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家有女要经商》小说最新章节目录苏小小,王守福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苏家有女要经商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洋葱土豆炖羊排

简介:苏小小扶灵回乡,有感于余杭商业的繁华,决定自己经商,杀回洛阳,为父报仇。可亲戚搅局、大商号扩张、商路受阻,且看苏小小如何在余杭闯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事业为主,爱情为辅#

角色:苏小小,王守福

苏家有女要经商

《苏家有女要经商》第1章 千里水程入余杭免费阅读

三月上巳节,苏小小带着母亲王氏和丫鬟彩云从洛阳出发,走通济渠过淮水到邗沟,转船数次,终于扶着父亲苏启的大棺回到了余杭。

苏小小站在大棺旁,见整船的货物被来往穿梭的力巴搬至码头,又在各商号的认领下,乘上大车缓缓往余杭城里去了。

期间,一个长相忠厚的中年男人登上船,与船伙计简单交流几句,便向苏夫人所在的客房走去。

苏小小紧走两步,还未进门便听到母亲的哭泣之声,还有男人的安慰之言。

来人正是苏夫人的本家兄长,也就是苏小小的舅舅——王守福。

苏小小与舅舅见礼,王守福面色凝重,简单寒暄几句,便指挥雇来的力巴搬抬棺材。

大棺必须在货船上的货物被搬空再入新货的空档搬走,幸亏王守福指挥得当,苏夫人也没如初登船那般精神恍惚。

苏小小不再操心具体事宜,只是结好了帐,跟着大家往王家来。

不过半个时辰,大棺就被王家伙计安稳放置在一早备好的灵堂内,供亲朋好友悼念。

苏小小倍感意外,相较于在洛阳时的人情冷漠,余杭城的人们似乎与苏启更加亲近。

客人来往迎送自有人管,苏小小便专心跪在苏夫人旁边,时不时递给母亲一些纸钱,由着她不停烧给苏启。

苏小小侧耳倾听,发现坐满宾客绝大多数都是王家在生意场的人,他们只是闲聊着各家的生意。

还有一些是苏启的旧识。他们说起三十年前还是穷书生的苏启,言语中夹杂着对苏启的追忆和惋惜。

一些老人谈起苏家的百年沉浮,从富贵门庭到差点绝户,又到苏启考取进士入朝为官,再到如今只剩下孤儿寡母,彻底断了香火,只觉得唏嘘……

忽然,门口一阵嘈杂。

苏小小见舅舅小跑着出门,原本坐着闲聊的客人们也起身往院外走去。

少顷,众人围着一个续着山羊胡的男人进来,王守福抬起一只胳膊为其引路。

山羊胡男人红光满面,一进灵堂却扒着大棺边缘放声大哭起来。

“苏兄,你怎么就这样去了啊?!”

“您留下这孤儿寡母可怎么活呦!”

山羊胡男人顺势来到苏夫人面前,哭着劝苏夫人节哀。

王守福赶紧为妹妹介绍道:“这位是咱们这的县丞陈大人。”

早已哭干了眼泪的苏夫人再次泪流满面,向陈大人回礼,一旁的王守福只得同时劝解两人。

陈大人泪眼婆娑,对王守福说道:“我虽从未见过苏大人,却久闻他的贤达。如今他突然亡故,不仅是大梁莫大的损失,更是我们余杭莫大的损失!”

王守福双手拉着陈大人的手,跪在地上痛哭流涕,“妹夫英年早逝,无法为国尽忠了。”

陈大人感同身受般地与王守福和苏夫人抱头痛哭,在场宾客无不动容。

王守福适时止住哭声,请陈大人到后院喝茶休息。

宾客们也都拥挤着陪同前往,灵堂内,再次剩下苏家母女。

苏小小微微皱眉,想劝解母亲两句,却终究咽下了已到嘴边的话语。

临近晌午,吉时一到,灵堂内哭声震天,门口唢呐声顿起。

乘着苏启的大棺缓缓出了家门,在众人的簇拥下往早已勘探好的墓穴走去。

白花花的纸钱铺了一路,亲朋友好将墓地围在当中。

许久,王守福姗姗来迟。

苏小小见他脸色阴沉地与旁边的人低语两句,才走到苏夫人身边,故作镇定地解释道:“衙门里有事,陈大人回去了。”

苏夫人不自觉抱紧了苏启的牌位,苏小小面无表情。

王守福按照规矩安葬了妹夫,甩开大部队独自率先回到了家里。

苏小小回到王家,四下张望,眼瞅着宾客散去大半,王守福也不见了踪影。

苏小小心中自有计较,便安顿好母亲,避开众人视线,悄无声息地来到跨院外祖父门外,隔着窗户向里望去。

只见王守福坐在椅子上,身体前倾,问王老太爷道:“三品官还有谥号?这谥号有这么重要?”

王老太爷没有回答,王守福的声音焦躁起来,“妹夫怎么会撞死在了大殿上?那还不得冲撞了皇上?”

“咱们会不会受到牵连?”

“哎呀爹,您说话呀!”

王老太爷不急不缓抽了两口旱烟,反问道:“小小娘两不是回来了吗?要是皇上怪罪,她们娘两能回来?”

“可陈大人一听说没谥号,当场就翻脸走了!”

王老太爷长出一口气,想了想,说道:“所以不是撞死在大殿上有问题,而是没有谥号这个事。”

“那不是一回事吗?”

“这怎么能是一回事呢?”

王老太爷教训道:“自古以来,死谏之臣都受爱戴,你看魏征,那可是入了凌烟阁的名相。人家就有谥号,还是个美谥。”

“那彭咸还投湖自尽了呢。”

王老太爷一烟袋锅子打过来,“商王大戊能跟皇上比?咱们皇上励精图治,能听不进去大臣的劝谏?”

“哎呀爹,您说这些有什么用?苏启还不是没有谥号?!”

王老太爷思虑良久,“陈大人就没说苏启到底劝谏皇上什么了?”

“连妹妹都不知道,陈大人怎么知道。”

“呵,估摸知道了也不会告诉你。”

“他就是个县丞,在咱们这他是老天爷,到了京城,根本不够瞧的。要我说,他不知道。”

王老太爷抽着旱烟,眯着眼睛说道:“别小看了陈大人,他每年从咱家买的丝绸,都送给谁了?他要是在上边没有关系,能什么政绩都没有,还平稳地待在余杭这块宝地上?”

王守福猛然惊醒,“他今年不会不买咱家丝绸了吧?我还多收了蚕丝呢!”

王老太爷白了儿子一眼,“不会,咱们丝绸的品质在这呢,上边的人识货。”

王守福拍拍胸脯,又忧虑道:“那妹夫的事?”

王老太爷抽着烟,稳坐钓鱼台一般,“皇上不都没说什么吗,咱们也别说什么。”

“咱们不说,人家就不知道?您不刚还说他们跟京城都有联系吗?”

“哼。”王老太爷磕掉尚未燃烧殆尽的烟丝,“苏启生前毕竟是户部侍郎,是三品官,死后也有哀荣。他家没人了,咱们就是家属。可咱们不占他便宜,不向外人提起这层关系。

至于小小娘两,那是我女儿和外孙女,我不忍心看她们流落街头。

等孝期过了,你就找个媒人,为小小寻个好人家。

至于她老子的事,皇上都没追究,谁敢乱说?”

父子俩商定好了,却没想一切都被窗外的苏小小听在耳中。

她才不管王家的生意会不会受影响,也不在乎什么媒人良配,只一件事,她听进了心里。

王家厢房内,苏夫人听见女儿的计划,吓得连哭都不敢了。

“外公说得对,即使一个县丞,也与京城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那些看似不起眼的人,说不准就会知道爹爹死亡的内幕!”

苏小小心中激荡,三个月来的阴霾一扫而空。

“舅舅不过是个小门商人,都能跟县丞说上话。若是那些大商号的东家,说不定就连王孙贵族的家门也进得去。

我只要跟天潢贵胄们建立了联系,就一定可以探查出爹爹的死因,为他讨回公道!”

“小小……”

苏夫人眼中满是惊恐,“你爹死在了大殿上,平时与你爹走动的官员们都躲了,谁还敢跟咱们有关系?”

“娘!”苏小小拉着母亲的手,眼中发出坚定的光芒,“您今天在码头上没看到吗?从余杭装上船的货物比在洛阳上船的还要多!

从这里到洛阳,走水路连一旬的时间都用不了!”

苏小小心胸起伏剧烈,站在窗旁眺望着远方。

“爹爹曾经跟我说过,余杭是大梁境内,仅次于京城洛阳最繁华的地方!

每天,都会有上万的货物从这里被贩卖到全国各地。

因为运河,这里与洛阳的关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紧密!

若是我手头有货,我也可以去洛阳,去到那些达官显贵的家里,去了解那些他们不肯告诉我们的真相!”

“娘,您看着吧,我一定会回到洛阳,让那些背弃爹爹的人,付出代价!”

                           

原创文章,作者:洋葱土豆炖羊排,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indever.com/novel/1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