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妻成瘾:乔爷轻点宠》小说最新章节目录乔博程,顾瑾炎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宠妻成瘾:乔爷轻点宠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王三木

简介:[霸道总裁X甜美少女]阴差阳错下,他把年仅几岁,浑身还冒着奶香的她捡回了家相传,乔博程冷漠无情,心狠手辣,不近女色,他居然有朝一日也会把一女孩宠成了公主!正所谓英雄难过美人关?这美人还是不到半大点的孩子?!“叔叔,他们说我没有家人!”云一冉跺着小脚,气呼呼的说道。某叔一听,这可不乐意了,马上公布媒体, “你们当我乔家是死的吗?”这段话一出,众人汗颜…好,我们都知道你家有一个小公主啦!

角色:乔博程,顾瑾炎

宠妻成瘾:乔爷轻点宠

《宠妻成瘾:乔爷轻点宠》第1章 神秘“包裹”免费阅读

翌日

在烨华酒店门口,十多个保镖正庄严的肃立着,没有人敢轻举妄动。

酒店的门被人缓缓拉开,从里面走出来一位看似不大的男孩,凛冽桀骜的眼神,高挺的鼻梁下是两瓣噙着骄傲的唇瓣,他的眼神里闪着犀利的光芒。

“亲爱滴,我们现在是要回去了吗?”顾瑾炎一副被美貌吸引的模样,没错,这个就是乔博程的损友,比乔博程小了一岁,长相艳丽,如女子一般妖娆,最引人注目的是他左眉骨上那一排小小的闪着彩色光芒的彩虹黑曜石眉钉。

“非洲其实有一个项目,我觉得很适合你。”乔博程看都不看他一眼,便坐进了车里。

“哥,大哥,亲哥,不带这样玩儿的,要不再商量商量?”顾瑾炎可谓是一脸讨好,不过还是乖乖的坐进了乔傅程的车里。

“顾瑾炎,那方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乔博程若有所思的说着。

“老大,那方的事情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你要亲自去看看吗?”说到这件事情,顾瑾炎也不马虎,收起了平时的顽劣,“不过……你还是要小心些,他们敢拿我们的货,背后肯定有人指使。”顾瑾炎愤愤的捏紧了拳头。

“那就让他们有胆拿,没胆用,你尽快解决了。”乔博程眼里闪过一丝狠劣,就连顾瑾炎也是被他当初的心狠手辣给吓到了,才打算跟着他,毕竟这般年纪就可以掌控整个华帝,已经很不得了了。

“陈叔,回拢月别墅。”乔博程拿出电脑,娴熟的操作着系统,他又开始了工作。

没错,在顾瑾炎眼里,乔博程就是个工作狂,嗯……还不近女色,整个华帝都是这样认为的,俗称禁欲系男神。

“好的,乔爷。”车子很快的启动,掉头,一切都顺其自然。

别墅在郊外,是乔博程的私人别墅,一般很少人知道。

乔博程很快收拾完手头的资料,把另外几份交到了顾瑾炎手上,“顾瑾炎,一会儿把这几份资料带回公司。”

“好的老大,包在我身上。”说话的同时还不忘了拍拍自己的胸脯,乔博程斜眼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

“乔……乔爷,您回来了。”刘伯支支吾吾的说出来这几个字。

“什么事,说。”乔博程真是一点儿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开门见山。

“门口有一个您的快递,有点大,我没敢拆,您……您还是自己去看看吧。”

刘伯很快的带着乔博程走了过去。

那是一个方方正正的箱子,上面还写着‘乔博程‘收’几个大字,连寄货地址都没有,明摆的是有人故意放在这里的。

顾瑾炎凑了上去,“我说老大,你什么时候喜欢网购了啊,你不是从来不网购的吗?你家还有什么你买不到的?你买的冰箱还是洗衣机啊,这么大?”顾瑾炎开启了十连问,说着便去扯箱子,箱子不是裹的很严实,轻轻的就可以拨弄开来。

这才把顾瑾炎吓了个结实,连着后退了好几步,“这个东西确实买不到啊!你还有这癖好?买个人回来,还这么小,当童养媳吗?”顾瑾炎一双眼睛不可思议的望着乔博程,刘伯此时已经缩到了角落里瑟瑟发抖。

“闭嘴,你话真多!”乔博程推开顾瑾炎,走到了‘包裹’前,脸瞬间沉了下来。

那确实是个人,还是一个活的人,还是个看似只有七八岁大的小女孩儿。

小小的身体蜷缩着,像是睡着了,脸涨的通红,给人一种很微妙的感觉,乔博程都忍不住多看了一眼,“谁送的?”转身看向佣人们,他们个个都摇头,表示不知道。

“刘伯,你说。”乔博程又看向刘伯。

“乔爷,这个包裹一早就在这里了,我们也不知道是谁送的。”刘伯此时已经全身冒冷汗。

“老大,真不是你买的?”顾瑾炎凑上去仔细端详着箱子里的女孩,不敢靠太近,仿佛有炸弹一般。

“我疯了还是你疯了,嗯?”乔博程给了他一记冷眼。

“老大,老大,你看,这孩子身上有个纸条。”顾瑾炎惊呼道。

那是一卷棕色的纸条,上面用钢笔写了这样一段文字:

女孩儿姓名:云一冉

年龄:七岁

……

“就这几个破文字,知道个毛啊!”顾瑾炎把纸条扔给乔博程。

“查一下,云家。”他还从来没听说过云家,这又是哪门子幺蛾子,不会又是哪家派过来的奸细吧?

以往也有不少家族派来细作,但拍个小女孩,他还是头一次见的。

“老大……真的不是你买的?”顾瑾炎凑到乔博程跟前,狐疑的问道。

“滚!”乔傅程现在真的很想撕了眼前这个人,最后下达了终极通缉令,“事情办完了,就去非洲吧。”

“老大,我错了,我马上去查。”顾瑾炎说完逃也似的离开了。

在他们说话的期间,云一冉就已经醒了,她纤细的手揉了揉自己那双水灵般的眼睛。

讲真的,这个女孩儿长的很可爱,乌黑的头发扎了两个麻花辫,脸胖呼呼的,让人很想上去揉捏一把。

“叔叔~”云一冉爬起来就去抓住了乔博程的裤脚,她很矮,以至于在乔博程面前显得十分的渺小。

妈蛋,这孩子,居然抓了乔爷的衣服,人人都知道他有洁癖……

刘伯为云一冉捏了一把汗,已经在想着一会儿云一冉被丢出去的模样了……

都说初生牛犊不怕虎,所以无知者无罪。

等了很久,乔博程冷冷的开口,“谁是你叔叔,放开,滚出去!”他看起来有这么老吗?

我就说嘛,乔爷怎么可能不生气,这可是原则问题,刘伯差点以为乔爷的人设就要崩了。

云一冉被他这么一吼,眼眶立马就红了,发出阵阵哭声。

她不但没有放手,反而,云一冉还抓的更死了,“叔叔,我爸爸妈妈不要我了,不要让我走好不好。”云一冉说着说着就哭的更凶了。

“收回去。”乔博程眉头紧锁,他是最见不得女孩儿哭的。

“不要,叔叔,我一定乖乖的,求求你了。”云一冉哭的更大声了,整个人都吊在了乔博程的腿上。

乔博程扶额,他第一次干这么棘手的事,他真的很怀疑她就是奸细,不然为什么死活不走。

刘伯见情况不妙,他还是挺心疼的,“乔……乔爷,我马上带她走……”

刘伯作势就要去拉云一冉,可云一冉硬是拉着乔博程的裤脚不肯放手,像一张狗皮膏药似的。

“乔爷……这……”刘伯也很无奈,这孩子……

乔爷不高兴,他们都遭殃。

“算了,带她回去。”乔博程或许是被感动了,或许又另有企图,

众人,被他的话惊住了,这还是那个恶魔乔博程嘛?他们都一致认为,是另有企图。

“云小小姐,我带你回房间好吗?”刘伯哄着她说道。

“叔叔答应收留我了吗?”云一冉探头,脸上还挂着泪痕。

“嗯……”刘伯面带笑容,慈祥的点了点头。

“那走吧!”云一冉听见这话,迅速放开乔博程,跑进了别墅。

刘伯欲哭无泪,刚刚又是几个意思?刚刚又是谁死活不肯放手的?

“没事,随她,我去公司了。”乔博程转身又进了车,留下刘伯一个人在那目瞪口呆,怀疑人生。

在公司,乔博程满脑子的都是云一冉那张挂着泪痕的脸,根本没办法专心的工作。

“该死,她指定是奸细,等我查出来,一定要让那个人碎尸万段。”乔博程咒骂道。

他这到底是怎么了,乔博程烦恼的倒了一杯咖啡,咖啡喝到一半,他拿起一旁的车钥匙转身回了别墅。

嗡嗡嗡——

汽车的声音打破了别墅的宁静

乔博程怎么刚出去就回来了?以前不都是不到白天是不会回来的吗,佣人都十分震惊,今天难道吃错药了?

叮叮叮——

乔博程手机响了,

是顾瑾炎打来的……

“喂,查到了吗?”

“老大,你还是把我发配到非洲吧,这孩子背景太深了,我什么都没查到啊——”顾瑾炎一声哀嚎,等着乔博程的发落。

乔博程的眼眸覆上一层阴暗,冷声道,“再查,到国外查,扩大范围,否则,你就提头来见。”搁下这句话,乔博程便挂断了电话。

留给顾瑾炎的只有,忙音……

顾瑾炎只能抓狂,叫他提头去见,可他只有一个头啊!他还是乖乖去查吧!

“刘伯,云一冉呢?”乔博程环顾了客厅,没人。

“小小姐,现在在卧室里,您旁边那间。”

乔博程抬腿上了楼,径直走向云一冉的房间,这时,一抹黑影窜出来。

“叔叔。”云一冉十分喜爱乔博程的大腿,又挂在他身上了。

“放手。”这孩子,抱上瘾了?

云一冉放开了乔博程,光线很暗,这一大一小就在这里大眼瞪小眼,乔博程打开了其余的灯,这才看清楚了云乔乔的脸。

乔博程嘴角一抽

这孩子……去哪里滚过吗?

云一冉脸上涂满了水彩笔,衣服上也全是泥巴,简直不能忍。

低头看自己的裤脚,也沾上了泥巴,乔博程第一个反应就是想把她扔出去。

“刘伯!这是怎么回事?”乔博程低吼道,他就不该回来的。

“乔爷,小小姐今天她去了花园里,又是作画又是摔泥巴的,然后就这样了……我们拦不住。”刘伯解释道,这孩子真能造,跟有多动症似的。

“叔叔,我知道错了,不要惩罚我好不好。”云一冉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看着乔博程心情不好,立马就乖乖的站好,委屈巴巴的低头。

乔傅程见她像是又快哭了,很是烦躁。

“算了算了,刘伯,带她去洗干净。”乔博程转身走进了自己的卧室,他快疯了。

过了好一会儿,云一冉终于焕然一新。

小兔子睡衣配上粉色的拖鞋,真的很可爱,再加上本来就萌爆的脸,现在更加可爱了。

云一冉屁颠屁颠的溜进了乔博程的卧室,乔博程刚洗完澡从浴室出来,便看到了云一冉。

“谁许你进来的?”乔博程快炸了,这个孩子到底是什么品种?

“叔叔,我害怕,我想挨着你睡,可以吗?”云一冉可怜兮兮的望着乔傅程,“我很小的,只会占一丁点儿的位置”云一冉见他还不答应,“或者……或者我睡沙发。”

乔博程很无奈,现在他更加坚信,她就是奸细,“你睡沙发,还有,别叫我叔叔!”

云一冉生怕他反悔,便迅速的把自己的小枕头和被子搬到了卧室的沙发上。

乔博程好笑的看着她这一系列动作,心不自觉的软了下来,居然还鬼使神差的想把她留在身边了。

“算了,床大,睡床吧。”乔博程拿过云一冉的小枕头放在床上,自己也躺了下去。

卧室的床很高,以云一冉的小身板根本爬不上去,只能悬挂在空中,她把目光看向乔博程。

“叔叔,帮帮我,我上不去”

“你是傻子吗?真没用。”乔博程勾住云一冉的腰肢,轻轻一提便稳稳的落在了他的身边。

“睡觉了,说了,别叫我叔叔。”乔博程松开云一冉,背对着她。

云一冉也背对着乔博程。

半夜,云一冉睡的很安稳,乔博程倒睡不着了,他第一次允许女孩儿睡他床,他却一点也不反感,以往只要有女孩碰他,他就恶心想吐,他觉得他有厌女症。

他看着云一冉,或许只是因为她还小吧。

他看着云一冉小小的身子,睡的那么小心翼翼,他把一冉拉近了些,以免她掉下去,鬼使神差的做完这一切,乔博程在云一冉耳边轻声说到,“是奸细吗?那我就等你露出马脚那一天。”

云一冉在乔博程怀里蹭了蹭,她没有听到,只是沉沉的睡过去了……

                           

原创文章,作者:王三木,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indever.com/novel/1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