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宸》小说最新章节目录沈芊芊,王海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天宸

小说:都市修真

作者:拾光笔默

简介:天宸2583年,九重天之上的神极,一名少年淡淡的看着眼前一望无际的神海,身边漂浮着一枚淡绿色的圆球,嘴角微微翘起……两千年,在那颗淡蓝色的星球上,有一个在自己脑海中存在了两千多年的身影,那道容颜,无论怎样,都挥之不去,而少年之所以能够站在神极这么神圣的地方,也多亏了那道倩影……

角色:沈芊芊,王海

天宸

《天宸》第1章 纪元重启,少年强势归来免费阅读

“砰!”

“咔咔”

在一处露天的野外射击广场,伴随着一声枪响,看着上方屏幕上显示的数字,上百人围在一起尖叫着,射击的青年上完子弹之后,没有再开第二枪,因为他觉得,一枪,便足以赢下这场比赛了。

人群正前方,一位邋遢的青年,相貌虽然清秀,但头发却蓬松的如鸟窝一样,双眼无神,看上去就像是路边稍微混的好一点的乞丐一样,衣服还是国际大品牌的,不过已经脏的不成样子了,这位青年,便是曾经京都七少之中的狂少徐云。

这是京都新晋大少王海和徐云之间的荣耀对决。京都七大家族中,老一辈的明争暗斗,小一辈的自然也是如此。

徐云在三个月之前是徐家的嫡系,但因徐云的爷爷,也就是徐家的老家主撒手人寰,大伯徐峰便趁机上位,上位的第一天,便是剥夺了徐云在家族中的一切资源。而这并不是徐云颓废的原因。

三年前,徐云的父母便无缘无故的消失无踪,至于父母为什么消失,徐云根本不知道,那个时候,徐云还在外面潇洒,挥霍,彻彻底底的一名纨绔子弟。

父母一走,徐云整个人便彻底变了,发疯似的各处寻找父母的踪迹,也多亏了徐家的老家主,也就是徐云的爷爷,无时不刻的在照顾着自己的这个孙子,不然,徐云早就被自己的大伯二伯给弄死了。

徐云的爷爷一走,大伯便立刻在明面上露出的锋利的牙齿,直接吩咐管家将徐云赶出了徐家。

没有了家族经济的支撑,徐云一个纨绔子弟,可以说是受尽了白眼和侮辱。

……

突然,一道精光从徐云的眼中喷射而出,精光所蕴含的能量,这些地球上普通的武者,自然是看不到的,精光过后,徐云的眼中带着些许的茫然,尽是一股蔑视天下的意味。看着周围似乎有些陌生,但也还比较熟悉的面孔,徐云的心中无比的激动。

“传说是真的,天谕,终究还是那个天谕。”

徐云的嘴角,慢慢地勾起了一丝弧度。

2583年,徐云站在神海的边缘,视若珍宝的抚摸着手中那枚墨绿色的圆珠,这颗珠子,便是刘云寻找了许久的天宸。

神界至宝天谕中记载,拥有天宸者,可逆天改命,倒转时空,而天宸,也在神殿百宝谱中的第一位,只不过,无人知晓天宸的存在,所以这逆天的神器,渐渐地,就被世人所淡忘了。

一滴金色的本命精血,被徐云融入到天宸之中,这一刻,徐云五百多年的修为,全部送给了天宸,之后的神界,暗无天日,就像是世界末日一样,九重天的每一重都是如此。就在大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这浩大的宇宙,就像是脆弱不堪的镜面一样。

“咔嚓”

分崩离析。

“失败了?”

伴随着一种被挤压的感觉,徐云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天宸。

徐云强大的神魂不死不灭,但此刻,就像是泡泡爆炸一样……

……

“徐大少?怎么了?吓傻了?哈哈哈哈哈……”

王海挥了挥手,嘴角带着一丝冷笑,低着头,手里拿着那把军用步枪,走到了徐云面前。

“徐大少?”

拍了拍徐云的肩膀,见徐云没有什么反应,于是阴阳怪气的说道:“这是怎么了?装睡呢?以前不可一世的徐大少你,也有今天啊,该你了,别怪哥哥不给你面子,我只出这一枪,你随便打,哈哈哈哈……”

听到王海的话,旁边的跟班不禁捂着嘴笑了起来。

“哈哈哈,正中靶心,完美十环,徐大少已经没戏了,这京都七少的名头,归王大少了。”

“看他那邋遢的模样,我看就是个要饭的,都被赶出家族了,不知道,有没有沦落到去吃猪食的地步……”

一阵的得嘲讽,终于让徐云有了一丝的反应。

“我,回来了……”

看着徐云茫然的打量着周围,全场都变得静悄悄的,但下一刻,一片更大的笑声响了起来。

“徐云,赶紧卷铺盖滚出京都吧。”

“就是,你当真以为你留在这里能改变什么?痴人说梦。”

“……”

众人还在无情的嘲讽着,徐云打量完眼前的画面,心中略微一喜。

“这是我13年在清风山和王海争那个什么狗屁七少的名头的时候么。”

“2013年,这个时间,不算太晚,芊芊,你应该还活着吧。”

记得自己父亲消失之后,在徐家的那段日子,有三个兄弟姐妹时常的接济自己,其中唯一一个青梅竹马,便是暂住在京都王家的一个小女孩,名字叫做沈芊芊。

两个月前,自己被徐家的两个堂兄骗到了一处偏僻的屋子,趁人不注意,那两个堂兄将屋子门紧紧锁住,并放火烧屋。

漫天的大火,呼啸升起,徐云当时也略有死志,呆呆的望着那升腾的黑烟。

可天一般都不会随人愿,沈芊芊也不知道从哪得来的消息,砸破了房门,冒死进入了屋内,小小的身躯硬生生的把徐云背起,就要向外跑去,不慎,屋内的一处煤气爆炸,沈芊芊转身护住了徐云,两人被炸飞了数十米之远。

消防车珊珊来迟,徐云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遍体鳞伤的沈芊芊,内心咯噔了一下,被吓得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直到救护车呼啸而去,徐云才缓过一丝精神。

再之后,沈芊芊本就是王家培养的那种童养媳,也可以说是练功的炉鼎,全身被烧伤成这个样子,王家直接差人将沈芊芊扔到了天海市的一个偏僻的小山沟沟,若不是京都的医院对沈芊芊的伤做过一次处理,恐怕,沈芊芊都活不过明日。

而这次和王海打靶的赌约,不光是京都七少的名分,还要在王海口中得到沈芊芊的位置。

上一世,徐云输的很惨,但王海还是把位置告诉徐云了,不为其他,就为了羞辱徐云,我王家不要的废物而已,但你也都没有资格得到。

而当刘云想尽办法到达天海市那荒无人烟的山沟之后,看到正在吃草根的沈芊芊,一瞬间万念俱灰。

整整五个月,徐云抱着沈芊芊走遍了天海市各大医院,没有一个医院愿意接纳沈芊芊,只有一个小药房,一位堪比神医的老者,收留了他们,但因烧伤时间过长,沈芊芊最终还是香消玉殒。

而徐云,也在极度悲伤之下,跳楼自尽。

就在身体呈自由落体下落的时候,一股空间波动,将徐云送到了九重天之上,好巧不巧的正落在神极天宫内天谕的面前,通过天谕,徐云的体质被瞬间激发,拥有天谕传承之后,以五百年的时间在修真界达到了渡劫九重,并且强势吸纳九霄神雷一举成为九重天上的新一任帝君。

徐云之所以泯灭了死志,仅仅因为天谕上记载着的那十个大字,天宸,破极至圣,逆流时空。

这是唯一能够救活沈芊芊的办法。

“为何不是三年前啊。”

徐云略微感叹了一下。若是重生回到三年之前,自己便有数万种方法查到父母的行踪,也能保护好那默默爱着自己的青梅竹马。

“徐云!”

一道阴冷的声音打断了徐云的回忆,抬头望去,只见王海正目光凛冽的看着自己。

“你与我王家培养的炉鼎关系不清不楚,让我王家丢尽了颜面,如今你现在活得猪狗不如,那个贱货也是狼狈不堪,依我看,你们现在倒是挺般配的。这样,你只要也打中十环,便算你赢,我告诉你那个贱货的位置。”

“哦?呵呵,我不需要了。”徐云此时想着赶紧坐飞机前往天海市,心里不断地浮现出沈芊芊吃草根的那个画面,双拳不自觉的悄悄握紧,转身就要离开。

王海顿时一愣,面部肌肉颤抖了一下,这不符合徐云的人设啊,这种感觉就像是挥出一拳,打到了棉花上一样,毫无着力感,令自己很难受。

“徐云,只要你赢了我,不光京都七少的名头还是你的,我王家的这块祖传玉佩也是你的,如何?”王海摇了摇手中的那幽蓝的玉佩说道。

雷源?

徐云盯着这枚玉佩,目光灼灼。

自己一身的修为都灌注到了天宸之中,神魂也被这逆天的神器挤压的残缺不全,若是得到这块雷源,徐云便能激活神魂中的紫霄神雷,修复一丝的残魂,同时还能运用紫霄神火,为沈芊芊炼制驻颜丹,治疗被烧伤的那一片皮肤。

“那我就盛情难却了。”徐云一改颓废的样子,眼中恢复了清明。

接过王海手中的步枪,刘云走到靶前,抬手,

“砰”

“砰”

“砰”

三枪齐发。

“哈哈哈哈,徐大少,你是逗比吗?都没打到靶子上。”

“哈哈哈哈,真是废物,我们还是不要羞辱他了。”

“就是就是,他现在都这样了,估计用不了多久,就没人记得曾经风靡一时的徐大少了。”

就在众人嘲讽徐云的时候,屏幕上显现了三个数字,狠狠地冲击了一众人的精神,现场顿时鸦雀无声。

“三个十环,什么情况?”

“将靶纸拿过来。”

伴随着王海的一声吼叫,一个小弟跑了过去,揭下了靶纸,送到了王海的手中。

盯着中间那被打烂了的靶心,王海哑然失色。

很明显,三发子弹,全是穿过了靶心而出的。

“这玉佩,我就却之不恭了。”

徐云从桌子上拿回了战利品之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场地,只留下一群人在那里凌乱着。

没有去坐飞机,因为上一世徐云记得,天海市的飞机场,那是荒郊野岭啊,徐云一身家当全都买了机票,苦苦相求才蹭了一辆出租车的后备箱才到了天海市的郊区,找到了沈芊芊。

京都到天海的动车上,徐云靠窗坐着,手中的那枚玉佩已经变成了玉粉,虽然玉中含有雷源,但雷源也太过低级,仅仅让神魂中的紫霄神雷稍微绽放了一点点光泽,随后便又暗淡了下去。

“哎,这地球上的灵气,依旧是稀少的可怜啊。”

暗叹一声,徐云运转前世在天谕传承中所修习的功法——极影天决

动车行驶了将近一半的路程,雷源和周遭灵气均被徐云吸收一空,神魂也恢复了一丝,微微展露,天空中便瞬间被雷云所笼罩,雷电交加,俨然要下起大雨。

看到这天地异象,徐云赶紧收敛神魂,这地球的天道,怕是察觉了什么逆天之物,若徐云的神魂长期暴露在外,恐怕会有雷劫降临。

片刻,雷云消散,就好像从未出现过一样。

而就在这时,车厢前方的商务舱中,传来了一阵阵的惊呼:

“快来人啊,有没有医生,我老婆要生了,有没有医生啊。”

一名略显高贵的中年男子,满脸焦急的起身央求。

在他旁边,一名孕妇紧紧地捂住肚子,下身已经渐渐看到血迹,很明显,将要小产了。

而这时,一名老者紧张的站起身。

“快,联系乘务人员,看看这趟车上有没有医生可以接生。”

周边的几名保镖赶紧走出车厢,四处想办法,焦急的询问着。

“晓珊才怀孕七个月,怎么会这样啊,这可怎么办啊。”中年男子焦急万分。

动车的乘务人员赶紧赶了过来,可因为动车一般都是从山间借路,周边荒山野岭的,也没办法停车啊,而最近的一站便是一个小时之后的天海站了。

“晓珊可是承载着我们家族的希望啊,这个孩子不容有失。”

老人威严的说着,邢家也算得上是天海的武道世家,只不过邢家有一个毛病,那就是不易产男婴,而这位名叫晓珊的孕妇,恰恰怀的是一名男婴,所以众人才这般焦急。

看这些人衣着光鲜,显然是有身份地位的人,徐云想了想,走上前,到天海市之后,若是兜里身无分文,也很难立足,不如趁此机会,索要一点医药费,到了天海也方便行事。

“我能救她。”

一道宛如天籁般的声音,在男子耳边响起。

“我能保住她和肚子里的孩子,前提是,五百万的出手费。”

当看到徐云走过来之后,青年男子的脸瞬间有些疑惑,周边的保镖,也缓缓靠拢了过来。

“五百万的出手费,你好大的口气啊。”

                           

原创文章,作者:拾光笔默,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indever.com/novel/19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