影帝钟奕浔的舔狗。不但被全网黑,还被偏执影帝掳走了。没想到,影帝白天冷冰冰,夜晚嘤嘤嘤,占有欲极强。黑粉:舔狗凌请圆润的离开钟影帝。凌辞箫:跪求黑粉抱走钟奕浔!毒唯:钟影帝喜欢女人!凌辞箫:真巧,我也是。一日,钟奕浔自爆深爱凌辞箫。娱记:方便说下二人地位吗?钟奕浔:名字定胜负,奕凌组合你说呢?

角色:凌辞箫,钟奕浔

穿书病娇影帝又黑化了

《穿书病娇影帝又黑化了》第1章 从来没这么无语过免费阅读

“撕拉——”

凌辞箫身上的衣服被男人扯开一道口子。

冷风灌入,他彻底清醒了。

入眼一片荒芜之地,凌辞箫有一瞬间的懵逼。

“你谁?”

“这是哪?!”

眼前。

刚刚扯他衣服的男人,此刻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听到他接连两声的询问时,不禁轻轻摸了下鼻尖,似乎更加确定了心中的猜想。

男人薄唇微张,不算红润的唇片上附着点点冷意。

语调极慢的吐露了三个字,“钟奕浔。”

凌辞箫彻底愣住了。

源源不断的陌生记忆齐齐涌向他的脑海,一个不可逆转的事实昭示着——

他!穿!书!了!

凌辞箫本是当红顶流,穿书前刚把同期的死对头踩下去,拿了个大奖。

奖杯还没捂热,忽而天空雷声轰响!

再睁眼,他就来到了这里——

这是一本以他为原型,虚构出来的同人耽美小说。

《日日缠欢之偏执影帝的夺爱游戏》

听名字就有内味了。

而钟奕浔,正是小说中的另一位虚构男主,带有偏执属性的高冷影帝。

也不知那些写手太太是怎么想的。

他堂堂一个铁直,非要硬生生把他掰成蚊香。

尤其,这本小说中最让他接受不了的一个设定,便是他的舔狗人设。

书中,凌辞箫虽是个不入流的龙套男,却艺高人胆大,多次当众对钟奕浔表白。

更有翻墙溜进钟影帝家,只身闯入其浴室的黑历史。

钟奕浔的毒唯,每每见之便鄙夷嘲讽,戏称他为“舔狗凌”。

而此刻,他们正在参加的综艺名为《鬼蜮之地》。

是一款以冒险题材为背景的大型综艺节目。

坐标为市区北边的月老山。

众所周知,月老山附近的密林中,经常传出闹鬼传言。

主办方为了娱乐噱头,

不但请了当红影帝钟奕浔等人,也同时请了糊出天际的他和一起跑龙套的室友罗白。

因为他和罗白最糊,还被广大吃瓜网友戏称为《二胡组合》。

他只知道,钟奕浔因他多次骚操作,而视他为洪水猛兽。

一直是能躲便躲。

凌辞箫一气之下,三分之一都没看完,就弃文了。

他有点上火。

莫名从神坛跌落,让他瞬间就信了那句话——

人生果然是大起大落落落落落落落落。

行吧。

凌辞箫虽心有不甘,但也知道自己无法回去。

他决定,要亲手挽救一下自己在大众网友心中的形象。

第一步,从远离钟奕浔开始。

他顾不上去发现眼前钟影帝的变化,紧了紧碎成镂空状的衣服,一脸郑重的道了句“告辞”后。

转身便走。

男人抬抬眉梢,狭长的眼瞳中是一片浓而不化的复杂神色。

修长瓷白的食指正勾着衣料的一角,肆意的转动几下,衣料就缠住了手指。

钟奕浔下颌微低,一声轻笑脱口而出,戏谑道:

“荒郊野地,才悄悄跟过来,现在就说告辞——”

“是想玩一出欲拒还迎么?”

凌辞箫只迈出一步,“撕拉”声就再次传来。

他蓦然顿住脚步,怒目瞪向钟奕浔,

“大哥你讲讲伍德行么?我还没算你扯我衣服的账,你居然还敢恶人先告状?!”

说完,他还故意挺了挺腰。

鄙薄道:“欲拒还迎,那你就想想吧!”

钟奕浔那绕着衣料的指尖并未松动。

瞧了他一眼后,不轻不重的回了一个“哦”字。

凌辞箫简直要怀疑人生了。

不是说好钟奕浔讨厌他吗?

讨厌他到恨不得一脚将他踹出宇宙的那种。

怎么现在他主动说要离开,对方反倒不放手了。

难道是他搞错了?

钟奕浔的隐藏属性不是偏执病娇,而是黏人奶狗?

凌辞箫觑了他一眼。

男人面容上那半点不加掩饰的冷冽,以及那慵懒寡淡的变态表情,估计奶狗见了都能直接自杀。

二人之所以会单独出现在这里,凌辞箫用脚都能想得到。

一定是原主又犯花痴病了,见钟奕浔落单所以过来搞偷袭。

书中,凌辞箫的设定是偏懦弱,死猪不怕开水烫型选手。

但很抱歉,他并不是。

铁直一定要刚。

凌辞箫提了口气,继续翻着白眼对他说:

“钟影帝,我们之间可能有些误会,我是直男不是弯。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放过彼此,大家还是好兄弟!”

钟奕浔垂着眼不看他,目光只盯在他细瘦的腰腹上,再次淡淡回了句“哦”。

凌辞箫怒了。

他倏然提高音量,准备撕破脸道:

“哦哦哦,知不知道天都是被你这种人给聊死的!怎么你是复读机,还是你小学语文课本上就只印了一个‘哦’?!”

凌辞箫跟抱着一杆冲锋枪似的,突突突的冲钟奕浔扫射。

对方却只静静听着,这次连个“哦”字都不回应了。

他简直要气到升天。

凌辞箫长得有些与众不同,不同于一般男人的好看。

若是用最精准的字眼来概括,那大抵是‘妩媚’二字。

他虽然天生一副桀骜不驯的倔强性子,但长相却较为柔美。

尤其是生气的样子,一双盈盈含雾的桃花眼中,不自然的就多了点撒娇和控诉。

钟奕浔终于肯赏脸抬眼看他,而后便低低笑了一声。

因为此刻。

他已经能够确定,凌辞箫果真就是记忆中的那个人。

脾气。

秉性。

二人你来我往多年,谁还不了解谁呢?

有趣。

有趣的很。

钟奕浔仍未撒手,却用眼神瞟了瞟凌辞箫的下方。

凌辞箫被他看的脊背僵硬,总觉得那目光中,多了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暗示。

“你、你到底要怎样?”

尾音未落,其他参加综艺的人便顺着声音找了过来。

钟奕浔这才松了那一直拽着的半截衣料,装作一脸无辜道:

“箫儿,我不让你走,真的是为了你好。”

一声“箫儿”让凌辞箫再次打了个冷颤。

他确定一定以及肯定,这钟影帝如果不是被魂穿,那就是有什么大病。

凌辞箫嚣张的扬了扬下巴,冷哼一声:“老子信了你的——”邪!

话未毕,倏然下身一凉。

刚刚还系的好好的裤子,就直接掉到了脚踝处。

“!!!”

——

作者叭叭:

无原型的沙雕小甜文,

大抵就是一个卿卿我我,酱酱酿酿的爱情小故事,

喜欢的宝宝们阔以走个收藏哟!

么么哒(づ ̄ 3 ̄)づ

                           

原创文章,作者:桃花易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indever.com/novel/17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