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想做驭灵师,奈何大佬太黏人苏葵,李阿梅,我只想做驭灵师,奈何大佬太黏人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我只想做驭灵师,奈何大佬太黏人

小说:现言脑洞

作者:橘子超甜

简介:花店突然闯进一只爱哭包灵,还打包带来一群外挂小弟?苏葵以为自己是普通人,却不知自己是天赋异禀的驭灵奇才!又屡屡被卷进邪灵奇案中,那边那个大佬怎么回事?你高冷人设崩了喂!驭灵大佬季安燃微微一笑“我教你怎么变强,来抱抱。”

角色:苏葵,李阿梅

我只想做驭灵师,奈何大佬太黏人

《我只想做驭灵师,奈何大佬太黏人》免费阅读

双溪胡同口有个独立的两层小楼。一楼对外的铺面门头上挂着小葵花花店的可爱招牌。

天色还早,胡同里静悄悄的,暂时没什么人走动。

高马尾少女已经站在了小葵花花店门口。

少女正是花店的主人苏葵。

身材高挑,皮肤瓷白,大大的杏眼含情如水,睫羽浓密,双唇像初开的花瓣一样柔软娇嫩,乌黑蓬松的头发,把巴掌大的小脸显得带了点楚楚可怜的柔弱感。

她换了只手拎早餐,另一只袖子挽到小臂上方,轻松的一把拉开花店的卷帘门。

刚进门,一小团似雾非雾的东西飘过,轻轻拂过少女的脚踝。

苏葵被冰的一个激灵,瞥了眼脚下,略一思索后浑不在意地大步走进店里。

坐在收银台后面,捧起豆浆杯子,香喷喷地喝了一大口,感觉自己的胃已经暖了起来。又拿了包子美滋滋地咬上一口,小嘴撑得鼓鼓囊囊,吃的香极了。

那雾团又来了,围着桌子上的早餐绕了两圈,轻轻落到桌面上。

见少女没有动作,缠着她的手臂旋转轻舞了两个来回,慢慢地落在她手边的豆浆杯子上,偷偷趴在吸管上偷喝。

苏葵翻了个白眼,这种明目张胆的偷吃行为是可忍孰不可忍!

她纤长的手指悄悄地放在雾团的边边上,拇指卡着中指轻轻一弹。

“!”

黑雾团像只球儿一样被弹到远处。

不一会儿又晃晃悠悠地飞了回来,好不容易才停下,又被苏葵拿了个玻璃杯罩了进去。

目瞪口呆的黑雾团都要气哭了,“呜呜呜……你、你太坏了……”

尖尖细细的嗓音,带着点儿扭扭捏捏。见苏葵并不理会自己,吭叽吭叽地在玻璃杯里打转。

直到看见苏葵手里的包子马上没了,急急忙忙开口要吃的,“吃的、吃的,要吃的……”

苏葵不紧不慢地吃着早餐,一边儿吃还一边儿瞅着玻璃杯的上下翻滚的小东西。

等到包子鸡蛋吃完了,才把杯子翻过来。

她收拾吃完剩下的包装袋,想了想,指着大半杯的豆浆对黑雾团说道,“这个给你吧。”说着转身去丢垃圾。

黑雾团慌了神,顾不得去喝豆浆,漂浮起来紧跟在她身后,语气可怜巴巴,“你能看见我,我……”

“看见你是什么好事吗?吃完就快些走吧。”

少女的声音甜且清脆,不再回头看那团黑雾,扔完垃圾套上工作围裙就开始工作。

换水剪枝,挑几束玫瑰百合包成花束摆起来,再把几盆开的正艳的海棠、月季盆栽摆到花店门边儿。

处理完这些,苏葵已经出了一身薄汗。舒了口气,再准备去打扫地面的时候,发现地面已经干干净净,之前剪枝留下的枝枝叶叶都清扫完了,地面的水迹也不见踪影。

“我、我看你忙不过来我才帮忙的……”

小小的黑色雾团浮在角落里,仍是委委屈屈的声音。

“……”

苏葵从收银柜台里翻了翻,把平时自己吃的零食找了几包,随手扔到它身上,干巴巴地说道,“吃完就走哦。”

没多会儿功夫,店里就来了今天的第一位客人。

“哎呀苏小葵!快给我扎束菊花,我去给你万叔上坟去。”

来的是住在附近的李阿梅,年近五十但是保养的异常的好。

身材略微富态,脸上手上的皮肤紧致白皙,眉眼间还藏着点小姑娘一样精气神,只有听她开口说话,才能听得出有点年纪。但这人在街坊邻居嘴里风评不是很好。

苏葵应了,择捡了几枝菊花,拿了简单不花俏的包装纸扎成花束递了过去,甜笑着奉承,“有日子没见,您可越来越年轻了。”

哄得李阿梅眉开眼笑,得意极了。

“哎呀,女人嘛,就得自己爱自己嘛,哈哈哈……”

这边儿客套话还没说完,刚刚还在角落吃零食的黑雾团就扑了过来。

它直接趴在李阿梅的脸上,又抓又咬。原本看着不甚清晰的面部轮廓这时也都毫发毕现,露出的五官看起来扭曲可怖,发出的尖啸声震得苏葵耳朵发痛。

苏葵被唬得一跳,差点上去动手去捉黑雾团。

又突然想起普通人并不能看见这些灵,这才忍住冲动,原地僵直着身体干笑。

李阿梅揉了揉鼻尖儿,摸了摸后脑勺,脸色露出一些不安,又强作镇定,“哈哈,小葵你这儿还有点冷呢哈哈……我还有事儿就不多说了……”

说着从包里抽出一张二十元纸币丢下,抱着花束匆匆地出了店门,越走越快,仿佛身后有恶鬼在追。

黑雾团原先还扒在李阿梅脸上,直到她出门晒到太阳,黑雾团尖叫着跌落到地,哀些嚎挪到角落里。

“恨!恨!我好恨啊!”黑雾团仍不停地涌动着,不停地发出充满恨意的尖啸。

苏葵的耳膜嗡嗡作响,难受极了。

“闭嘴!”

苏葵踢了它一脚,踢得黑雾团顿时懵住,整个黑雾团都凝了一瞬。

“你是恶灵吗?”

苏葵顺手从旁边桶里抽了枝花,敲在雾团,没有落空。黑雾团被打中后更是呆滞住了。

“你跟李阿梅有仇?”

黑雾团蜷缩在地上,来回拨动着地上散落的花瓣儿,慢慢吞吞地回答,“我不是恶灵,我、我跟她……”

苏葵听得有点不耐烦,用手里带刺的花茎使劲儿戳了戳黑雾团。

黑雾团缠裹住苏葵手里的花,放声哭诉,“她是个坏人!她害了万隆!”

黑雾团整个团子都在颤抖,又仿佛泄了气似得贴伏在地上,绝望的嚎哭:“为什么……为什么她要害死万隆呀……”

苏葵被黑雾团的哭声搞得脑子突突的犹如一团乱麻,捏紧了手里的花枝。

突然脑内灵光一闪,皱起眉头有点不可置信的问道:“你是说李阿梅害死隆叔?隆叔不是脑溢血死的吗?”

黑雾愣了一愣,迷迷瞪瞪地反问,“隆叔,隆叔是谁……”

“隆叔就是万隆,李阿梅的老公!”苏葵有点无语,“你说的不是万隆?”

“万隆?就是万隆!呜呜呜……就是那个女人害死了万隆!”黑雾团嘴里呜呜咽咽地说着车轱辘话,来来回回就是这么几句,再问其他的就只会一味的嚎哭。

明显是还有其他的事情不肯透露。

“你能帮我!你帮帮我,你帮帮我!”

苏葵都气笑了。

黑雾团围着苏葵的脚边绕圈,一边绕一边用尖尖细细的嗓子叨叨“你能帮我!你能!”

苏葵气的跺脚,发现一跺脚黑雾团就四处消散一些,静止不动又慢慢聚拢一起,像烟雾一般。

“有人告诉我的!双溪胡同纸扎店的老板能帮我!你能帮我!”

突然黑雾团冒出这么一句。

苏葵一把丢下手里的花枝,站起身来意味深长的盯着黑雾团:“纸扎店的老板?是谁告诉你的?”

黑雾团的叨叨被苏葵突然的冷淡打断了一瞬,又重新喋喋不休起来。

“你帮帮我!他们都说纸扎店的老板能帮我!”

黑雾团装作没听见她说了什么,仍是一味地重复这几句话。

苏葵被他的叨叨声惹得心烦意乱,斜睨了他一眼重申道:“纸扎店早就没了,现在是个花店!”

黑雾团终于消停下来,木木地打量着花店里的一切,喃喃地道:“这里是个纸扎店才对……纸扎店老板是个白胡子老头……”

苏葵闭了闭眼睛,敛下眼底的冷意,语气也漠然了起来,“十年前确实如此。只不过老头儿也早已去世了。”

她没想到还有人跟她一样记着这些事情,记着一个纸扎店的白胡子老头。

苏葵试图平息内心泛起的点点波澜,转身去了店后面的储藏室,拎了把躺椅放在店门口的树下,躺坐着晒太阳。

已经很久没有人提到纸扎店了,更别说自己那个失踪多年不见踪影的爷爷。

这个黑色的雾团并不太像邪灵的样子,至少邪灵没有听说过会主动吃人类食物还能帮忙扫地的。

等到心里平静下来,回头看见趴在地上的黑色雾团,蔫蔫的身上雾气流转都慢了许多。

这会儿双溪胡同的人和车已经渐渐多了起来,出门儿遛弯儿的,买菜的,上学上班的。

“大清早的刚上班儿就犯困啊。”路过的街坊看了苏葵晒太阳的懒散样子觉得好笑,慢下脚步出声调侃少女。

“您早上好啊,刚送完孩子往回走呢?”苏葵也眯着眼笑,坐起身来回话儿。

忍不住仔细看了看他身后纯白色的雾团。

这个白绒绒可不跟店里那个黑雾团一样,平和温顺地紧跟着街坊,见苏葵注意到它还主动挥了挥手。而且看着洁白柔软,感觉十分温暖顺滑的样子,让人想伸手撸上一把。

又回想起早上那会儿李阿梅来买花儿的时候,看见她头发缝儿里藏着一点儿玫红色的雾团,小小的一朵,颜色显眼极了。若不是有点雾蒙蒙还雾气流转,差点以为是个毛绒发夹。

苏葵从小儿就能看见这些不明物体,大的小的,黑的白的各种颜色的。

小时候还以为大家都能看到,当众说了两回差点被当成异类霸凌,才知道只有自己看得见。

那时还以为这些东西是鬼魂之类的,心里害怕不敢去看,一门心思的装作看不见。等到长大点了,不再怕了,也没有去多花心思研究,只当它们是隐形宠物罢了。

苏葵的爷爷,也是花店前身纸扎店的老板,知道苏葵打小儿能看到这些东西,老早就嘱咐她,灵不分好恶,邪灵也都是人为控制的,最可怕的还是邪灵背后的人。不到万不得已,最好是不要接触这些东西。

用现在年轻人的话来说:不要靠近这些东西,会变得不幸。

苏葵眯上眼睛,沐浴在春末舒缓温暖的阳光里,实在是懒得去想更多旧事。

正享受着阳光浴,突然听见双溪胡同深处热闹了起来,人声嘈杂,还传来一声高分贝的尖叫。

“啊!!!!”

苏葵心中一憷,一个激灵翻身站了起来。

                           

原创文章,作者:橘子超甜,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indever.com/novel/10143.html