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妖神从凡鼠开始》小说最新章节目录何森,孟婆妳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玄幻,妖神从凡鼠开始

小说:玄幻-脑洞

作者:易鹰

简介:【玄幻+凡人流+妖兽流】生为凡鼠,又如何,我照样把这天给吞了!洪荒太古早已逝去,上古后,人族开始崛起。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今古之后,人族开始对异族逐步清剿,意为天地之主。何森带着残缺记忆投胎了,却成了头灰毛老鼠。在清剿大势中,他是为人,还是为妖,又该何去何从….此书说的是一头灰毛凡鼠,在困境中不断挣扎,最后领引整个妖族,并成为妖神的故事。

角色:何森,孟婆妳

玄幻,妖神从凡鼠开始

《玄幻,妖神从凡鼠开始》第1章 森哥临世免费阅读

三月天。

明媚的阳光洒落在草地上,一切暖洋洋的,很是舒服。

此时的何森也觉得很舒服,浑身也是暖洋洋的,就仿佛盖着厚实的毛毯,嘴里还不时会有一缕甘甜的液体流入,这种液体不光甜,还很香,让他不由自主的会沉迷其中。

他很想看看,这液体到底是什么神奇的东西,竟会如此香甜。

可不知为何,他就是感觉自己很困,还非常的困。

仿佛总是睡不够,也不想去睁开自己的眼睛。

其实他也尝试过,即便想睁也没用,反正就是打不开眼皮。

在记忆深处,自己好像是出了什么事,可就是想不起来。

“哎~不想了,还是继续睡吧。”

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过了几天,何森忽然发现自己好像有了些气力,于是就想起来走走,可发现手脚还是十分酥软,只能在身下软绵的事物上,缓慢的挪动,或者干脆是在爬动。

他很想睁眼,看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可就是无法打开眼皮。

有了这几天缓冲,哪怕时睡时醒,何森心里还是不断冒出个既荒谬,又匪夷所思的感觉。

依稀间,他好像记起了一些事情,那就是自己的名字。

因为这几天,他一直在回想自己到底叫什么,如果没有记错,曾经有很多人都称呼自己为森哥,而且自己好像已经死了,可现在这个如同婴儿般的状况,又是怎么会事?

难道自己已经转世投胎了?

是孟婆汤喝得不够彻底?

所以这些依稀的记忆,还残留在脑海之中?

想起依稀间的临死景象,那瞬间的大恐怖,何森就禁不住的打了个哆嗦。

当这个记忆浮现在脑海时,除了剧烈的疼痛贯彻脑部,还有无数的流星在脑海里不断滑落。

画面很短,场景很嘈杂,也很混乱。

眼前是一片模糊,只是听到不断有人在高声呼喊:

“森哥!快走!!”

除了感觉不断有人在推着自己,耳边还传来一些金属的撞击声,也有血肉被撕裂的呲啦~声。

最让他清晰的,还是夹杂其中的一些零星枪声。

最后是一阵钻心刺痛,然后整个世界就陷入了黑暗之中。

这几天强忍着刺脑疼痛,何森终于得到了两点有用的信息。

其一,自己应该死了,而且还是中枪而死,子弹怕是打中了自己心脏。

其二,自己应该姓森,或者是名森,否则也不会有人称呼自己为森哥。

刀林剑雨,还夹杂着枪声。

虽然他的记忆是一片模糊,但潜意识的一些社会常识并没丢掉。

“难道自己以前是生活在,一个治安很混乱的国家?”

“又或者,我本身就代表了混乱?”

“所以才会被众人簇拥,才会处于刀枪混乱之中?”

“算了…都已经轮回了,还想这些干嘛。”

何森很想揉揉因回忆导致的刺脑疼痛,可是双手软绵无力。

动了动身子或者是挪了挪,最后干脆趴着一动不动,又渐渐陷入昏睡中。

不知过了多久。

从昏睡中醒来的何森,感觉肚子又不争气的在咕噜直叫。

耸动了下鼻子,下意识寻着那缕香气,开始缓慢的挪动。

可没动几下,就感觉四肢已经酸软无力,就在他正准备趴下放弃时。

他突然感到,自己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拧了起来,接着又回到那温暖的毛毯之中,嘴里还被强行接着一缕缕的生命甘露,随着吸吮,再次流进了他的口腔之中。

“母亲??”

昏昏欲睡的何森,本能的知道,这应该就是所谓的母乳。

自己儿时的记忆早就淡漠,真没想到,原来母乳竟是如此甘甜,如此的温馨,竟莫名的有种热泪盈眶的感觉。

又是几天过去。

当何森再次从昏睡中醒来,感觉自己的眼皮有点干,于是就动了动,发现竟有打开的迹象。

不过何森并没有马上打开。

这几天,随着自己有了些气力后,虽无法睁开眼,可他还是能清楚的感知到,自己应该并不是所谓的独生子女,至少还有好几个兄弟姐妹,这些兄弟姐妹此时正与他挤在一起。

这个发现让何森的心底是既感到高兴,又有一种莫名恐慌。

这种感觉很奇怪,高兴是本能使然,恐慌则是一种下意识的表现。

这两种反应是既矛盾,又无比的真实。

何森试了试手脚,还是有些软,但比前几天已好了太多。

跟着感觉,他努力让自己爬远了些距离。

接着,他带着一种无比忐忑的心情,一点点开始挪动自己的眼皮。

眼睛也从一条细缝,到最后被彻底打开。

视线很朦胧,画面有些模糊。

可何森….只来得急,啊~了一声尖叫,就彻底昏死过去。

再次醒来,他发现自己的嘴里,,同时还在不由自主的吸吮着。

缕缕甘甜的乳汁,正源源不断的随着吞咽流入他的腹中。

在这个瞬间,何森想哭…想要大哭。

也想笑…想放声狂笑。

他是为自己而哭,也为这伟大的母爱在哭,更为他的兄弟姊妹们在嚎啕大哭。

想笑,是为这无比荒诞的现实感到发笑,也为自己为何没有彻底喝下孟婆汤,而感到恐惧到发笑。

如果自己潜意识没有记错的话,前世的佛家可是有过六道轮回的传说。

也许自己前世的确不是什么好人,否则今生又怎会沦落到如此下场。

再说,既然都已经轮回了。

可为什么我前世的记忆,却没有被彻底抹除….

这到底是恩赐,还是一种折磨,何森不知道,也想不明白。

反正此时的他,心里只有无穷无尽的恐惧。

哪怕此时的视线再模糊,再朦胧,这么近的距离又怎会看错。

我的老天啊!

我要诅咒那消极怠工的该死孟婆,妳为什么不直接抹去我的记忆!

这叫我如何活的下去啊!

没错!

何森可以确定,他已经轮回,或是魂穿,并彻彻底底坠入畜生道的最底层。

如果这是魂穿,那就一定是把种族都给穿错!

这…这也太他妈的操蛋了!

此时在他眼中,正哺乳自己的母亲,以及自己的那些兄弟姊妹们,竟然全都是些老鼠!

“我的天啊~”

“我该怎么活啊!”

接着他又被含了回去,又塞进了他的嘴里。

“咕嘟~”

何森在心底一边无力的呐喊,一边吞食着甘甜的乳汁。

                           

原创文章,作者:易鹰,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indever.com/novel/18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